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潮流:讓小寶寶穿上「智能襪子」

嬰兒智能襪子 Image copyright Owlet Baby Care

要和女兒黑茲爾(Hazel)分開讓新手媽媽林賽·艾略特(Lindsay Elliott)感到焦慮,她搬來的救兵出人意料:一隻襪子。29歲的艾略特是名教師,為了不再為女兒的健康提心吊膽,她購置了一隻300美元的「智能襪子」,內建脈搏血氧儀,可以監測身體的含氧量、心率和體溫。這款產品是受醫院設備啟發,並在蘋果公司的智能手錶和Fitbit健身手環這類產品的基礎上調整開發的。

艾略特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溫特帕克市,她說:「我總是害怕她會突然停止呼吸。我會有這個擔心,因此含氧量很有幫助。」有了這項育嬰科技,寶寶穿上它,媽媽就可以睡得更踏實,外出吃晚餐也對保姆更放心,媽媽只要用手機就可以追蹤女兒的重要生理指標。

越來越多千禧世代的家長在育兒生活中使用智能育嬰科技,艾略特就是一位,畢竟他們最能適應接收來自日常生活各個方面的反饋和數據。消費者使用應用程序和智能穿戴來追蹤自己的健康、睡眠、飲食和工作習慣。對很多人而言,追蹤孩子的健康是自然而然的事。

過去幾年,一些廠商意識到,嬰兒用的智能穿戴和其他產品很有潛力。市場確實有:澳大利亞社會研究機構麥克林登公司(McCrindle)表示,全球每周有超過250萬的「阿爾法一代」(Generation Alpha)出生。這代人中年齡最大的生於2010年(蘋果iPad平板和Instagram推出的年份),等到2025年阿爾法時代結束時,這一代將有近20億人口。

如今,借助這些新產品,當代父母可以通過奶瓶、奶嘴、嬰兒牀、嬰兒車以及衣服等各種各樣的數據反饋,將所有育兒環節相互連通。有些產品可以減輕新手爸媽的壓力,有些則徹底將育兒環節自動化,許多事情之前是靠直覺,現在都是全自動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2016年,美國消費電子展推出了專項展覽:育嬰科技峰會(Credit: Alamy)

例如,把「智能餵奶監護」裝在普通奶瓶底部,就可以通過藍牙將數據反饋到智能手機上。孩子喝了多少奶、奶的溫度以至於瓶身角度,許多在餵奶時全憑直覺的事情,現在都有配套的程序來追蹤。

艾略特承認,智能母嬰用品並非必需,但她這一代人熱衷於這些新技術,帶孩子能輕鬆些。「我和一些比我大的家長交流,他們當時沒有這些技術。他們說『那個時候只是看看孩子是不是還有呼吸。』我會說時代在更迭。」

新市場的誕生

美國消費電子展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消費技術貿易展,每年在美國舉辦,2016年推出了專項展覽:育嬰科技峰會(BabyTech Summit)。

峰會的組織者吉爾伯特(Jill Gilbert)告訴我們,電子展起初在育嬰行業的創業公司中很受歡迎。這些公司生產單一解決方案的獨立產品,最初的產品包括帶有傳感器的兒童汽車座椅,可以確保孩子的安全,還有可以追蹤孩子成長的智能換尿布台子。

多年來,這類育嬰產品不斷發展,變得越來越複雜,傳感器越用越多,數據採集的種類增加了,並提供全方位的電子平台。如今,更大、更有全球知名度的品牌正在進軍這個蓬勃發展的市場。摩托羅拉有一屋子的的育嬰產品,飛利浦則開發了一個程序平台,綜合了嬰兒監護儀的數據、家長的追蹤記錄還有和醫生的網上視頻諮詢。

儘管育嬰科技這個行業相對年輕,尚未研究,但市場研究機構赫查公司(Hexa)的研究人員估計,到2025年,僅嬰兒監護產品這一個二級市場就將從2016年的9.29億美元增長至16.3億美元。赫查公司預計中國將是最大的市場,而整個亞太地區屆時也將在全球佔據大量市場份額。

在美國、德國、法國和中國,越來越多千禧世代的家長決定重返工作崗位,預計會用育嬰電子監護產品來查看孩子的情況。接下來可能會輪到印度、巴西、南非和泰國等新興市場的家長。

數據最懂行

莫尼特(Monit)是韓國一家開發智能尿布監測儀的公司,首席執行官帕克說:「一直擔心孩子的健康放心不下並非培養育兒能力的最佳方式。家長希望孩子開心,首先要自己開心,這才能有更高質量的關愛。」

帕克相信,他所研發的技術剛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莫尼特的產品會在嬰兒排便後通知家長,讓家長能及時為孩子換尿布,避免尿布皮疹和尿道感染。他希望莫尼特提供的數據可以解放奶爸奶媽,不用一直跟孩子呆在同一個房間裏,或者不再誤會孩子為什麼哭鬧。

Image copyright Monit Corp
Image caption 很多科技人員相信,智能產品的數據反饋對避免由來已久的育兒問題,或是徹底解決這些問題起著關鍵作用(Credit: Monit Corp)

育嬰科技的從業人員希望千禧世代的家長使用數據,而不是靠直覺來護理新生兒。以前,孩子晚上不睡覺家長也沒得休息,而數據互聯後就可以追蹤孩子的入睡習慣,並通過數據分析加以糾正。過去,新手媽媽必須自己克服和孩子分開的焦慮,而今無非是有點不便,刷新一下智能手機就可以緩解。對孩子健康問題的擔憂曾使人心煩意亂,現在擔心轉瞬即逝。

育嬰科技峰會的組織者吉爾伯特說:「千禧一代認為科技將融入生活。(老一輩們)認為家裏應該有電視,千禧一代認為該有智能監護產品和網絡平台。」

「錯誤的掌控感」

育嬰科技在醫療、情感和心理方面的作用還有待於全面研究,育兒專家對其影響和必要性也意見不一。

帕爾拉吉安(Rebecca Parlakian)是非盈利兒童發展研究機構「零到三歲」(Zero to Three)的項目高管,她擔心監護產品會「使家長不再去理解自己孩子的特殊需求」。她說,嬰兒天生會通過一種「共同調節」來學習控制情感,被大人抱在懷裏安撫時,他們會從中效仿。但如果是在機械化的嬰兒牀中,家長可能就不知道寶寶是「喜歡被搖,還是其他安撫方式。"

帕爾拉吉安還說,這些健康儀器的影響值得推敲,而且也會影響家長。」如果父母已經很焦慮了,源源不斷的數據可能讓他們更焦躁,更擔心。「

黑茲爾那只300美元的智能襪子由奧力特公司(Owlet)生產,公司首席執行官沃克曼(Kurt Workman)對此並不認同。他提到公司和《全球兒科衛生》期刊(Global Pediatric Health)合作完成的一項研究,在近50,000名奧力特智能襪子的用戶中,有96%表示壓力沒那麼大了。

美國密西根大學醫學系發育及行為兒科學的副教授拉得斯基(Jenny Radesky)認為,壓力本身也是成為一名健康能乾的家長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擔心健康監測產品」可能會給家長一種錯誤的掌控感,而承受照顧另一個小生命時的壓力和無力感也是為人父母的重要一步。「

市場在發展

消費者可能已經想到了,所有這些技術都很昂貴。雖然千禧世代是最懂科技的一代人,但與前輩們相比財務壓力也最大。

例如,史諾(Snoo)是一款流行的智能嬰兒牀,嬰兒一哭就會自動搖晃,哄嬰兒入睡,售價為1160美元。29歲的攝影師米歇爾·道迪(Michelle Dowdy)住在美國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就有一張史諾嬰兒牀。她說:」如果(我的小孩)不肯睡,那麼這筆錢就值得花。「對她而言,史諾嬰兒牀就是一位」高價的睡眠教練「。(在英美兩國,產婦陪護一般每晚200美元,史諾嬰兒牀用不了一周就成了」免費看護「。)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數據控家長可以在孩子出生前便使用智能孕期監護器開始互聯看護,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美國消費電子展上,很多同類產品也是首次亮相(Credit: Alamy)

對那些出手幾百美元聘請睡眠教練的人而言,花費千餘美元購買嬰兒牀可能分別不大。但世界上還有很多家長連購買基本的必需品都捉襟見肘,育嬰科技不僅很遙遠,而且是奢侈品。個人理財諮詢網站「投資錢包」(Invested Wallet)的創始人昆斯曼(Todd Kunsman)說:「養孩子已經很貴了,只是嬰兒牀、食品、尿布等等最基本的東西開銷就很大。這些智能產品有了當然好,但不是必需品。」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的經濟學副教授古格爾(Elisabeth Gugl)從事家庭經濟學的研究,她擔心在這個新興行業能證明自身的經濟效益和醫療效果之前,家長們無從判斷事實真假,廠商為了賺錢,會用錯誤的信息向焦慮的家長兜售產品。

不過,許多監護器的用戶都是堅定的支持者。艾略特說:「我從懷孕開始就跟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推薦奧力特襪子。」(道迪也向人推薦史諾嬰兒牀。)艾略特甚至還把襪子留下來凖備給下一個孩子用。

換言之,數據育兒的時代正在到來。用帕克的話說,「早晚都會用。」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