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界展示日本的YouTube明星

z Image copyright Rachel and Jun Yoshizuki

世界上每個國家都有細緻而獨特的文化,值得寫文章和書籍解讀。但在YouTube上,有一個國家似乎讓全體網友都產生了興趣——日本。

一名紅髮女子在日本狐狸村和幾十隻尖叫的狐狸一起玩的視頻有600多萬的播放量,《日本蹲便器傻瓜使用指南》有300萬,而《現代日本餐桌禮儀》也有將近200萬次。

這些視頻出自YouTube上一個名為瑞秋和潤的頻道,製作者是來自名古屋的一對夫妻——葦月瑞秋(Rachel Yoshizuki)和葦月潤( Jun Yoshizuki)。兩人用視頻記錄下他們在日本的生活,內容十分接地氣,目前視頻的點擊量已經超過2億。

他們都是日本視頻博主。大多數博主不是日本人,他們在YouTube上分享對日本文化的想法和感受,吸引了幾百萬網友的關注。這些博主什麼都拍,有去日本高中參觀的,有入住膠囊旅館的,還有分享混血兒在日本生活感受的。

在日本,YouTube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普及,這也是為什麼這類視頻在YouTube上越來越多。YouTube亞太區負責發展視頻作者和藝術家的總監勒夫科韋茲(Marc Lefkowitz)表示,「2017年日本上傳到YouTube頻道的視頻,總時長比去年增加了一倍以上。」

Image copyright Rachel and Jun Yoshizuki
Image caption 瑞秋和潤是YouTube上的日本視頻博主,這些博主們住在日本,經常以在日生活為主題進行拍攝

瑞秋和潤有180萬粉絲,拍攝的這些日本視頻足以養活夫妻二人。他們還推出了附屬頻道,其中一個叫潤的廚房,主要是關於烹飪,目前有200萬人訂閲。

他們拒絶公開具體收入,只是說和很多YouTube博主一樣,視頻觀看量、觀眾所在國家/地區的廣告費等因素都直接和收入掛鉤,差異也很大。

錄製視頻也為博主們帶來了其他工作機會:夫妻二人被邀請參與遊戲配音工作,還有人找瑞秋擔任模特。 除此之外,眾包網站Patreon上網友的眾籌和打賞也是收入來源之一(眾籌和打賞是很多成功YouTube博主的主要收入來源)。

潤是日本人,瑞秋是美國人,2012年剛開始做視頻時兩人還在異地戀,創建了這個頻道來分享視頻,從沒想過會變成網紅。

頻道很快就吸引了一批粉絲。2012年初,他們製作了《在日本千萬別幹這些事兒》,那時候還只有十幾個訂閲者,視頻一齣立刻獲得了成千上萬的播放量。

然而,視頻博主的成功經也不好念。

瑞秋說:「差不多有兩三年時間,我們沒有休息過, 一周七天,天天工作。每天一醒過來,就開始做視頻,剪視頻、想點子、拍視頻、運營社交媒體、參加聚會等等,最後兩人都受不了了。我每隔幾周就會生病,一周通宵好幾天,就為了趕上自己瞎定的什麼時間安排。」

職業倦怠在YouTube博主中稀鬆平常。而瑞秋和潤之所以能夠堅持下去,一是因為他們錄的東西自己感興趣,二是網友對日本視頻反響熱烈。

瑞秋說:「我們(博主)都收到過粉絲們的評論,有的說是因為我們而來日本玩的、開始學習日語的,還有粉絲因為我們介紹了一個城市,特地跑過去玩了一圈。」

像不像是草根級別的文化推廣大使?但潤說:「我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推廣大使,開始做的時候只是個人愛好而已。」瑞秋也表示贊同。

最新一期視頻《知日50事》製作時間長達250多個小時,是目前用時最多的一期。 視頻有11分鐘,介紹了各種冷知識,從形狀像是萌系動物的路障,到CD在日本還沒過時,再到避孕藥備受冷落的原因——都是二人幾年想出來的,但在粉絲中可能鮮有人知。瑞秋和潤的粉絲來自190個國家和地區,有近30%的美國人,剩下的來自日本(夫妻倆說本地人會看他們的視頻學習英語)、台灣、德國、巴西、西班牙和瑞典等。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看日本博主的視頻呢?

這可能與日本的國際關注度以及旅遊業有關。赴日旅遊人數正以閃電般的速度增長——2012年到2017年的漲幅達到250%。世界旅遊組織表示,日本旅遊業連續六年實現兩位數增長,去年創下了2800萬外國遊客的記錄,其中中國貢獻了大多數。政府希望在2020年東京舉辦奧運會時,遊客量能達到4000萬。

「很有趣的一點在於,日本旅遊業的興盛和視頻博主的崛起息息相關。」YouTube的勒夫科韋茲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遊客蜂擁的東京淺草寺。在中國遊客的推動下,過去六年來赴日遊客數每年保持兩位數增長

他還表示,人們對日本流行文化、美食以及歷史的濃厚興趣,也令日本旅遊業和視頻行業迅速出頭。

他說:「人們想借助互聯網來一場『雲旅遊』,進一步了解日本的美食、風俗和文化。因此YouTube上這類視頻也急速增長。」

但遊客要是以為東京街頭隨處可見各種機器人和神奇寶貝的角色扮演,可能就得大失所望了。

每個國家都或多或少會被誤解,但日本在媒體上營造國際形像時,總是關注自己奇葩的一面。比如說,日本的遊戲節目中,會讓參賽者用一根塑料管將活蟑螂吹到別人的嘴巴里。

瑞秋說:「(觀眾)通過真正在日本生活的人去了解這個國家實實在在的樣子是非常好的。很多人覺得日本太瘋狂了,但當他們踏上這片土地之後,才發現不過是另一個國家而已。」

有時候,瑞秋和潤也會拍一些日本生活的陰暗面。今年早前,東京醫科大學承認篡改成績限制女考生錄取,二人以此為題,製作了一段視頻記錄幾十名日本女性在社交媒體上的反應,在日本這一較晚接受#Metoo運動(由美國發起後席捲全球的反性騷擾運動)的國家,引起了人們對性別歧視的關注。

但頻道更多涉及的還是文化差異。在視頻採訪中,我真切看到了在二人視頻中反復出現並給視頻增色不少的跨文化碰撞。瑞秋說起因為整蠱綜藝遊戲和打了雞血的喜劇演員,人們覺得日本非常奇葩。

潤打斷她說:「我之前以為你們覺得日本人都很害羞?」

瑞秋:「也這麼覺得,但......」

可不嘛,跨文化的戀愛關係裏,經常會出現這樣的互動,雙方會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為什麼這麼幹,又為什麼那麼想。很多觀眾也與伴侶來自不同文化,視頻也引發了他們之間的類似對話。

瑞秋說:「我們的頻道之所以做得比較好,一個原因就是能在一個視頻裏同時體現兩種觀點。」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