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和羽衣甘藍為何成為明星食品

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在白宮復活節活動上演示如何製作羽衣甘藍冰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4年,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右)在白宮復活節活動上演示如何製作羽衣甘藍冰沙。

本文來自英國廣播公司國際頻道(BBC World Service)的節目《食物鏈》(The Food Chain)中的一集《這些食物是何時出名的》(When foods get famous)。該節目由托馬斯(Emily Thomas)出品,托馬斯和圖利特(Simon Tulett)製作。 本文由勒夫金(Bryan Lufkin)改編。

牛油果吐司,羽衣甘藍奶昔,枸杞漿果冰沙,藜麥球。

如果用明星來比喻食物,這些是過去幾年裏受到紅地毯禮遇的少數明星。

一些水果和蔬菜就像食品行業的一線明星,成為備受期待、可以快速獲利的農產品,而且改變了數十億人的日常飲食習慣。這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羽衣甘藍和牛油果的受歡迎程度急速上升,好像是坐在舞台中央,在聚光燈下愉快地接受讚美,而不起眼的胡蘿蔔或可憐的老蘿蔔卻一直無人問津?

答案十分複雜。

牛油果是如何征服世界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們從牛油果開始說起。它是千禧一代(millennial)的寵兒,如今在小餐館裏,經常被塗在吐司上,價格不菲。牛油果如此齣名,對饑餓的千禧一代的吸引力又如此之強,沒有哪一家公司不想利用這種軟綠色水果的明星效應賺錢。

以英國的維珍鐵路公司(Virgin Trains)為例,該公司去年發起了一場名為「#牛油果卡(#Avocard)」的營銷活動。新火車優惠卡售罄後,該公司決定給26歲至30歲、持牛油果出現在火車站的顧客提供車票折扣。(千禧一代的反應不一,有些人覺得這種推廣活動態度傲慢。)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千禧一代的確會吃很多牛油果。

幾千年來,人類一直在食用牛油果,但最近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對它們的需求飆升。根據國際貿易中心(International Trade Centre)的數據,2016年全球牛油果進口額達到了48.2億美元;2012年至2016年間進口增長了21%。2017年,倫敦的一名整形外科醫生表示,他治療過很多切牛油果時割傷自己的病人,他的工作人員開始把這種傷稱為「牛油果手(avocado hand)」。昂貴的牛油果吐司甚至被稱為一種吸錢的輕浮行為,以及許多千禧一代買不起房子的原因。

推動食品在消費者中受歡迎的因素有很多:例如,Instagram上精心修飾、漂亮的菜餚圖片,或者由支持某些食品的機構資助的廣告。

悠久的異國歷史也讓某些食物產生了誘惑力,尤其是在遠離食物原產地的地區。南澳大利亞州(South Australia)阿德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食品價值研究員洛耶爾(Jessica Loyer)舉了一些例子,比如「超級食物」巴西莓和奇亞籽。

「(發展中國家)可能有食用這些食品的歷史,」她說。「總的來說,我遇到的人的體驗都是積極的:他們很高興能掙到錢。」

她說,秘魯(Peru)的瑪卡根(maca root)就是一個例子。瑪卡根被磨成粉末狀的營養品,以富含維生素和礦物質,能提高生育能力和能量而聞名。洛耶爾說,安第斯山脈(Andes)中部的一個社區非常喜歡這種多節、細長的樹根,小鎮廣場上有一尊5米高的瑪卡根雕像。

但她也指出,當一種食品大受歡迎時,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尤其是如果這種食品產自發展中國家,而在發達國家開始流行。

「它有好處也有壞處,」她說。「當然,利益並不是平均分配的,但它將創造就業機會。當然,這意味著這些地區可能會遭到剝削,包括邊緣人群的土地權利……(而且)這肯定會對生物多樣性產生影響。」

伊奎華(Xavier Equihua)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DC)的世界牛油果組織(World Avocado Organization)的首席執行官。該組織的目標是推動牛油果在歐洲的消費。他說,像牛油果這樣的食物很容易賣出去,畢竟它既美味又有營養,是素食者和純素食者的肉類替代品。名人在社交媒體上曬照片也有幫助。

牛油果在中國也越來越受歡迎。人們看到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她的Instagram上曬出自己做牛油果發膜的照片。還有賽勒斯(Miley Cyrus)在她的手臂上紋了一個牛油果。

為什麼羽衣甘藍如此風靡

如果水果界的一線明星是牛油果,那在蔬菜界無疑是羽衣甘藍。

無論是把其纖維倒進降低膽固醇的沙拉里,還是把它和富含抗氧化劑的冰沙混在一起,這種深色葉狀蔬菜已經幻化成為世界各地健康、負責、認真的成年人的終極膳食。從2007年到2012年,美國羽衣甘藍農場的數量翻了一番,碧昂絲(Beyoncé)在2015年的一段音樂視頻中穿著印有「羽衣甘藍(KALE)」字樣的運動衫。

羽衣甘藍是如何流行起來的呢?

位於佛蒙特州(Vermont)的T恤製造商穆勒-摩爾(Robert Muller-Moore)表示,他很早就看到了這一趨勢,在過去15年裏,他在全球各地銷售印有「多吃羽衣甘藍(eat more kale)」字樣的T恤。他估計已經分發了10萬多張為羽衣甘藍唱讚歌的貼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國的一個羽衣甘藍農場。近年來,美國等國家的羽衣甘藍農場數量激增。

穆勒-摩爾甚至陷入了與美國最大炸雞快餐連鎖店Chick-fil-a長達三年的法律糾紛,後者的廣告語十分相似,是「多吃雞肉(eat more chicken)」。

「這讓羽衣甘藍得到大量關注,」他說。不過,和牛油果一樣,羽衣甘藍確實對健康有益,所以它的名人地位不應該僅僅歸結為訴訟新聞或流行偶像代言。

但重要的是要保持一定的懷疑,沒有一種食物是完美健康的靈丹妙藥,無論它實際上有多出名或多有營養。專家說,大量水果和蔬菜的多樣飲食比只吃一種農產品更有營養,所以生菜、菠菜和豆瓣菜的混合搭配可能比只吃羽衣甘藍更健康。

然而,事實是,相較讓一組食物受歡迎,讓某一種蔬菜風靡似乎更容易。

在英國智庫食品基金會(The Food Foundation)工作的泰勒(Anna Taylor)正面臨這種挑戰。她最近幫助製作了「素食力量」(Veg Power)廣告宣傳片,在黃金時段的電視節目和電影中播放,聽起來像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的預告片,試圖讓孩子們改變他們對所有蔬菜的看法。

泰勒說該廣告片的預算為300萬英鎊(395萬美元),主要來自超市和媒體公司的捐款。但與其他食品行業的數據相比,這個數字微不足道。

「相比之下,糖果的廣告預算為1.2億英鎊,軟飲料為7300萬英鎊,甜食和開胃小吃為1.11億英鎊,」 她說。「所以水果和蔬菜廣告只佔總廣告預算的2.5%。」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農產品並不一定是一個品牌,就像加工食品一樣。沒有品牌,營銷人員就不太願意付出努力。要想幫助提高水果和蔬菜的廣告支出,需要政府、農民、廣告公司、超市和其他各方的共同努力。

因此,當羽衣甘藍或牛油果等食物出現時,它更多的是一種特定的食品,因此更容易營銷和樹立品牌。這和將水果和蔬菜作為一個整體進行推廣截然相反。泰勒說,當一種食物大受歡迎時,這就會成為一個問題。

「通常來說,這些宣傳活動的結果是,它們最終取代了該類型的其他蔬菜。英國出現了這種情況,那裏的漿果產業取得了巨大的增長,非常成功,但它奪走了蘋果和香蕉的市場份額,」泰勒說。

不管某種食物多受歡迎,記住,你的食譜中不應該只有一種蔬菜。

泰勒提醒我們,如果有人對你說羽衣甘藍是唯一能讓你如何如何的食物,這顯然是荒謬的。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