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公務員:讓成千上萬人擠破頭爭取的工作

印度廣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阿尼什·托馬爾(Anish Toma)正在向印度政府申請工作。他很熟悉這個過程,因為這是他為了獲得政府職位的第七次嘗試。與往常一樣,競爭非常激烈。但這次他甚至要與他的妻子競爭一個位於印度鐵路部門的衛生員職位(Medical orderly, 意為衛生員, 主要是指在出現傷病員時,以醫學專業知識技術進行應急處理,醫治病人的專業人員)。

這項工作的地位儘管不高,雖說沒有成千上萬人申請,但也吸引了數百人爭一個空缺。無論是之前的嘗試還是現在,托馬爾對政府工作的職位都不挑剔,只要是公務員他就會感到滿足。他以前曾申請過老師和森林守衛,但都以失敗而告終。

「我沒有通過林業部的體能測試」,28歲的托馬爾說。

他目前在位於皮爾瓦拉市(Bhilwara)的一家醫療保健公司擔任營銷主管。皮爾瓦拉市是位於印度北部拉賈斯坦邦的一個中等規模的小鎮,以其紡織業而聞名。公司每月支付託馬爾25,000盧比(合370美元,273英鎊,2380人民幣)。他認為這個崗位不但需要他超負荷工作而且薪酬過低。他說,「我甚至需要在半夜接聽電話,根本沒有時間休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與印度鐵路公司一樣,每一個公務員職位都會有多達成千上萬人申請。

對於像托馬爾這樣生活在印度小鎮的人來說,任何能夠謀得一份政府工作的機會都是值得為之奮鬥的。因為當公務員有就業保障,住房保障和為家庭提供的免費醫療保障。還有其他一些福利,例如提供給員工全家的通勤津貼。更重要的是,這項津貼的唯一限制是獲津貼的家庭成員是沒有工作的,經濟上需依賴當公務員的一家之主。但由於印度是大家庭生活,所以能夠享受這項津貼的成員可能很快就滿額。

在二零零六年進行了廣泛的公務員薪酬檢討後,公務員的起薪已具有與私營機構進行競爭的能力。如果托馬爾得到了他所追求的職務,如在印度鐵路公司旗下的某個員工醫院工作下去,不久他可以獲得35000盧比的月薪。

因此,當鐵路部門或國家警察部門開始招聘時,人們蜂擁而至就並不令人意外了。應聘者的數量肯定會大大超過職位空缺的數量。應聘人數如此巨大,以至於國家官員被迫擱置了招聘,否則他們需要花費四年多的時間才能面試完所有的職位申請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警察部門的職位一有空缺立刻吸引了大量申請人。

托馬爾需要一點運氣才能夠獲得印度鐵路公司的工作,因為平均每個崗位都有超過200人申請。3月份,鐵路招聘委員會在經過三年的暫停招聘後,在全國發佈廣告招聘約10萬個職位,其中包括鐵路護路工,搬運工和電工。但申請者人數竟然超過了2300萬人。

這種壓倒性的反應並不是一種反常現象。幾周後,孟買警方招聘1,137個最低級的警員崗位,收到了20萬名孟買居民的申請。2015年,北方邦(Uttar Pradesh)某地方政府秘書處僅招聘368份文書工作人員,結果收到了230萬份申請。這意味著每個職位有6,250名申請人。

在很多情況下,申請這些職位的求職者資歷已遠遠超過需要。相當一部分申請人擁有工程或商業學位,然而,實際上他們只需要會騎自行車,及在10歲以前在學校中讀過書,就已符合地方政府崗位的資格。不過要獲得鐵路公司的10萬個空缺崗位中的任何一個,求職者都必須完成高中學業。

是什麼吸引了這麼多資歷過高的人申請這些工作呢?吸引申請者,除了工資和福利,這份工作肯定還有其他不能比擬的優越性。

對於那些有幸能夠找到政府工作的人來說,他們在包辦婚姻市場上可享有擇偶的優勢。這正是2017年電影《倔強的牛頓》(Newton)中描繪的情況(這部電影獲印度官方報名競逐第90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在電影中,演員拉吉·庫瑪(Rajkummar Rao)的同名角色發現他政府職位雖然卑微,但有助於他找到妻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圖為北方邦政府官員視察政府屬下一家區醫院。考慮到同商業系統差不多的收入水平,要獲得一份印度政府部門的工作實在不易。

牛頓的父親說,「她父親是一名承包商,而你是一名政府官員。你們將會有富裕的生活」。 他的母親補充道,「女家還提供了一百萬盧比的嫁妝和摩托車」。

特別是鐵路在印度的文化心態中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就如同當你想著穿越美國旅行時,出現在你的腦海里一定是駕車奔馳在公路上。對印度人來說,火車旅行會是他們的第一選擇。根據2017年8月的一篇文章,印度鐵路系統的空調車廂(列車也有非空調車廂)的載客量超過了所有國內航空公司載客量的總和。

也有像北方邦的城鎮戈勒克布爾(Gorakhpur)和佔西(Jhansi)以及中央邦(Madhya Pradesh)中部州南部的伊塔爾西(Itarsi)這樣的城鎮,他們的發展歸功於他們鐵路的暢通。而在印度內陸腹地,公務員自古以來就備受尊敬。

鐵路招聘委員會執行董事阿米塔哈·卡哈爾(Amitabha Khare)說,「這些地區最初是農業和封建社會,擁有社會聲望的人才能受僱於政府,即使在今天,這種心態仍然存在」。

當你看到更高級別的印度公務員隊伍時,這種情形非常明顯,例如國家精英雲集的印度行政服務局(Indian Administrative Service,IAS)。每年成功申請加入印度行政服務局的精英,全國以印度中部的北方邦和比哈爾邦最多。

根據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鐵路官員的說法,平均每年有15,000名鐵路服務人員申請調職到家鄉的崗位。他說:「這些申請大部分都是申請到北方邦和比哈爾邦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印度政府的工作為家庭成員帶來了受人們高度追捧的福利,如醫療保障和通勤津貼。

然而,這個位於恆河流域的神牛帶(Cow belt,保守勢力盛行的印度腹地)是印度最貧困和文盲率最高的地區。在政府工作可以讓人們有機會調崗回到他們出生長大的家鄉,不必繼續在異鄉工作。

再加上人口過剩和就業機會甚少,其結果是印度國民對公務員職位瘋狂和近乎癡迷的追求。DT*是鐵道保護部隊(Railway Protection Force,RPF)的一名警員,他是在第25次申請公務員時才被選中。他之前曾申請過印度西藏邊防警察部隊(Indo Tibetan Border Police,ITBP)和印度陸軍。

他的同事和同期警員JS*曾花了四年求職於政府各部門,包括北方邦警察局和中央工業安全部隊( Central Industrial Security Force,CISF)。在這個狂熱申請公務員職位的另一端,今年IAS排名最高的獲聘人員,即28歲的谷歌(Google)前員工阿努德普·杜力赦提(Anudeep Durishetty),在獲得這個崗位前已連續參加了七年印度公務員考試。

在印度申請政府工作也可能牽涉到家人。警員JS*的妻子目前正在學習,希望能申請北方邦加濟阿巴德(Ghaziabad)政府學校的教職,因為那是他們夫婦成長的地方。他說,「當妻子找到工作時,我會在一年內申請調崗到加濟阿巴德」。

那麼托馬爾的妻子普裏亞(Priya)又如何呢?她也決定競爭印度鐵路公司衛生員這一職位。但她沒有把自己看作是丈夫的競爭者,她這麼做是為了增加這個家庭的機會,無論夫妻倆是誰獲得這個夢寐以求的工作最終都是有利於這個家庭。

「為什麼不呢?」她說,「公務員的起薪很不錯,而且這份工作會給我們的家庭帶來聲譽和尊嚴」。

* DT和JS不希望使用他們的全名。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