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禁止周末處理工作郵件 員工是否還會焦慮

Maybe we all need 'the right to disconnect'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對於普通上班族而言,沒有什麼比關上電腦、和大量工作郵件說再見更讓人心情愉悅了。如果我們足夠幸運,晚上和周末都無需心系工作,那麼能把工作郵件和隨之而來的壓力全部留在辦公室實在是讓人喜出望外。

但專家表示,我們越來越無法做到這一點,反而將工作的壓力帶回家,閒暇時光也被郵件佔領。這樣周而復始,造成一些嚴重的後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工作時間長、作息異常一直是抑鬱、焦慮、甚至冠心病的誘因。重要的是,每周工作的表現和個人的主觀能動性需要用周末的時間來恢復調整。進一步研究表明,非工作時間有助心理解脫,能減少大量工作任務導致的精神疲憊,並幫助人們保持對工作的投入。

所以,如果我們懂得這些道理,問題來了:為什麼我們仍然讓工作侵佔寶貴的周末呢?

郭諾赫(Romain Gonord)是信息技術提供商Smile的技術專家,這家公司在法國各處設有辦公點。他說:"我缺乏經驗的時候就開始這麼做,我很擔心會錯過重要的信息。現在更像是一種條件反射,就像我刷臉書或者推特一樣自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僅僅是查收工作郵件就能對人產生影響了,非工作時間還期待收到工作郵件會引起焦慮。

有人認為,這種轉變只是職場經歷的自然演變,是我們一直無法從工作中完全抽身的結果。也有人認為這種轉變是一種不良徵兆。

有政府採取激進的措施,嘗試保護周末時間,但成效如何呢?

去年,法國出台了一項法律,規定員工人數在50或以上的公司,其僱員有權與公司就非工作時間查收郵件的責任安排進行談判。

2015年9月,在一份有關"信息過載"對法國在職人口的影響的研究報告發表後,法國就開始推動這項法律,並引入了勞動協議來應對這個問題。最終,"與工作切斷聯繫的權利"載入了法國的法律。

法國管理諮詢公司埃雷阿(Eléas)的主席盧凱塔(Xavier Alas Luquetas)表示,他對這種改變持積極態度。"在法國,人們已經逐漸樹立起這種觀點,認為人們有權在辦公場所以外(非工作時間)拒絶回復郵件或者響應職場需求,並付諸實踐了。"

法國認知科學諮詢公司闊格斯(CogX)的僱員拉維立翁(Gaeta de Lavilleon)甚至根據法律規定改變了自己收發郵件的習慣。他解釋說:"我現在用Boomerang,這是一款可以推遲接收郵件的谷歌瀏覽器插件。"他現在盡可能避免在非工作時間查收郵件,甚至刻意遏制自己使用郵件,在每天某一段時間徹底斷絶郵件往來,時間從15分鐘到2小時不等。

與此同時,此舉也在德國引發了改變,但影響範圍主要取決於個人所處的行業。德國的工會已經促使某些德國企業採取行動。汽車製造商大眾(Volkswagen)就是最早執行非工作時間郵件禁令的公司。他們將服務器設置為,只能在上班前半小時到下班後半小時的時間內向員工手機發送郵件,周末不會發送。該政策得以出台靠的是公司工會和僱員代表的游說。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也推出了一項政策,使員工無法在節假日期間處理工作郵件。

魯佩爾(Samantha Ruppel)在德國的大學和慈善組織兼職兩份工作。公司給了她一台辦公用筆記本電腦,她對此很感激,但同時覺得這台電腦好似一台磨盤,把她遠程拴在辦公桌前了。她承認:"能靈活地處理兩項工作,而且在周末也能查收郵件是件好事,但也意味著,有時人們就可以試著催你趕進度,因為他們知道你隨時隨地都可以處理工作。"

魯佩爾說,她的僱主確保她只要周末加班,就可以相應在工作日調休,但她擔心那些工作強度高、公司沒有明確的周末郵件禁令的人可能就得整天工作了。她有很多朋友在德國的銀行和金融界工作,周末派對上的聊天話題也大都和工作有關。她表示:"他們周末無法查收郵件,感到非常沮喪。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要不是這樣,他們可能一天24小時都要工作了。"

她說,工作日的時候,"他們回到家,吃完飯就再查一查郵件。一旦有機會,周末也會這麼做:這是一個競爭激烈的世界,而他們總是努力想要比競爭對手做得更快更好。"

她的經歷證明了歐洲各地的研究結論,這些研究讓人產生了一定的擔憂。英國特許人事發展協會(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對2000名英國員工進行調研,其中五分之二的員工表示,他們每天在非工作時間至少查收五次郵件。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在家也無法從精神上與工作隔絶,總是被工作的陰影籠罩。

曼徹斯特商學院組織心理學教授、英國特許人事發展協會主席庫珀(Cary Cooper)表示,近來的發展趨勢甚至影響到了我們工作溝通和處理項目的方式。

庫珀說,如今工作郵件近在咫尺,手機上摁幾個鍵就能找到。"你不會在外出吃完飯時帶著手提電腦,但你會帶上手機。手機改變了一切。"

裏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管理學院副教授貝爾金(Liuba Belkin)說:"人們越想要盯著公司郵件,就越無法從工作中抽身,越會在下班後花更多時間處理工作郵件,精神上也越疲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特許人事發展協會對2000名英國員工進行調研,其中五分之二的員工表示,他們每天在非工作時間至少查收五次郵件。

即使你沒有查工作郵件的強迫症,只要可以查收,就會被影響。貝爾金說:"無論員工下班後花多少時間處理郵件,都會或多或少產生負面影響。"

貝爾金和同事先後發表的兩篇論文顯示:對員工和他們的家人而言,即使是在下班時有收到郵件的心理預期,就會引發焦慮。

在非工作時間花費在處理工作郵件的時間越多,人就越感到精神疲憊。在貝爾金的研究中,平均每人每周要花8小時在非工作時間處理郵件。弗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 University)隨後的研究指出,無需查收郵件,僅僅是有查收郵件的預期,就足夠引起嚴重的焦慮情緒了。

除了造成焦慮、影響家人朋友之外,心系工作還會造成其它嚴重的健康問題。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人機交互專業教授考克斯(Anna Cox)表示:"如果我們不能從工作中抽身,就無法從工作中恢復過來。起初,這會開始影響你的工作效率。你一開始工作就感到疲憊。最終,如果不能很好地恢復正常狀態,就會造成各種生理和心理的健康問題。"

在《歐洲工作條件調查》(European Working Conditions Survey)中,一項對僱員的定期調查中收集的數據顯示,那些在非上班時間工作更長時間的人,有更嚴重的心血管問題和骨骼肌疼痛。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對非工作時間處理郵件實行一刀切禁令。

比如在法國,郭諾赫並不確定法律的效果是否符合其設計初衷。即使在法規頒布之前,他的僱主也不會強迫他處理郵件,但他還是會時不時看一看,確保項目正常進行。他說:"如果你的公司強制要求所有人行使不處理郵件的權利,關閉員工獲取郵件的通道,那你就毫無選擇,必須切斷與工作的聯繫。這樣我會感到有壓力,而這本是法律希望避免的。"

其他人認為,用法律保障周末時光並不一定高效,而且未必能在其他國家施行。

考克斯說:"你想想,我們可以有很多靈活的處理方式,這個目標還遠遠沒有達到。"她覺得,我們的工作已經遠不需要傳統的朝九晚五,那種工作要求嚴格按照"時間表"查收郵件。法國人對這項法律的支持程度有多強烈,美國人和英國人就有多反對。

還有另一個問題。

庫珀說:"這項法律無法執行。如果你感覺工作不穩定,社會失業率和法國一樣高,你還會去僱主那裏說'抱歉,我要起訴你'嗎?"

庫珀認為,僱員和僱主之間需要合作,確保他們能夠享受遠離電腦屏幕和郵件壓力的時光。刪去收件箱裏的工作賬號,把焦慮留到周一吧。

請訪問 BBC Capital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