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年輕人如何在困難時期養活自己

, Image copyright Agapi Katroschi
Image caption 現年28歲的卡索奇2011年大學畢業,在希臘一直找不到穩定高薪的工作,於是去學了美甲。

斯塔貝洛(Areti Stabelou)來自雅典,從7月開始就失業了,她和24位同事都被電話服務中心裁員。她並不喜歡那份工作,辛苦又耗神 。「除了錢,其它什麼也得不到。」她說。

斯塔貝洛今年28歲,2011年獲得政治學學位,此後一直在做各種短期且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工作,電話服務中心的工作也是之一,她找不到更好的。

「我想幹點有創意的。剛畢業時想做政治分析或者去非盈利組織工作。」斯塔貝洛說。

父母搬離雅典之後,她需要賺錢來維持生活。「我得養活自己,找到什麼工作都行。」

希臘的年輕一代現正處於發達國家最嚴峻的就業環境當中。這個地中海國家的經濟危機已經持續了近10年,各種報道中不乏對青年人高達40%的失業率的討論,但對不充分就業的問題卻遠遠不夠。就算能找到一份工作,很多人也和斯塔貝洛一樣,困於一份又一份沒有樂趣和技術含量的工作。最低月薪,也是大部分畢業生的工資,已經從經濟危機之初的800歐元(920美元)降到了600歐元(690美元),有25%的年輕人生活貧困。這也使得在過去8年裏,有大約25萬畢業生離開希臘,去其它國家尋找工作。

Image copyright Areti Stabelou
Image caption 28歲的斯塔貝洛最近剛剛丟了電話服務中心的工作,但還是覺得很快能找到一份更好的。

斯塔貝洛的經歷普遍反映了經濟危機爆發後大學畢業生們的情況。最困擾他們的並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找不到一份穩定、高薪或是跟自己技能相匹配的工作。很多優秀畢業生都進了服務行業,當了吧台酒保或是餐廳侍應,或者做些促銷工作比如站在街上發傳單。這類工作很多都沒有記錄,因此都不算在官方的就業數據裏。

卡迪夫商學院研究希臘經濟的專家阿格由博士(Michael Arghyrou)表示,希臘的地下經濟(指國家無法實行稅收管理與監控的經濟市場)可能佔到了全國經濟活動的三分之一。「我相信當中很多都涉及年輕人,這會影響他們的幸福,因為他們沒有安全感,也會影響國家的財政。」

斯塔貝洛承認,拼命去找一份穩定滿意的工作,這讓她心理負擔很重。「過去我對自己的未來很緊張也很悲觀,有一段時間我相當抑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成。」 不過這次失業還輕鬆一些,因為她現在跟男朋友一起住,在經濟和心理上都有了依靠。「我現在有時間去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不想再找類似上一份的工作了。」她說。

上手學藝

另外一些本來抱有傳統抱負的畢業生們也決定再去學一門實用的技能,譬如理髮或者紋身。

28歲的卡索奇(Agapi Katsorchi)2011年畢業,取得了政治學的文憑,但一直找不到收入不錯的工作,於是去學了美甲。她說:「我想要有創意、有啟發性的事業。我本來想要繼續深造,但錢不夠。(經濟危機剛爆發時)我還很樂觀,但念完了大學我才意識到危機對我們前途的影響有多大。」2011年夏天她剛畢業時,希臘的平均工資下降了13%。當時政府決定拿出1090億歐元(1254億美元)緊急救市,但罷工和示威遊行讓整個國家陷入癱瘓。

卡索奇說:「我和朋友們都覺得很難找到一份跟自己專業相關的工作,無論這份工作能不能長久。我很幸運能跟父母一起住,自己住的話就會很難。」

卡索奇畢業5個月時看到了一則美甲培訓的廣告,而在此之前她有兩個月的時間都在辦公室裏做些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女性美容是希臘為數不多的還在增長的產業,這個現象被稱為「口紅指數」,在很多衰退經濟體中都會出現,也被廣泛研究。

卡索奇說:「我一直很喜歡給自己和別人畫指甲,上了課之後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很有創造性而且薪水不錯。」

其他大學畢業生也是如此:卡索奇有個從事美甲的同事擁有考古學的學位。有些人乾脆高中畢業就不上大學了,直接去工作。

打造未來

有些人在十幾歲時目睹了經濟危機的爆發,剛上大學時就知道並不一定能找到工作。他們開始想辦法,給自己創造其它機會。

25歲的卡拉威利斯(Vasileios Karavasilis)是遊戲開發公司eNVy Softworks的聯合創始人,他和另外5名同學在讀電腦工程本科的同時還自學了遊戲軟件開發。他說: 「我爸爸好幾年都沒工作,這讓我意識到,不能等到畢業後再找工作,得為自己打算,早點就開始。」另外一個問題是,「僱主想要的實踐技能大學都沒有教,而經濟危機之下公司沒有錢來培訓你。」

卡拉威利斯和朋友們在網上學習,找人指導,參加業內活動,公司4年後才有了的第一位客戶。他承認:「有時候很難保持樂觀,但有了第一個客戶之後就走上了正軌。」

Image copyright Vasileios Karavasili
Image caption 25歲的卡拉威利斯經營一家遊戲開發公司,自己創造了機會。

他發現學生和畢業生自己創業或者尋找新途徑來創造機會是一個趨勢。「5年前沒人這麼幹,但現在有很多學生組織鼓勵大家走出大學的思維模式,告訴他們要掌握一技之長,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

「這種鼓勵是好的,但也要告訴大家這並不容易。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也別無選擇了。」

年輕一代來挽救

斯塔貝洛雖然目前沒有工作,但比起一兩年前,她現在對希臘年輕人的未來更為樂觀。她說:「現在好工作的招聘廣告變多了,不再只有電話服務中心或是促銷工作。過去10年對我們這代人而言並不容易,但年輕人應該留在希臘,改善現狀,改善我們的生活。」

希臘於8月正式取消了緊急救助計劃,預計2019年GDP增幅達到2.32%。總理阿萊克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is)已經承諾會提高工資並降低稅收。但經濟學家阿格由依舊存疑:他認為希臘還是官僚主義太重,商業氛圍不夠好,還不能實現重大且持續性的增長。

但斯塔貝洛相信,他們這代人能讓希臘向前發展。「問題都是上一代人造成的,而我們可以改變。」

請訪問BBC Captical 閲讀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