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求代寫 「論文工廠」應運而生

學生電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第一次給別人寫論文時,克里斯(Chris)獲得的回報是美食。朋友說女朋友需要幫助,於是克里斯同意幫她校對文章。但那篇文章需要的不僅僅是編輯校對——「邏輯太混亂了」——於是他重新寫了一篇。

效果不錯,文章很好,那個學生拿了高分。克里斯的朋友很高興。「他在新加坡請我吃了一頓火鍋——那是我第一次去火鍋店,」他回憶說。

後來,那名學生又讓他幫忙寫作業。「我說:『我不能每天都吃火鍋,我得收費。』於是,她把我介紹給她的同學,一切就這樣開始了,」克里斯說。

如今,他經營一個「論文工廠」。這是一門利潤豐厚的生意,替不能完成作業的學生寫論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美國那起涉及數十名富豪和名人家長的醜聞中,大學招生醜聞成了全世界關注的焦點(Credit: Getty Images)

最近,美國大學招生醜聞登上全球各大報紙頭條,學生作弊問題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這並不是第一起:比如,印度仍在處理一起大規模醫學院入學考試作弊案。

這不僅僅是招生問題,還有進入大學後學業的問題,以及克里斯這種人的角色。

「灰色地帶」

在新加坡留學多年後,克里斯回到了中國。在這裏,他既自己代寫論文,也將業務分包給其他人。他的學生客戶遠在澳大利亞和英國等地,一年收入高達15萬美元。

第一個學生顧客去澳大利亞攻讀碩士學位,把克里斯介紹給其他同學,他的業務增加了。他每周至少寫一篇論文,但他是學全球研究(Global Studies)專業的,因此,他會將商業和金融等科目的作業分包給手下的相關專業人士。他的收費標凖約為1元人民幣/字,因此一篇1000字的文章收入約為1000元人民幣(相當於115英鎊,150美元)。

克里斯不願透露姓氏,他說,他的行為介於作弊和教學之間。

「我每次都(和學生)說: 『你可以參考我的文章,但不能直接把它交給老師。』但他們怎麼做,我控制不了。的確有一些學生是真的向我學習,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灰色地帶。」

他說,有時候其實也想拒絶。「我告誡自己應該停手,因為這是欺騙,學生們根本沒有從我這裏學到什麼。然而一個月後,他們又給我打電話:『請問能再幫我一次嗎,因為我要完成這次作業才能畢業。』我說好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會幫最後一次。我是真的想讓他們學習,但是很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和大學考試作弊一樣,論文工廠在全球變得愈發普遍。圖中是2018年法國高中生參加考試的情景(Credit: Getty Images)

利用高科技,投放廣告,鎖定客戶

英國高等教育質量保證署(Quality Assurance Agency)的克羅斯曼(Gareth Crossman)態度強硬。他認為,這些學生的行為不僅有損教育,還會產生更嚴重的後果。

「他們也是在欺騙社會,因為你不希望看到,不合格的人進入勞動力市場,」他說。「英國皇家護理學院(Royal College of Nursing)對這種現象表示擔憂,畢業的護士並不具備相應的資格。」

「我認為,越來越多的學校承認這是個問題,以及附帶的聲譽風險,有這種認識就是進步。但從另一方面看,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確實需要解決。」

克羅斯曼提到了斯旺西大學(Swansea University)去年發表的研究。該研究表明,全球以這種方式作弊的學生比例可能多達七分之一。這並非新現象,克羅斯曼補充說,但因為科技進步和論文工廠使用高科技,這種現象的規模大大增加。

「我們都習慣了在瀏覽社交媒體網站的時候看到有廣告彈出,顯示我們可能感興趣的內容,你會發現論文工廠如出一轍,」他說。學習吃力的學生——那些搜索「如何獲得論文幫助」的學生——會成為投放廣告的目標。

克羅斯曼說:「他們自稱提供的『定制學習輔導服務』完全合法。他們會用『100%不抄襲』這樣的說法,看起來像是某種質量標誌,但說白了是在告訴你,你可以把作業當成自己的交上去,並且不會被反剽竊軟件發現。」

這是一門市場為導向的生意,可以讓供應商賺大錢。克羅斯曼還說,「如果去到其中一些網站,甚至可以定制論文選項,你可以設定『這是我想要的文章質量,這是字數,這是成績』。如果你說的是一篇1萬字、2.1分的論文,收費就是數千英鎊。」

無論如何,仍屬合法

克羅斯曼說,論文工廠代寫的文章質量各異。有些人明顯具備專業知識,另一些人「幾乎不懂」,還有被抓住的風險。

克里斯稱,他的客戶中被發現的在5%到10%之間。「我告訴他們,不能直接交給老師。應該看一看,把一些地方改一下。他們不聽,所以說不是我的錯,」他說。但被發現並沒有讓他們停止作弊,只是讓他們想出應變方法:「他們堅持僱傭我,只是把文章改成他們自己的話。」

克里斯說想停止這項工作,但客戶讓他不要這麼做。而且現在有了依賴他為生的員工。「我得給他們發工資,因為他們只能靠這個賺錢。如果我不幹了,沒人替他們養家,所以我現在不願停下來。」

克羅斯曼稱,他所在的組織已致信給相關科技企業,請它們攔截論文工廠的付費廣告。他說,部分社交媒體公司,尤其是谷歌(Google),至少已經在英國叫停了通過它們發佈的論文工廠廣告,但臉書(Facebook)尚未採取類似的措施。儘管美國幾個州、新西蘭和愛爾蘭都有相關立法,但在大部分發達地區,論文工廠仍是合法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專家稱論文工廠和剽竊服務通過社交媒體對學生進行廣告宣傳(Credit: Getty Images)

克羅斯曼說,儘管作弊的不是特定群體,但最終使用論文工廠的可能是更易受害的學生。

「留學生沒有學習支持網絡,沒有家庭網絡,有時候不具備語言技能,」他說。「學校的確有義務發現學習吃力的學生,並給予支持。」

新型反剽竊軟件也在湧現。它們會挑選出抄襲的文章,還能發現文章是否有多個作者或是否不同於與作者通常的風格——「顯然我們都有自己的寫作風格」。

但這只是應對這項重大挑戰的策略之一。「是,技術在進步,」他說,「但沒有靈丹妙藥。」

本文中的故事出自BBC國際部(BBC World Service)《每日財經》(Business Daily)欄目播出的一期名為《論文槍手》(The Essay Cheats)的節目。節目由巴特勒(Ed Butler)主持,萊恩(Edwin Lane)製作,福格蒂(Philippa Fogarty)改編。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