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語效應」與情感距離:討論若有難度最好用外語

Working in another language can be awkward and challenging, but it has a surprising number of positive side effect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前段時間,我在英國廣播公司(BBC)倫敦辦公室工作了四個月。使用英語作為工作語言時,我腦海中想的比說出來的可高明得多。我常張嘴忘詞,犯些語法紕漏,失掉了使用母語西班牙語時的精煉凖確。對我來說,用英語工作交流的感覺就像是用叉子舀湯喝。就連我此刻用英語寫下這篇文章時,手邊也放著本英文字典。因為我實在是怕自己對一些詞匯涵義的理解不夠凖確。

但對於我們這樣在非母語環境裏工作的人來說,不幸中的萬幸是有研究表明能說外語的人通常分析能力較強。另有一些研究還指出,具備雙語能力的人做決策的方式與僅會母語的人有所不同。

研究還指出,能夠使用非母語工作的人具備額外優勢,可以大大拓展工作地點及合作伙伴的選擇範圍,能讓你在職場中與眾不同。但我這裏要提的一個問題是,使用外語工作是否會讓我們的職場表現更好?

情感距離

來自西班牙巴塞羅那科斯塔龐培法布拉大學(Pompeu Fabra University,簡稱UPF)的心理學教授葛思達(Albert Costa)說,進行邏輯測試時,使用非母語的人比使用母語的人犯的錯誤要少一些。

他解釋道,「人們在運用外語時,會在風險評估時保持更大的心理距離;他們較少受到情緒的影響,而更傾向於理性分析思考」。

葛思達教授及其團隊稱這種現象為「外語效應」,並猜測這與人們在說外語時產生的情感上的距離感有關。此效應產生的機制尚不清楚,但興許與使用外語時的情境有關。葛思達教授舉例說道,「如果講外語的對象是朋友的話,這種情境下就會有較多的情感投入」。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圖中是日本手機公司軟銀集團(SoftBank)旗下的機器人。像這樣的機器人擁有多種語言界面,能促進多語言環境的形成。

他補充說,「當然也不乏一些其他原因,比如那些很小年紀就學了外語的人,使用外語時情感投入就會比較多;又或者僅僅是因為說的是外語,人腦運作更為緊張」。

獲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他的著作《思考,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就提出,認知緊張(cognitive strain)能夠增強分析能力。使用外語完成工作任務時要調用更多的理性思考,這興許在某種程度上能解釋"外語效應"的現象。

但葛思達教授認為,若是做決策的過程中無任何情感投入,就不存在「外語效應」。他補充說,「做決策時,只有在情緒反應也被激發的情況下,『外語效應』才會發生」。

一些心理學家同樣指出,外語會影響人們思考和反應的方式。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心理學研究人員厄里斯(Ceri Ellis)介紹道,人們在說外語的時候會更客觀,比如,他人若批評你的本國文化,即或這種批評是錯的,用外語表達時你的回應就會比較客觀委婉。

厄里斯在一次訪談中還提到,「一般來說,母語與外語從淵源上來說差異越大,這種效應就越顯著」。

所以,雖然我在工作中使用英語頗不自在,但獲得的補償是我的思維方式更為清晰凖確。當然,到我能熟練運用英語,與英語有更緊密的情感聯結後,這種補償作用就會隨之而消失。

由此看來,我在英國那段時間沒陷入一場愛情,實在是我的幸運。

更出色的談判者

分析能力更強是什麼意思呢?讓我來舉個思維實驗的例子。假使有六十萬人同時患上了一種疾病,如果不及時診治都會死掉。你現在面臨著兩種選擇:選項一是給他們中三分之二的人一種死亡藥劑,讓這四十萬人死掉,而剩下的人能活下來;選項二則是將一種藥分發給所有人,但有三分之一的概率是所有人都能存活,而三分之二的概率是所有人都會死亡。你會如何選擇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外語學習者在工作中使用多語言技能的機率更高。當然,這些人一開始總會碰到一些困難和挑戰。

如果你選擇的是第一種,分發死亡藥劑,讓四十萬人死亡,其實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正確選擇。但大部分人卻不會這樣選擇,因為它怎麼看都叫人心裏不舒服。

奇怪的是,當人們面對同樣的情境,但是選項一換了一種設問,改為要求人們拯救二十萬人的性命,這時大部分人就會選擇第一種。雖說最終計算的結果相同,但問題的設問方式不同就影響了人們的答案。

在這個心理測試中,只有少數人選擇選項一,而這些人被認為有更強的分析能力。因為他們沒有掉入偏見的陷阱,沒有簡單輕率地下結論,犯下邏輯錯誤。在商業情境中,特別是需要做重要的商業決策時,能避免犯邏輯錯誤是非常有益的。

用非母語可佔上風

而且,在某些情境中保持適當的心理距離於己有利,也使人更能承受情緒疲累之時的壓力。特別是在高風險談判時幫助尤大。

乍看之下,使用非母語進行談判似乎是一種弱勢,但其實它會讓你成為談判桌上頭腦最冷靜的人。

葛思達教授說,「很多人在談判時容易感覺自己受到了冒犯。但倘若我們放平心態,就不會那麼難受了。在談判中使用外語,能為你爭取更多的時間。你可以表現得好像沒太聽懂,以便更從容地思考如何答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學語言需要有環境、需求、互動和頻繁大量的接觸。

這個談判技巧常常被跨國談判專家如外交官或商務人士等使用。利用非母語不太流利可以作為一種「自揭其短」的談判策略,讓自己看起來好像不那麼機敏。採用這種策略會讓對方更輕易地暴露自己的底線,而給你帶來意料之外的優勢。

因此要是你下回要跟同事開展一場有難度的討論,記得最好用外語。

也有研究表明,一些言辭過激的詞語用非母語表達「殺傷力」會小很多。不論你說了什麼,用外語的話都不會對工作關係造成永久性的傷害。要是你往後還得天天與這位同事打交道的話,這好處就更為明顯。

雖說從理論上看,說外語能讓人更客觀地評估情勢,但現實生活則沒有那樣簡單。厄里斯的一項研究表明,使用外語看起來能讓人免受錯誤指責甚至惡意攻擊的傷害,但她也發現,傲慢的態度會消弭這種作用,像是在「團隊衝突較多的工作環境」裏這種效用就蕩然無存。通常來說,在充滿敵意和衝突的團隊中,如果提出意見的成員是自己眼中的競爭對方,即便是本就應接受的批評或該採納的意見,他們也會選擇聽而不聞。

儘管目前尚無相關研究能夠證實這一結論。但在競爭環境中工作過的人應該能理解上述結論。「外語效應」會被團隊間的彼此傲慢所消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越來越多工作場所,從商店到寫字樓都在使用多種語言。

現身說法

就我自身經歷來看,我記不得自己在倫敦工作時思維有多理性。或許是因為我的英文還不錯,所謂的「外語效應」並不存在;又或許是因為我自己也沒太注意。但我跟一些在外語環境中工作的人討論時,他們都認為確有其事。

維瓦斯(Natalia Vivas)是一名來自哥倫比亞的創業者,她目前居住在倫敦。她也是一名用戶體驗設計諮詢師。她回憶有一次她用英語跟一名瑞典顧客談合同,輕而易舉就爭取到優惠的條件。她說:「我一點都不避諱,直接告訴他『就是得花這麼多錢』」。

當然,她能跟客戶直言不諱並不完全是因為「外語效應」。可能也因為他們彼此來自不同國家,不會再次見面打交道。

她解釋道,「然而,當我與西班牙當地客戶,特別是一些大客戶用母語西班牙談判時,談判過程就拖得很長,我也覺得較沒安全感」。

對一些人來說,他們掌握的外語詞匯量不足,是他們表達更簡潔也更理性的主要原因。

卡斯坦尼達(Maria Paz Castaneda)是一名哥倫比亞裔的工程師,目前在荷蘭鹿特丹當地的一家原油提純公司工作。他就說,「用荷蘭語向我的團隊表達我要什麼,以及背後的所思所想會比較難,只直截了當地跟他們說我想要他們幹什麼就簡單多了。如果用我的母語西班牙語,表達一件事我至少能想到五種不同的表達方式。但用荷蘭語,我只能想到一種」。

對於外語使用者來說,對他國文化的理解和禮儀的遵守也是很大的挑戰。

維瓦斯談及自己目前在倫敦的工作時說,「如何寫郵件、打招呼、道別,這些事情我都會蠻緊張的」。而且說多錯多,最聰明的方法就是盡量簡潔表達。

綜上而言,相比於母語工作者,外語工作者要更多地用腦思考。就如維瓦斯說的那樣,「用英語的話,思考的時間會比較多」。

在雙語環境中用非母語工作的員工比較與眾不同,這個不同倒並不一定是更好或是更不好。如果你的工作要求你是個思維機敏又表達凖確的溝通者,用外語可能會造成一些工作難度;但倘若你的工作需要深思熟慮、理性而客觀的思考,那麼使用外語會有所幫助。·

很不幸的是,我在倫敦的工作兼具了以上兩方面的要求。

請訪問 BBC Capital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