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柏林布蘭登堡新機場長期不得完工的原因真相

airport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幾十個登機口已經凖備好讓飛機停靠。信息屏幕正在顯示模擬實時飛行信息。閃閃發光的航站樓立在那裏,等待乘客通過。

柏林勃蘭登堡機場(BER,Brandenburg Willy Brandt Airport)看起來和歐洲其他所有大型現代化機場一模一樣,除了一個大問題:距原本應該啟用的時間已經過了7年多,這個機場現在仍然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一個乘客。

德國也許以其高效率和精益求精的工程而聞名於世,但談及柏林的新幽靈機場,這一盛譽就名不副實了。完工日期被迫一延再延,已成笑話,還有長期的管理不善,預計成本將超過最初預算的3.5倍,這個機場已經成為柏林人的笑柄——也讓當地政客、商業領袖和居民們沮喪不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為了保持機場的正常通風,空空蕩蕩的「幽靈」列車每個工作日都要駛入機場車站。

這座由市、州和聯邦三級政府投資興建的機場最初預算20億歐元。然而今年早些時候,規劃人員稱目前的估算成本將達到73億歐元,這一數字還會進一步上漲,漲多少要看延誤到何時才能完工。而且機場雖然未開放啟用,每個月的維護和保養費用高達數百萬歐元。

柏林赫爾梯行政學院(Hertie School of Governance)榮譽退休教授菲德勒(Jobst Fiedler)2015年對該機場做過一次案例研究。他對BBC Capital說,「某種意義上,是幾個大錯誤的螺旋式上升導致了最終的結果。機場應該在2012年6月啟用,當時已經有相當大的成本和時間超支,但故事繼續下去,超支越來越大。」

1989年柏林牆(Berlin Wall)倒塌後柏林就開始計劃修建新機場。當時,這個新統一的首都顯然需要一個現代化的機場,其容量應大大超過冷戰時期的兩個機場:前西柏林的泰格爾機場(Tegel )和前東柏林的舍內菲爾德機場 ( Schonefeld ) 。新機場2006年破土動工,當時人們認為泰格爾機場和舍內菲爾德機場都將在新機場啟用後關閉。

出現問題的第一個主要跡象是在2010年夏天,當時經營建築業務的是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控制的柏林勃蘭登堡機場公司 (Flughafen Berlin-Brandenburg),該公司將機場開放啟用時間從2011年10月推遲到了2012年6月。2012年,機場似乎真的要啟用了:該市計劃舉行一場典禮,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將出席。但距啟用不到一個月時,檢查人員發現消防安全系統存在重大問題,將開放時間再次推遲至2013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750台顯示航班信息的顯示器不得不在2018年早些時候全部更換,為此花費了50萬歐元。

不僅僅是煙霧系統,一系列其他的主要問題也隨之暴露。超過90米的電纜安裝不正確;4000扇門的編號出錯;自動扶梯過短。由於缺少辦理登機手續櫃台,規劃人員建議一些航空公司在航站樓前的帳篷裏為乘客辦理登機手續,航空公司自然會反對這一舉措。

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人(Social Democrats)在柏林議會機場委員會的發言人斯特洛德特(Jorg Stroedter)告訴BBC Capital,諸如此類的錯誤,以及一邊興建一邊解決錯誤而不是推倒重新開始,導致成本飛漲。他說,2012年機場未能啟用之時,「本應做出完全拆除大樓內部和所有複雜設施的決定。如果當時那樣做,機場現在應該已經運營了很長時間,並擁有更新的而且不那麼複雜的設施。」

斯特洛德特是對的:既然發現了這麼多問題,為什麼柏林機場公司不決定全部拆除,重新開始呢?從很多方面來看,這就是所謂的沉沒成本謬誤(sunk cost fallacy)的一個經典例子:當人們(或如這個案例中的組織)已經在某件事上投入了時間或資源時,他們對是否應該要立即止損而猶豫不決,即使止損可能合乎邏輯。這種現象不僅出現在像柏林機場這樣高調的高成本工程中,而且在日常工作中也常出現這種思維方式。

延期越久,檢查員發現的問題就越多。規劃公司的領導層更替的次數幾乎和機場啟用日期推遲的次數一樣頻繁。起初,該公司並沒有指定一個總承包商來管理這個工程,而是決定自己管理,儘管它沒有管理這樣大規模工程的經驗——菲德勒說這是導致後來所有問題的第一個大錯誤。他說,「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項目:他們從未處理過如此複雜的工程。在這種情況下,由政客組成的監管委員會當然……無法勝任這項工作。」

未使用的機場正在消耗巨大的成本,這讓延期雪上加霜。運行建設的委員會負責人達爾德魯普(Engelbert Lütke Daldrup)今年早些時候在回答議會提問時稱,即或機場至今未啟用,但每個月所需費用為900萬至1000萬歐元。根據機場公司的說法,這些費用包括「建設、技術維護、設施管理和安保服務」。發言人韋斯特霍爾特(Kathrin Westhölter)說,根據施工進度,大約有300至500人定期在主航站樓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空航站樓的清潔、維護、維修和能源成本不斷飆升。

從未有乘客使用過的航站樓的清潔、維護、維修和能源成本如此之高,以至於有關的新聞標題幾乎都很滑稽可笑。例如今年早些時候,750台顯示航班信息的顯示器不得不全部更換,花費了50萬歐元,因為經過多年使用已經燒壞了。2013年的幾個月裏,一次電腦故障導致規劃人員無法關閉航站樓的照明(這已經得到了修復)。為了保持機場的正常通風,每個工作日都有沒載人的空列車駛入機場車站。

韋斯特霍爾特說,他們盡可能地降低成本,但出於安全考慮,一些持續的成本是必要的。「由於我們最關心的是將成本降至最低,我們以盡可能低的能源水平運行所有設備。」

一些人建議,柏林應該乾脆放棄已建的機場,重新建設。今年早些時候,德國漢莎航空公司(Lufthansa)的一位高管甚至預測,該機場永遠不會真正開幕啟用。該航空公司的子公司廉價航空歐洲之翼(Eurowings)負責人迪克斯(Thorsten Dirks)說。「我的預測是:這座機場將被拆除,重新建造」,(大約在同一時間,《德國之聲》也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表達了同樣的觀點:「拆掉柏林尚未完工的機場,重新開始吧!」)

假設一切順利,機場將於2020年10月啟用。規劃公司直到2018年10月才支持這一估計,儘管他們承認電力電纜系統以及安全系統的電力和照明仍然存在「多種缺陷」。預計明年開始機場將接受廣泛的檢查,然後啟用。達爾德魯普在一次聽證會上對柏林當地政府說,「所有專家都告訴我,勃蘭登堡機場沒有我們無法修復的缺點。我相信,該機場將於2020年10月投入使用。」

Image copyright Andreas Rentz
Image caption 2013年的幾個月裏,一次電腦故障導致規劃人員無法關閉航站樓的照明。

這並不是德國近年來唯一一個超過最後完工期限和預算成本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在漢堡(Hamburg),易北愛樂音樂廳(Elbphilharmonie)超出了預算7億歐元(預算為7700萬歐元,實際成本花費7.89億歐元);斯圖加特(Stuttgart)的新中央火車站於1995年宣佈開工,但至少要到2021年才能完工。

但專家們表示,這個仍然空空蕩蕩的機場,是對德國高效率聲譽的莫大嘲諷,也是不斷消耗柏林城和州政府資源的無底洞。菲德勒說,「在一個工程中同時出現這麼多錯誤並不容易。這個工程是一個重大的失誤。」

請訪問 BBC Capital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