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大學讀人文學科沒用?它可能讓你終身受益

讀書 Image copyright Nappy

在大學裏,每當我告訴別人我在攻讀歷史學位時,人們的反應幾乎一樣:「你想當老師呀?」。不是啊,我想當記者。「哦。那你怎麼不學傳播學呢?」

在大學教育只屬於少數特權階層的時代,或許沒人認為學位是直接進入職場的跳板。那個時代早已過去。

如今,學位已成就業的必備條件。它能降低你失業率50%以上。儘管如此,單憑學位並不能保證你找到工作,但攻讀學位的花費卻越來越高。在美國,私立大學的食宿和學費平均每年為48510美元;在英國,本地學生一年僅學費就高達9250英鎊(12000美元);在新加坡,上4年私立大學的費用最高可達69336新元(5.1萬美元)。

為了學習而學習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考慮到這些費用,就難怪大部分人想讓自己的學位以更具體的方式帶來回報。總的來說,他們已經做到了:比如在美國,擁有學士學位的人每周比沒上過大學的人多掙461美元。

大部分人都希望這筆投資最大化,這可能會導致人們對高等教育產生一種實用主義態度。有人告訴你,想當記者?那就學新聞。想當律師?那就讀法律預科。還不能確定?那就選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計算機),這樣,你就可以成為一名工程師或IT專家。不管做什麼,只要不是文科就好,包括自然和社會科學、數學和歷史、哲學、語言這樣的非職業學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文學科教育的好處是它強調教授學生去思考、批判和說服(Credit: BBC/Getty)

世界各地的言論和政策也表明了這一點。在美國,從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到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等政界人士都用人文學科來抖包袱(奧巴馬後來道歉了)。在中國,政府公布了將42所大學建設成「世界一流」理工院校的計劃。在英國,由於政府對Stem的過度重視,導致參加英語和藝術專業入學考試的人數分別下降了20%和15%。

這種做法存在一個問題。我們失去了解釋和改變世界及提升自我的關鍵途徑,包括提升個人幸福和參與、創造、寬容等價值觀。

此外,我們其它學位的市場價值,以及對人文學科「毫無價值」的錯識認識。一般情況,會讓一些學生承受不必要的壓力。最壞的情況,會讓人們走上沒有成就感的生活道路。它還延續了對文科畢業生的成見,尤其是精英階層,這可能會使貧困學生和其他需要大學投資帶來即時回報的人,打消攻讀可能有回報學科的念頭。(當然,這並不是此類學科存在的唯一的多樣性問題)。

軟技能,批判性思維

安德斯(George Anders)認為,我們對人文學科的認識是完全錯誤的。在2012年至2016年間擔任《福布斯》(Forbes)科技記者時,他說,硅谷「充斥著只有Stem教育才是教育的觀念」。

但當他與大型科技公司招聘經理交談時,他發現,現實是另一種情景。他說:「優步(Uber)在挑選心理學專業的學生來和不開心的乘客及司機打交道。Opentable在招募英語專業的學生把數據介紹給餐廳老闆,讓老闆對數據能為餐廳帶來什麼感到興奮。我意識到,與人溝通和相處、理解他人的想法、進行全面的批判性思考的能力,除了媒體,所有人都重視和欣賞這種能力,認為它們是重要的職業技能。」意識到這一點後,安德斯寫了一本書,名字起得恰到好處:《一切皆有可能:「無用」的文科教育的驚人力量》(You Can Do Anything: The surprise Power of a "Useless" Liberal Arts Education)。

Image copyright Jopwell Collection
Image caption 對很多學生來說,未來的收入已經成了選擇大學和專業的"試金石"(Credit: Jopwell Collection)

來看看僱主重視的技能。領英(LinkedIn)對2019年最受僱主歡迎的職業技能進行的調查發現,最受僱主歡迎的三大「軟技能」是:創造力、說服力和協作能力,而最受歡迎的五大「硬技能」之一是人員管理能力。在接受調查的英國僱主中,56%的僱主稱員工缺乏必要的團隊合作技巧,46%的僱主認為員工難以處理自己或他人的情緒是一個問題。不僅僅是英國的僱主,201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過去30年美國增長最快的工作崗位幾乎都要求有高水平的社交技能。

或者直接引用科技巨頭微軟(Microsoft)的兩位高管最近撰文時所說的:「隨著計算機的行為更加接近人類,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將變得愈發重要。語言、藝術、歷史、經濟學、倫理學、哲學、心理學和人類發展學課程,能夠教授學生批判性的思維和基於哲學、倫理學層面上的思考,這些技能將有助於人工智能解決方案的開發和管理。」

當然,沒有文科學位也能具備出色的溝通和批判性思維能力,這一點不言而喻。任何優秀的大學教育,不僅僅是英語或心理學專業的大學教育,都會提高這些能力。都柏林的教育顧問兼職業導師曼根(Anne Mangan)說:「任何一個學位都能教給你通用技能,比如寫作、提出論點、做研究、解決問題、團隊合作和熟悉技術的能力。」

但很少有像人文學科那樣,通過在研討班上與其他學生辯論、撰寫論文和分析詩歌等形式。培養學生的閲讀、寫作、表達和批判性思維的能力。

在被要求列出人文學科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最明顯的三個特點時,安德斯沒有絲毫遲疑地說:「創造力、好奇心和同理心。同理心通常是最重要的,這不僅僅意味著對遇到困難的人富有同情心,還意味著能夠理解不同群體成員的需求和願望。」

「想想那些負責臨牀藥物測試的人。怎樣做才能讓醫生、護士和監管機構達成共識。如何能讓一名72歲的女士願意被長期追蹤,我們應該做什麼,研究人員才會認真對待這項研究。這是一份要求具有同理心的工作。」

但安德斯和另一些人也表示,人文學科的好處是它強調教授學生去思考、批判和說服。這些往往處於灰色地帶,沒有可依據的數據,得由你自己思考判斷。

因此,人文學科的畢業生能進入各種領域也就不足為奇了。美國的人文學科畢業生中,走上管理崗位的比例是最高的,佔15%。緊隨其後的是辦公室職員和行政崗位,佔14%。13%的人進入銷售行業,還有12%的人進入教育行業,主要是當老師。另有10%的人從事商業和金融行業。

雖然人們常常認為人文學科的畢業生從事的職業,不如學理工科或醫學的畢業生爭取到的工作好,但事實並非如此。以澳大利亞為例,在增長最快的10個職業中,其中3個分別是銷售經理、廣告文員、公共關係,這些都是人文學科畢業生長於從事的領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本地學生每年的學費為9250英鎊(1.2萬美元);在新加坡,上4年私立大學的費用最高可達69336新元(5.1萬美元)(Credit: BBC/Getty)

與此同時,Glassdoor網站2019年的調查發現,在英國排名前10的最佳工作崗位中,8個是管理崗位,在與人打交道的職位中,需要的是溝通技巧和情商。(「最佳」的定義是結合了收入潛力、工作滿足度和職位空缺數量。)其中很多都不屬於以Stem為基礎的行業。排名第3的是市場經理、第4是產品經理、第5是銷售經理。工程類職位在榜單上的第18名,在傳播、人力資源和項目管理類職位之後。

同時,對來自30個國家的1700人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擔任領導職務的人大多擁有社會科學學位和人文學科學位。45歲以下的領導尤其如此;45歲以上的領導學Stem的稍多一些。

為進入職場做好凖備

這並不是說攻讀文科學位是一條捷徑。「我和很多人交談過,他們都是處於職業生涯開始的5年或10年,總體感覺是第一年比較困難,要花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但隨著工作時間的延長和發展,所學人文專業確實給了很大幫助。」

對於一些畢業生來說,開始的挑戰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對另一些人來說,是在攻讀文科學位期間掌握的技術技能沒有學IT的同齡人多,因此不得不在畢業後努力追趕。

但攻讀與職業相關性聯繫緊密的學位也可能存在風險。不是每個青少年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並且職業抱負常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改變。英國的一份報告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英國人在一生中換過職業。領英發現,40%的職場人士對「改行」感興趣,而且年輕人尤其感興趣。像有批判性思維的人,可適用於很多不同的工作崗位和行業,「改行」不再是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但對正在規劃職業道路的年輕人來說,變動也會讓他們感到不知所措)。

專業的技術技能在就業市場上也很重要。但獲得這類技能的途徑有很多。職業發展導師耶奧加拉(Christina Georgalla)說:「我非常支持實習和學徒制。我們發現,這可以直接幫助你在職場獲得堅實的技能基礎。我建議大學畢業後,如果你還不能確定從事什麼職業,可以抽出一年時間,不是去旅行,而是嘗試做不同的實習工作。即使是在同一個領域,比如電視行業中的廣播、製作和呈現,這樣你就能發現其中的不同。」

但人們也認為人文學科有其他的缺點呢,比如失業率更高、收入更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僱主最需要的軟技能是創造力、說服力和協作能力(Credit: BBC/Getty)

就業面更廣的專業為什麼重要

的確,人文學科畢業生失業的風險更高。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風險比想像的要小。在美國的年輕人(25-34歲)中,人文學科畢業生的失業率為4%。工程專業或商科畢業生的失業率略高於3%。高出的這一個百分點相當於每100個人多一個。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通常是在調查的誤差範圍之內。

收入差距的成因也不是那麼簡單。在英國收入最高的是醫學專業的牙科、經濟學或學計算機的人;在美國則是學工程學、物理學或商科的。一些受歡迎的人文學科,比如歷史或英語,屬於收入較低的學科。

但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很多。對某此工作來說,從攻讀就業面更廣的學位開始,比從攻讀專業性強的學位開始更好。

以法律行業為例。在美國,學法律預科或法律研究專業,這似乎是成為律師、法官或地方執法官最直接的途徑,平均本科生年薪預計能達到9.4萬美元。但哲學或宗教研究專業的畢業生平均年薪為11萬美元。主修地區、民族和文明研究的畢業生年薪為12.4萬美元,美國歷史專業的畢業生年薪為14.3萬美元,學外語的畢業生年薪則為14.8萬美元,比學法律預科的畢業生高出5.4萬美元,這一數字令人震驚。

其他行業也有類似的例子。以市場營銷、廣告和公關行業的經理為例:廣告和公關專業畢業的經理年薪約為6.4萬美元,而學文科的經理年薪為8.4萬美元。

儘管總體上收入差距依然存在,但這可能不是學位本身的問題。尤其是,人文學科的畢業生中女性更多。我們都知道性別收入差距,而人文學科長期存在明顯的收入差距:比如,主修人文學科的美國男性收入中位數為6萬美元,而女性的收入中位數僅為4.8萬美元。由於人文專業的學生中女性佔比超過60%,收入差距可能要歸咎於性別收入差距而不是學位。

我們還知道,當越來越多的女性進入某個領域時,該領域的整體收入會下降。考慮到這一點,難怪女性佔70%的英語專業畢業生,收入往往不及男性佔80%的工程專業畢業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文學科包括英語文學、現代語言、歷史和哲學等學科(Credit: BBC/Getty)

做自己喜歡的事

曼根認為,選擇職業的重要因素應該是。不管學生在大學裏學的是什麼專業,選擇職業必須是他們不僅擅長,而且真正喜歡的。

她說:「在我觀察到的大部分領域,僱主只想知道你上沒上過大學,成績如何。因此,我認為做真正讓你感興趣的事情至關重要,因為只有感興趣你才能取得好的成績。」

無論怎樣,根據平均工資來決定專業或職業道路是不明智的。曼根說:」財務上的成功不是一個好的理由。而且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理由。無論在哪一行取得成功,收入都會隨之提高,而不是相反。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你會專注而充滿熱情,僱主會願意給你一份工作。然後在工作中不斷提升。「

這說明了一點,學生應該選擇Stem還是人文學科,或者應該選擇職業課程還是人文教育這個問題,可能一開始就被誤導了。不是所有人都對會計和藝術史有同樣多的熱情和天賦。很多人知道自己最喜歡什麼。只是不知道應不應該讀那個專業,輿論引導也無濟於事。

這就是家長和老師需要退後一步的原因。曼根說:」只有一位專家。我是研究我自己的專家,你是研究你自己的專家,他們是研究他們自己的專家。沒有人,真的沒有人能告訴你,如何做你應該做的事情。「

甚至,這意味著攻讀一個」無用「的學位,比如文科學位,也是這樣。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