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加班到零工經濟 無間歇工作的代價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事故頻發,壓力山大,還引起身體這酸那疼。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很多人根本承受不了壓力。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最新統計,全球有超過4億員工每周工作49小時及以上,在全球近18億就業人口當中,此比例不小。

即使是企業家埃隆•馬斯克( Elon Musk),近日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談到自己47歲生日只能在工廠裏熬通宵時,也頗為感慨:「沒朋友,什麼都沒有。」與平時每周工作120小時的日子沒什麼區別。他說:「我徹底犧牲了和孩子們、朋友們見面的時間。」

對於他的粉絲而言,這就是他成為硅谷當代神話的代價。馬斯克致力於研發價格親民的電動汽車並大規模量產,與此同時他還是推行火星殖民化的先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比起其他人,隨叫隨到者的皮質醇水平在早晨升得比較快。

然而,當疲憊的表情成了一種榮譽勳章,這其實開了一個危險的頭。每天加班、周末加班,已經成了硅谷創業的標配,並且蔓延到世界各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Facebook刷出一張哥倫比亞創客群的帖子:「如果此刻的你為了公司、為了點子、為了生意,正在工作,請舉手!」這個帖子收獲了160個讚,甚至還有很多人點了代表「大愛」的心形圖案。38位驕傲的創業者留言評論,每一位都貼了自己項目的線上地址。當時是周六,晚上9:56。

問題在於,這種「加班」文化可能無法實現做更多事的初衷。或者說,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才能完成工作。大量證據表明,加班會降低工作效率,讓你感覺很不健康(事實也是如此),還更容易患上各種疾病。

然而,從醫務人員到「零工經濟」員工再到自由職業者,上百萬員工卻無法站出來表示反對。為什麼會這樣?對於我們這些周六晚上不得不加班的人,能做什麼呢?

帶來的損傷

工作過勞的人很累,因此更容易發生事故不言而喻。但證明這一點卻很困難。也許因為危險的工作需要花更多的時間,或者單純是工作時間長的人暴露在風險中的時間也長,就算不加班也這樣。不過一項調查分析了美國13年來的職業記錄,發現「與不用加班的工作相比,需要加班的員工受傷害率高了61%。」

這項具體研究並未明說疲勞是風險提升的主要原因,但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可能就是這麼一回事。

比如,如果你早上8點醒來,到凌晨1點都還沒睡(也就是說你已經17個小時未睡覺),那你的身體表現,可能比73公斤的男人喝了2聽355毫升的啤酒(血液中含0.05%的酒精濃度)要糟糕得多。沒錯,加班時的你就像醉了一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統計,全球有超過4億員工每周工作49小時及以上。

如果你到凌晨5點還沒有睡,那給身體帶來的傷害和0.1%的血液酒精濃度差不多。而世界上絶大多數國家,血液酒精濃度超過0.08%,就是酒駕了。

所以,熬夜會讓你的身體表現(比如反應速度或協調性)受到損傷,就像酒駕一樣。你都醉得開不了車,還能安全、有效地工作嗎?也許在電腦前打打字並不危險,但如果是手工或者體力勞動,或是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就得好好斟酌了。

算法「鞭策」

然而,很多人卻擺脫不了這個惡性循環,他們需要加班加點來維持生計。這些人受困於激勵員工超時工作的系統,或因公司客戶在其他時區則不得不在夜間工作。

比如,東南亞和非洲的「零工經濟」員工,就是個典型例子。美國、英國或者歐洲其他國家的公司、商人在自由職業平台上僱傭這些人寫代碼、編輯博客、建設網站,或是管理社交媒體等等。

近來,牛津互聯網研究所的伍德(Alex J Wood)負責的一些研究表明:為這些勞動者分配工作的算法,直接導致了持續過勞。

基本上,你在這些平台上的排名越靠前,受僱可能性就越高。但若要得到好評,就得包容客戶的一切要求,很難有協商爭取利益的空間。伍德在受訪時表示,「他們隨時候命,只要客戶需要,馬上開工。如果客戶的截止日期很近,他們也只能接受。否則就要收到差評。」

如果這些人不在排行榜最前面,那壓力就會更大。一些人會用極低的價格來吸引零工活計,迫使他們為了一點點錢而用更長時間工作。此外,很多人還要做大量的無償勞動來經營自我,比如設置個人資料、在平台上競標、學習新技能讓自己的簡歷更好看等。這些加起來,就讓日常工作變得又長、又令人精疲力盡。

正如伍德研究中一位受訪者所說:「我這麼窮,有人要給我錢,那為什麼一天不花個18小時幹活呢?」

零工經濟的很多領域似乎都出現了這種過勞模式。美國有報道稱:一些網約車公司的司機為了充分利用車費上漲的機會,每天駕駛時間達到20小時。在英國,在議會調查後,優步(Uber)將司機持續使用網約車服務的時間限制為10小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一項對13年以來職業記錄的研究發現"與不用加班的工作相比,需要加班的工作,其員工受傷害率高了61%。

根據伍德的說法,「最明顯的影響是對睡眠的剝奪」,這加劇了休息越來越少、工作越來越久的惡性循環。「如果不用一直加班,工作效率會更高。但零工經濟的建立導致人們沒法盡可能提高效率,因為他們不得不熬夜趕截止時間。」自由職業平台因為推崇這種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廣受詬病。

伍德的研究並沒有表明實際上有多少打零工者要長時間工作。他還澄清說,在歐洲、英國和美國,自由職業者專業技能多,議價能力強,情況就樂觀得多。而在南半球,有跡象表明這種過勞惡性循環正在愈演愈烈、愈來愈根深蒂固。伍德團隊採訪的勞動者中,超過一半的人表示他們必須高速工作,60%的人說期限很緊,22%的人曾因工作而身感疼痛。

永遠「隨叫隨到」

一離開辦公室就算今日工作結束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下班後檢查和回答工作信息似乎避無可避,有的人甚至對此趨之若鶩,因為他們覺得這樣能超過競爭對手,或者能花更多時間能關注著工作、又能同時和家人在一起。來自柏林SRH應用技術大學(SRH Hochschule)的研究員塔瓦斯(Ian Towers)在其2006年的學術論文中提出,移動技術「提升了人們的期望:管理人員和同事都希望員工隨時都能工作」。

然而「隨叫隨到」與凖時上下班是兩碼事,我們的身體對這兩種情況的反應截然不同。2016年一項研究發現:早晨隨叫隨到者的皮質醇(又譯為可體松,人體應付壓力的激素,因此也稱為壓力荷爾蒙)水平比不需隨叫隨到的員工升得要快,即使他們可能一直到晚上都沒工作可做。

這種壓力荷爾蒙一般在人們剛睡醒時達到峰值,然後慢慢減少。但科學家認為,日常壓力會以各種方式讓週期紊亂:比如你預計今天會很緊張,那激素就會上升(研究人員覺得打零工就是這樣),如果你長期壓力都很大,這個激素就會一直偏高;如果在長期壓力後你開始經歷「倦怠綜合症」,那這個激素就升不上去了。

結果是,「隨叫隨到」的人髮現越來越難「從心理上區分工作和非工作」,很難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研究人員稱之為「控制能力」。換句話說,員工並不覺得「隨叫隨到」的時間真的是自己的,他們的壓力也會相應上升。因此,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要求隨叫隨到的日子「不能視作閒暇時間,因為休閒的重要功能——休養生息,在這種情況下十分有限。」

該怎麼辦?

即使你是馬斯克,一口氣工作好幾天也並不明智。他不健康的工作習慣是投資者們並不樂見的新聞。馬斯克接受《紐約時報》採訪後,因為懷疑馬斯克心理狀態不佳,特斯拉的股價迅速下跌了8.8%。請將這一新聞作為一個警示:如果你能避免一口氣工作好幾天,就盡量別這麼幹。因為這對你的健康、幸福和生產力,並沒有什麼好處。即使你覺得自己是個例外,實際上哪來這麼多僥倖?

對於絶大多數弱勢的自由職業者,關鍵問題在於,他們大概沒機會結束長時工作導致效率減弱的惡性循環。正如伍德所言,潛在問題是「客戶能影響打零工者未來的收入」,而這些人卻沒有討價還價的本錢。

這些僱傭平台很難改變這一點,畢竟這種商業模式每年能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益。那麼如果你碰巧在網上僱傭一名自由職業者,最好多給對方一些時間:這樣的話,他們不僅能把工作做得更好,還會有一個更好的生活。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