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集中注意力的一代人如何專注學習?

(Credit: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今天的學生面臨一個問題,但不是寫在課堂黑板上的那種問題。今天的學生已經習慣於智能手機應用和流媒體平台的持續刺激,以至於無法在課堂上集中注意力。

Z世代(10-24歲)和α世代(0-9歲)出生在這樣一個世界:電腦算法讓他們只知以狂熱的速度在電子設備上點擊、滾動和滑動。

現在當老師的也有一個問題:該如何調整傳統課程以教育隨信息技術養大的學生?在傳統教育上對此妥協是否要付出代價?

請注意

兒童早期大腦發育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題目。在過去幾年裏,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都在關注智能手機和多媒體並用對青少年注意力的影響。

《養育技術一代》(Raising Generation Tech)一書的作者泰勒博士(Dr Jim Taylor)說:「證據越來越多,是的,沒有完全確認,可以爭論,但有明確證據表明,信息技術、社交媒體,以及能隨時即刻上網和使用智能手機正在傷害孩子的專注力。我們正在從根本上改變孩子們的思維方式和他們的大腦發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課堂上的注意力不僅僅有其自身的價值,而且還是通往更高形式學習的大門(Credit: Getty Images)

老師們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在賓夕法尼亞州費城教七、八年級學生(12-14歲)的教師沙德(Laura Schad)說:「這是一個問題!一般的青少年能集中注意力的持續時間本來只有約28秒。」她說,雖然智能手機明顯影響了她的學生的大腦發育,但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卻缺乏相應的師資培訓。她2015年取得教師資格時,所學的內容並未包括教育應該如何適應這些數字原生代的學生。

信息技術的影響在最傳統的學校課程中體現得最為明顯,那就是閲讀,尤其是現在的孩子們已從基於文本的數字媒體轉向Instagram和Snapchat等全是圖片和視像的社交應用程式。

「現在,學生們似乎發現,閲讀複雜或冗長的文章,中間沒有休息,會特別疲憊。過去,學生們似乎習慣於長時間閲讀一篇文本,」赫爾曼萊姆巴赫小學(Herman Leimbach Elementary)六年級教師斯威夫特(Erica Swift)說,該小學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距硅谷不遠。「你會發現孩子缺乏學習持久力,他們要求多休息,閲讀的時候交頭接耳,閲讀時間一長有些人甚至乾脆放棄。」

將文本閲讀轉移到電子設備上並不能幫助解決問題,這也說明問題已經超出了選擇電子閲讀還是紙質閲讀的範疇。

泰勒解釋說,注意力不僅有其自身的價值,而且還是通往更高形式學習的大門,尤其是記憶會反過來幫助學生更深入的理解。他說:「如果沒有集中注意的能力,孩子們將無法處理信息。他們將無法將信息鞏固到記憶中,這意味著他們對信息將無法進行解釋、分析、綜合、批評並做出某種決定。」

未來的課堂

當學生似乎無法專注於時間長的授課時,許多老師就會把課程分成小塊來教授。斯威夫特的學校所在的埃爾克格羅夫(Elk Grove)學區的技術整合專家德斯勒(Gail Desler)表示:「教師們的一個共識是,課程短效果就好。」

德斯勒還指出,有些老師開始上課時會進行正念練習,或者在學生需要集中注意力時讓學生冥想。加州薩利納斯(Salinas)的一名高中教師使用一款名叫「平靜」(Calm)的應用程序來幫助學生冥想,但2013年的一項研究表明,任何形式的「技術休息」都可能抵消一心多用的焦慮衝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Z世代和α世代從未經歷過沒有互聯網的世界(Credit: Getty Images)

一些老師還選擇在「孩子們已經使用的平台上和他們見面」,比如YouTube和Instagram。教育出版商培生集團(Pearson)負責全球研究和觀察的副總裁喬克西(Asha Choksi)舉了一個例子:一位教師將自己做的一項科學實驗拍攝下來,將其發佈到YouTube上,然後在課堂上用這段視頻來演示教材中學生看來可能枯燥的內容。同樣,沙德通過Instagram讓學生關注學習任務,提醒他們作業和即將到來的田野考察。

這些平台在反映學生興趣時尤其可以延伸學生的注意力。比如有一些教師把納粹宣傳歷史與網絡欺凌聯繫起來,德斯勒讚許這些老師的做法。她說:「這是以學生看待自己的方式,把相關信息灌輸到指定課程中。如果你把課程與此時此地發生的事情聯繫起來,就會進入他們的世界,吸引他們參與。」

與此同時,像Flipgrid這樣的專業學習平台,容許學生分享自己演講的視頻,並幫助教師吸引學生參與到他們習慣的媒體中。培生集團2018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Z世代學生不喜歡紙質書,他們更喜歡視頻,將視頻看作是排在老師之後的第二信息來源。老師在孩子們已經參與併發佈內容的平台上與他們見面,可以更好地吸引學生的注意力。

一些學區已經將數字化遷移統一到谷歌教室(Google Classroom)這樣的平台上。該平台允許學生和家長監控學生的成績和即將完成的作業,追蹤學生的表現,以便更好地了解學生在哪些方面落後於眾。

信息技術甚至可以幫助修復其對學生閲讀能力造成的損害。沙德說,她在費城的學校裏,老師們用電腦來幫助閲讀困難的學生。學校首選的閲讀平台Lexia利用遊戲方式鼓勵學生參與。該程序還會根據學生的表現將其自動分組,讓成績優秀的學生在線下完成較高級的閲讀課程,同時讓成績不佳的學生繼續進行數字練習,直到他們完全消化課程內容。學生受到信息科技影響的程度不等,這種有針對性的方法有助於縮小他們之間的差距。

美國的教育科技領先全球,該國的教育科技公司在2018年共籌資14.5億美元。但Flipgrid和Lexia等公司未來將面臨越來越多來自海外的競爭。尤其是隨著Knewton之類的美國教育平台向海外擴張,全球對改革傳統課堂教育以適應數字原生代學生的興趣也日益增長,東亞的教育科技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以力圖趕上這個潮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把課程變成遊戲有助於提高水平較差的學生的表現(Credit: Getty Images)

「混合式學習」

然而,儘管一些教育工作者在課堂上擁抱新科技,多項研究表明,更傳統的課堂教學方法可能更有成效。2015年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一項研究表明,伯明翰、倫敦、萊斯特和曼徹斯特的學校禁止學生上課時使用手機,這些地區學生的普通中等教育證書(GCSE)考試成績因而有所提高。《學習技能週期》(The Learning Skills Cycle)一書的作者、神經科學教授克萊姆(William Klemm)指出,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和用筆記本電腦記筆記相比,手寫筆記更有助於學生記住信息。

克萊姆還指出了將課程分割成小塊的危險,他認為在小塊課程之間切換太快可能會剝奪學生寶貴的理解能力。他說,老師介紹了一個知識題目,學生們需要充足時間理解,然後才能進入下一個題目。

甚至許多支持新科技的教育工作者也發現了傳統教學的價值,並建議採用「混合式學習」的方法。華盛頓大學教育學院(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College of Education)的兼職副教授及該大學數字青年實驗室(UW Digital Youth Lab)創始成員戴維斯(Katie Davis)說:「我看到近年來學術界有很多討論,是關於傳統講課的形式是否已是老古董,應該像恐龍一樣滅絶。我猜這取決於你是否相信,參與一場實時的線性的複雜討論可以獲得有價值的技能。"

雖然戴維斯承認新媒體可以提供有價值的技能,但她仍然相信實況講課有其一席之地。

新科技領域的教育工作者都認同教師的權威仍然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公立學校的首席技術官胡佛(Elizabeth Hoover)致力於通過信息科技提高她所在地區的教育水平,但她表示,她永遠不會用信息科技取代教師的直接教學。

她說:」與老師面對面的互動仍是課堂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她認為只有新科技可以起到課堂教學起不到的作用時,她才支持使用。

沙德也指出,許多教師依賴科技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線下資源。如果學校提供更多的資金聘請助教,像Lexia這樣的程序就沒有必要了。助教們可以解放教師,把精力集中在學習困難的學生身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老師把他們的課程製作成視頻發佈到YouTube上,讓學生可以在他們已經常用的數字平台上受教(Credit: Getty Images)

在學校教授12年級社會研究課程的費城教師戴特(Sophia Date)也對花錢資助科技而非聘請更多教師的趨勢提出了質疑。她說:「在課堂上對技術的推動是巨大的,但有時我認為錢應該用在更大範圍、更必要的改革上。現在資助機構樂於出錢購買一套平板電腦或筆記本電腦,卻不願為一名教師提供一年的薪水。」

戴特表明,讓學生都能接觸信息技術對幫助低收入學生縮小差距仍然至關重要,但這不能取代系統性的變革。

學會思考

雖然信息技術損害了教育的某些方面,但也以不可預見的方式賦予了學生一些新的能力。培生集團的喬克西說:「有一種觀點認為,年輕人有點冷漠,有點懶惰,被信息技術分散了注意力。事實上,我們真的低估了科技目前在兒童教育中發揮的作用,低估了科技賦予他們的能力,這種能力影響著他們的學習方式。」

例如,那些等不及老師提出問題的學生越來越願意自己上網去尋找答案。喬克西說:「他們可能在學代數,還未上課聽老師講解或查閲教科書,已先去YouTube找尋解決問題的方法。」

斯威夫特補充說:「這才是你對孩子最終的期望。你希望他們提出新的問題,尋求新的答案。」

泰勒指出,現在信息在網上無處不在,唾手可得,成功不再意味著要博聞強記,取而代之的是批判性和創造性思考的能力。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數字媒體縮短了青少年專注力的持續時間,從而也就削弱了這些能力。

他說:「如果你想想扎克伯格、蓋茨、桑德伯格以及所有那些在科技界取得成功的人,就會知道,他們的成功並不是因為他們會編寫程式,而是因為他們會思考。」

數字原生代將繼續貪婪地接受新媒體。教師別無選擇,只能與時代一起進步,不僅要確保學生能夠接觸和利用新技術,而且要從根本上教育學生,在一個試圖不斷分散他們注意力的世界中如何取得成功。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