社交媒體一代的生存技巧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現在20歲不到、伴隨著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長大的一群人被稱為"Z世代"(Generation Z)。他們幾乎不了解Facebook誕生之前的世界。

那麼,他們又會如何處理網絡生活中面臨的獨特挑戰呢?

我過去一個月都在參加#LikeMinded,這是針對社交媒體及其對我們的心理健康產生的影響舉行的一系列特別活動。這也迫使我提出一個問題:十幾歲出頭的時候,我(如今已經23歲)的內心是否強大到足以應對圖片分享和即時通訊的狂轟濫炸?某些兒童甚至要比我更早面臨這些問題;據估計,這些服務在美國至少有750萬13歲以下的用戶,儘管註冊這些服務的最低法定年齡要求就是13歲。

對這個群體來說,社交媒體已經塑造了他們全部的生活。但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最應該擔心社交媒體是否會對其生活產生積極的影響。

在被問及相關問題時,青少年都會很快表達對平台的擔憂。在2017年的一項調查中,1500名青少年受訪者幾乎都表示,Instagram是對他們心理健康傷害最大的平台。那麼,應該由誰來確保他們在網上獲得健康快樂的生活呢?

來自學校和政府的幫助

由於在Facebook上有好友,在Twitter上有粉絲,年輕人似乎跟同齡人聯繫更為緊密,但社交媒體也並非沒有壞處。

19歲的博主凱蒂·麥肯齊(Katy Mackenzie)是一名來自英國德比(Derby)的學生,她專門在網上撰寫美容、生活方式和心理健康方面的文章。對她來說,社交媒體"是把我的文章分享給世界的關鍵"。

跟多數年輕人一樣,學校沒有教給她如何使用社交媒體——只向其傳授了基本的安全常識,但她原本就知道這些內容。"我認為,企業應該意識到人們何時需要幫助。"

Image copyright Katy Mackenzie
Image caption 對於像19歲的凱蒂·麥肯齊這樣的博主來說,社交媒體教給她一些學校沒有教的東西,比如如何撰寫能在網上瘋傳的文章,或者如何應對心理健康問題(圖片來源:Katy Mackenzie)

當你思考此事的時候,應該考慮兩個問題:有人感覺社交媒體公司做得可能還不夠,而學校或許也沒有真正意識到現代數字平台的現狀。這顯然對Z世代不利,他們的生活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與社交媒體相互交織。

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學會發佈的#StatusofMind報告,詳細闡述了對英國年輕人心理健康問題的幾大擔憂,以及社交媒體的使用是如何與焦慮、抑鬱和睡眠不佳等問題的增多聯繫起來的。

蘇格蘭的英國國家醫療服務信託(NHS Trust)製作了一份網絡資源,幫助醫療專業人士更好地了解年輕人面臨的新風險,其中列出的內容包羅萬象:它詳細闡述了各種信息,例如年輕人因為社交媒體上的信息流而導致世界觀發生扭曲,色情短信、復仇色情、網絡欺凌、隱私問題、賭博以及各種不當內容的獲取渠道。其中很多問題都跟社交媒體密切相關。

社交媒體公司本身也逐漸意識到各種關於心理健康的負面報道,以及許多未達法定年齡的用戶使用他們平台的案例。《兒童在線隱私保護法案》(COPPA)是美國的一部聯邦法律,為的是確保用戶至少年滿13歲才能註冊社交媒體賬號。

如果你知道有數百萬不到13歲的人也在使用這類平台,那麼我們的心理健康擔憂就應該把他們和青少年都包含進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年輕的年齡組是不到20歲的Z一代,他們並不了解沒有社交媒體的生活,這也給他們帶來了獨特的挑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有幫助的應用

有趣的是,那些旨在為年輕人提供幫助的應用所使用的平台,恰恰也就是當初讓年輕人面對這些問題的設備——那就是智能手機。但這個問題最終卻變得異常複雜。

例如,TalkLife應用的口號是"分享生活中的起起伏伏!"他們自稱是"年輕人心理健康的同伴支持網絡。"你可以匿名發表內容,也可以給自己起一個用戶名。有一個發帖人寫道:"我不想活了。我甚至感覺自己都不配發這篇帖子。我不應該發帖。我就應該自己一個人憋著。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太迷茫了。"有一個人回復道:"你會挺過去的,寶貝。"還有一個人寫道:"如果你的內心認同你的文字,你就不會這麼說。想想看。你知道自己心底還是想活下去的。"

可能冒犯別人的帖子(例如暴力圖片)都會被標紅,並附加警告信息:"這個帖子可能引發不適。"

作為一個平台,它就像是為喜歡過度分享的人凖備的樟腦草,尤其是那些既想獲得關注,又希望匿名的人——這在主流社交網絡上根本不可能做到。然而,這款應用本身其實並不提供精神病學方面的幫助或者健康方面的建議,而且這會引發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例如,在網上瘋傳的沙特阿拉伯應用Sarahah能讓用戶匿名溝通,但匿名反而會促進欺凌現象的發生,導致其遭到指責。所以,這款應用已經被谷歌和蘋果的應用商店下架。那麼,作為很多人眼中的解決方案,這種應用究竟能解決什麼問題?

然而,Sarahah和TalkLife已經證明,Z一代對他們最喜歡的事情有著明顯的訴求:在網上與同齡人聯繫,與之分享竅門、擔憂和故事。如果能夠得到更好的監督,便可從中挖掘出更有用的信息。

用好社交媒體

Big White Wall是一家獲得頂尖心理學家盛讚的網站,目前面向加拿大、新西蘭和英國開放。它受到社交網絡早期發展的啟發,組建了一個同齡人支持社區,目前與NHS合作採取最佳做法,收集最新的證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里王子去年訪問Big White Wall,這是一家位於倫敦的在線心理健康服務機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也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平台。你可以保持匿名,還能在"Bricks"上給自己的想法設計藝術表情,以此來解釋自己的想法和感受。還有一些指導性的支持課程,教給人們如何應對抑鬱和戒煙等各種問題。他們還會根據你的興趣定制個性化的建議,讓你獲得更好的感受。Big White Wall給我看了一份案例中的證詞,那人說:"我發現幾乎不可能跟我的父母交流,我有點害怕跟朋友討論這個問題。能在網上跟別人聊一聊,真的非常有用。否則,我會把一切都壓抑在內心。"

該公司商務總監詹姆斯·德巴斯(James de Bathe)說:"我們的重點不是年輕人所能獲得的在線解決方案的數量,而是更加關注這些方案的質量和安全性。"

"任何個人或組織都能開發一款應用或一款在線服務,但某個人的心理健康卻是生死攸關的大事。我們相信,臨牀監督、嚴格評估和質量保證應該成為網絡支持服務的基礎。"

對於Z一代在網上碰到的新困難,真正的解決方案或許應該像Big White Wall這樣——需要跳出主流社交媒體公司的利益之外去尋找答案,讓20歲以下的人通過他們成長過程中已經習慣的方式,就在這些網絡平台上相互聯繫。

有人希望Facebook和Twitter這樣的公司能夠降低成癮性,以此換取年輕人的精神健全。但這真的現實嗎?紐約大學市場營銷教授亞當·阿爾特(Adam Alter)認為,"他們的動機並沒有經過相應的調整,無法鼓勵他們考慮消費者的健康。"

"如果你在爭奪眼球,那就是一場軍備競賽——例如,如果沒有一個競爭對手暗示要停止這麼做,這些企業也都不會這麼做。如果他們不能持續吸引你使用他們的產品,就很難獲得廣告和推薦收入。"

調整現有的社交媒體平台

但倫敦設計代理公司Studio Output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嘗試。該團隊為Instagram這樣的團隊設計了很多簡單的調整方案,試圖降低其用戶面臨的某些風險——前提是這些平台要有足夠的動力這麼做。

其中一項功能是"警覺算法":如果它發現你的帖子包含的單詞表現出糟糕的心理狀態,就會給你推送一些快樂的新聞。如果你需要,它會給你推送一些好消息。其他的想法還包括智能通知功能,通過地理圍欄來判斷你什麼時候需要休息。計步器和其他活動追蹤器也可以衡量我們在社交媒體上的習慣,並鼓勵用戶設定目標。他們還建議根據資料的真實程度貼上不同的色彩標籤:如果一個帳號經常發佈不真實、經過PS或者大量使用濾鏡的照片,那就應該標紅。

我問他們的戰略總監大衛·麥克杜格爾(David McDougall),他是否曾經認為社交網絡會部署這樣的變化。他回答說:"我的答案是:確實如此。他們完全有理由照顧自己的用戶,照顧用戶就意味著創造健康、快樂、可持續的環境。"

無論最終給年輕人帶來積極改變的是Facebook這樣的社交巨頭,還是Big White Wall這種新興的安全社交空間,對很多人來說,這種改變可能都為時已晚。

然而,由於Z一代比之前的任何一代人都更加渴望結識不同地方的人,分享他們對更加健康的社交媒體的看法,所以,他們這代人最終反而有可能最遵循自己的內心感受。在知道自己的孩子能夠得到應得的幫助後,那些擔心孩子盯著屏幕時間過長的父母,或許可以稍感寬心。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