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聯酋還是遍地黃金的海外工作者樂土嗎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阿聯酋工作了兩年之後,西蒙茲(Alison Simmonds)今年三月回到英國。

西蒙茲從事通訊諮詢的工作,幾年前因工作關係到阿聯酋出差,2016年1月,她決定徹底搬到迪拜來,想尋覓點陽光和更有活力的社交生活。

不過,儘管她「私交和人脈很廣」,也花了一年多才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並且那僅是一年的合約工。

她的到手工資高於在英國的水平,因為無需納稅,但短期的合約使得她缺乏安全感。每月房租和用於汽車的開銷,比按年付的租約花銷更大。

45歲的西蒙茲在合約還有8周到期時,開始去尋找新的工作。她解釋稱,「確實沒什麼令人滿意的薪水,所以我就回來了。」

「我希望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回迪拜,但現在似乎不是好時機。這麼多人都在離開,很多很資深的人才在拼命找新的工作。」

「僱主市場」

以產油著名的阿聯酋吸引了數以百萬的僑民,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涵蓋各個階層,吸引他們的是免稅工資和終年陽光。

大多數外籍人士住在阿布扎比和迪拜等主要商業樞紐。作為主要旅遊景點,迪拜以七星級帆船酒店、摩天高樓和全球最大的購物中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拜素有外籍高薪專業人員聚居地的聲譽。

僑民參與了阿聯酋的建設,也居住於此。1980年,阿聯酋僅有100萬人,如今有950萬人。

多年來,阿聯酋以專業人員收入高著稱,包括住房、醫療、交通和出行在內的福利豐厚。這讓精明的僑民有機會攢錢,其他人則擁抱高端的生活方式。

但是與諸多海灣鄰國一樣,近年來,由於油價下跌,阿聯酋的經濟遭到重重困阻,導致房地產行業下滑,薪酬緊縮。

總部位於倫敦的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分析師烏齊耶爾(Keren Uziyel)稱,「雖然2018年全球油價回升,但經濟保持適度增長。」她說這是由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決定原油減產,以及地緣政治的因素,比如與卡塔爾的斷交,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等,對企業造成了負面影響,這在迪拜尤其嚴重。

烏齊耶爾補充道,阿聯酋政府於今年1月推出了5%的增值稅,用以彌補油價下跌帶來的稅收鴻溝,這讓人們覺得,阿聯酋正在成為一個成本更加高昂的商業樞紐。她表示,由於餐飲、娛樂和消費的成本增高,也對個人花銷產生了巨大影響。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稱,理論上,2019年阿聯酋的國內生產總值預計將以3.7%穩步增長,但根據迪拜國民銀行11月發佈的「迪拜經濟追蹤指數」(Dubai Economy Tracker Index),私營部門的增長率跌至兩年半間的最低水平,就業指數連續兩個月出現收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阿聯酋國家旅遊業展覽會期間,參觀者光臨迪拜公園和度假區的展位。

《華爾街日報》最近的一篇報道稱,迪拜正陷入「白領衰退」。但一位迪拜的經濟學家認為這有點過分誇大,稱自己對經濟增長保持謹慎樂觀,但同時認為,隨著經濟趨於成熟,目前正在經歷一場「調整」。

中東人才管理諮詢公司瀚納仕(Hays)的總監格里弗斯(Chris Greaves)稱,現在企業都「具有高度的成本意識」。

根據他所在機構刊發的《2018年收入與就業報告》(2018 Salary and Employment Report),三分之一的受訪企業表示正在裁員,半數以上稱不會有加薪。

「一些機構正採取降薪的辦法維持員工人數。」格里弗斯說,「現在很常見的情況是,企業提供的薪資福利低於求職者現有的薪酬水平,但求職者仍然會接受這份工作。毫無疑問,現在是僱主市場。」

收入縮水

總部位於迪拜的人力資源管理公司GGC Consultancy的合伙人吉爾(Rohini Gill)表示,過去幾年阿聯酋就業市場發生了很大變化。

「現在變化很大。」她說,「到阿聯酋工作不再被人們視為苦差,因此也不會再有包括教育、醫保和住房等方面的補助。這裏的生活成本很高,因此對很多人來說也不再那麼有經濟方面的意義了。」

競爭也很激烈:據吉爾稱,一則招聘廣告收到的申請達5000份,很多東南亞的求職者對薪酬的期望較低。

來自英國哈特爾浦的休斯(Stephanie Hughes)是媒體內容專員,四年前與其從事建築業的丈夫搬到迪拜。

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稱,「當時市場很不景氣,我知道很多人離開,因為他們找不到工作,或至少找不到薪酬足夠的工作。所有我關注的職位似乎比我現在的待遇低25%至30%,當需要交學費或醫保時便岌岌可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8月30日,阿聯酋人與外國人在迪拜的餐廳用餐。

這和過去阿聯酋以暴富之地聞名的日子相去甚遠。

一位出於職業敏感度而不願透露姓名的數字營銷高管稱,隨著市場的成熟,對過去「荒謬的高薪」加以糾正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他認為情勢已經走得太遠,他說:「企業希望得到的與其用於僱傭的是兩回事,截然不同。」

自從十年前搬到迪拜,這位45歲的高管6次轉崗。他的待遇仍然高於英國的水平,但目前的薪酬比他剛到的時候仍然要低。在獲得目前工作之前,他也經歷了14個月的失業期。

他說,「那時相當艱難,我們花掉了一大筆積蓄。」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妻子也在休產假後被裁員。

對於在迪拜打拼的那些人,回國不是常見的選擇——他們也許無家可回,沒有搬家的經濟能力,或無法落實子女的教育。

「如果在這裏待了一段時間,則需要為離開而凖備。」他說,「這太消耗人的情感了。」

廉價人工?

扎拉•巴蒂(Filipina Hannah Zarah Bhatti)三年前來迪拜探親,她的母親在此工作了近30年,她找了一份工作,為一個時尚零售品牌運營社交媒體。

如今這位28歲的大學畢業生現在為一家知名的酒店品牌做市場營銷。

她的月收入為1萬阿聯酋迪拉姆(約2720美元,2130英鎊),比她在菲律賓薪酬高三倍。

有些西方僑民將巴蒂等職員視為威脅,因為他們願意接受更低的薪酬。巴蒂稱,她覺得自己比其他國籍的同事掙得少。

吉爾稱,她曾碰到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印度人,願意做月入7000迪拉姆(約合1900美元,1480英鎊)的金融助手。這些工作曾經由沒有大學學位的歐洲人做,但收入是其兩倍。

巴蒂認為她的國籍使其在有成本意識的僱主中更為「熱門」,但她認為,根據護照的封皮顏色來決定薪酬是不公平的。

她說,「有工作我很開心,但在這裏生活很昂貴,無法給家裏寄回很多錢。」她提到收入低和其他社會經濟上的難題,「回家對我也不是出路。」

格里弗斯說,雖然薪酬在下調,但仍然高於英國、歐洲、澳洲和美國的通常水凖,最重要的是,在這裏無需納稅。

他說,「這仍是極具吸引力的工作之地,即使企業不提供福利大禮包。我們依然收到成千上萬份簡歷,因此吸引力必定依然存在。」

這不是阿聯酋第一次出現經濟動蕩。2009年,迪拜是全球金融危機中受關注的受害者之一。法律收緊後,一夜之間昔日繁榮的市場遭遇寒冬。

為了應對最近的經濟疲軟,政府公布了多項刺激措施,總價值超過130億美元。新的政策包括:在某些領域允許外資全資控股;更靈活的簽證政策;削減商業登記費及其他管理費。

這些措施應該會將阿聯酋打造成一個具備商業吸引力的地方,並有助於企業維持,甚至擴大員工人數。儘管如此,人們認為就業市場中的競爭仍非常大。

吉爾說,「來這裏找工作前你要做足功課。迪拜地價不菲,我們知道到有的人打算過來賺錢,但最後卻入不敷出。」

回到英國的西蒙茲對在阿聯酋的經歷心存感激,但會警告他人不要冒太大風險去那裏找工作。「如果沒有相當的經濟基礎,我不建議你到那裏去找工作,因為很快便會負債。」

「2016年我抵達迪拜時,遍地黃金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但現在,真是一點點黃金都看不到了。」

請訪問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