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賣自己數據賺錢的可能性有多大

2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許多公司正在出售個人數據,並從中獲利數十億美元。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參與進來呢?

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發生後,至少在歐洲,企業已爭相遵守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規定(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GDPR)。但損害已經造成。人們的個人數據就暴露在那裏,我們對此已經失去控制。

但如果有辦法奪回部分控制權,並從中賺點錢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劍橋分析的舉報人Christopher Wylie。據稱,該公司利用5000萬臉書用戶的數據試圖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

搖錢樹?

新公司正在湧現,聲稱他們終於能讓我們奪回個人信息的部分所有權。通過剔除中間商,並提供更透明還能盈利的機會——他們表示,希望讓用戶能夠監控自己的數據如何得以使用,而科技巨頭卻沒做到這一點。

我喜歡出售自己數據的想法。如果這些承諾是真的,就能自主控制使用方(以及如何使用)。另外,我還能從一些之前一直免費送出去的東西中賺錢。於是我決定調查:自己的數據能成為尚未開發但十分可行的收入嗎?

我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可能立刻賺錢的公司上。找了許多剛起步的公司,比如「海洋協定」(Ocean Protocol),它將於2019年初向公眾開放,屆時會提供 「為人工智能解鎖數據的數據交換協議」。另一家公司是Datacoup,目前不對新用戶開放註冊。Permission.io網站會給用戶支付ASK代幣 (該公司自己的加密貨幣)來觀看廣告。但目前還沒有辦法將這些代幣轉換為非加密資產。因為目前還不可能靠這些賺錢,所以我決定集中關注三家能賺錢的公司。

測試大師

從個人「數據」中賺錢,一個屢試不爽的方法是填寫在線調查。很多人時不時參加在線測試來取樂,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通過回答關於自己的問題來賺錢呢?一家名為CitizenMe的公司號稱「線上生活,提供線下價值」,向填寫問卷的用戶付費。我做了一項名為「你的數據有價值嗎?」的測試。希望答案是肯定的——這也是我的出發點。

一提起這個實驗,大多數人的本能反應都是反對——他們下意識地認為,個人數據在網上散佈得越少越好。儘管與臉書(Facebook)獲取的關於我的海量數據相比,這個測試能收集的只是九牛一毛,刻意把個人信息交給CitizenMe這樣的公司似乎仍然是一種不必要的額外風險。

回答十個問題後,CitizenMe將10便士轉入我的貝寶(PayPal)賬戶。1便士的價格還算可觀——畢竟回答每個問題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但是在我做完之後,就沒有新的測驗了。10便士已經是我在CitizenMe上賺錢潛力的極致,而非充滿前景的開端。

我轉向Datum,這家公司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標榜自己是一家「區塊鏈數據存儲和貨幣化」的公司。

Datum允許我出售自己的位置數據,每月一個數據文件(DAT),根據他們的應用程序,這大約價值0.01美元。如果我有成千上萬人的位置數據要出售,這筆生意還算劃得來,但0.01美元實在讓人不屑一顧。在撰寫本文時,軟件上尚未推其它出售數據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社交媒體越了解你,就越能向你精凖投放廣告。

玩積分遊戲

最後,我嘗試了Wibson,一家用「Wibson積分」換購個人數據的公司。該積分可以換取Spotify的會員賬戶、Visa禮品卡和優步(Uber)積分等獎勵,聽起來前景不錯。他們的應用仍然處於阿爾法模式(alpha mode),也就是說仍在測試中(將於10月發佈)。

我允許該應用訪問我的位置數據(+15分),關聯臉書(+20分)、領英(LinkedIn)(+20分)、設備信息(+25分)和谷歌(Google)賬戶。根據該公司的說法,所有這些數據將賣給他們的合作伙伴,用作市場營銷、市場調查或創新等活動。用戶可以選擇提供位置等匿名數據,或領英簡歷等更為詳細的信息。

一旦個人信息與該應用程序關聯,數據出售就開始了。我向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提供30天設備信息,說是用於減輕交通堵塞,獲得20積分。向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學(Universidad Carlos III de Madrid)進行的全球變暖項目提供谷歌個人資料數據,獲得12積分。我用個人定位數據換取了11積分,同樣是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交通項目。

我仔細檢查並接受每一個出售個人數據的報價,最終得到423分,然後就沒有報價了。這些積分可以換取一個月免費Spotify使用權或10美元的Visa禮品卡。

這麼看來,短期內我不會辭職,甚至指望不了月底多一些額外收入,挺掃興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你對別人購買決策的影響越大,數據就越值錢。

不是所有的數據都有相同價值

這些公司大多數還處在初創期,因此現在就判斷是否有實實在在的利潤可賺,還為時過早。但未來學家、出版社Fast Future的首席執行官塔爾瓦(Rohit Talwar)相信,我們總有一天能做到。「對那些願意分享數據的人來說,這辦法很棒,奪回了一些權力,重新達成平衡,而此前公司往往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取個人數據並加以利用,」塔爾瓦說。但他警告稱,並非所有數據都會得到相同的待遇。

「那些生活有趣的人,那些有影響力的人,那些關係網龐大的人,他們的數據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些數據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人的購買行為,其價值遠遠超出下一個在麥當勞就餐的人。並不是每個人的數據都一樣有價值。」

所以這可能就是問題所在:我的數據並不是那麼有價值。

規模經濟

我們的數據之所以對大公司如此有利可圖,是基於它們能夠挖掘到的數據量——每天都有數十億用戶為它們的算法提供數據。通過了解這個龐大用戶群的一切,像谷歌和臉書這樣的公司可以精凖投放廣告——這種生意非常划算,已經顛覆出版業。但我呢?我懷疑自己一個月掙不到幾美元。

我本想繞過那些通常從我的信息中獲利的大公司,自己分享個人數據來獲得自主權的體驗。一小部分我曾想像這個實驗是一種兼職,是對掌控互聯網信息的科技巨頭的討伐。

然而,對自己提供的每一條信息,我都隱約感到不舒服。Wibson, Datum和CitizenMe都可以訪問我的位置數據,這樣他們就可以知道我在家或者在街角商店的時候,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什麼,甚至掌握我用什麼樣的手機。儘管谷歌、臉書和蘋果都可以訪問所有這些數據——甚至更多——但它們的權限結構卻深藏在相關條款和條件之中。而這些新公司的透明化卻提醒我們,個人數據已經被使用了多少。

如果我分享自己的數據能賺更多錢,也許我就不會在意。隨著越來越多的此類公司的出現,以及將自己的數據貨幣化這一概念的傳播,這也許會實現。而現在,我想我會繼續日常工作。

訪問BBC Capital 閲讀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