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兩地分居能長久維持關係的原因

(Credit: Getty)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對於吉爾摩(Brynne Gilmore)和齊雄(David Cichon)來說,分離比相聚更為平常。6年前,兩人在愛爾蘭都柏林讀研究生時相遇,但即使是常住都柏林的那段日子,兩人也常常因為要出國做研究而分離。

這對夫婦分別來自加拿大和德國,兩人離開都柏林後曾旅居多國,但直到現在仍將都柏林視為「老家」。齊雄是一位勞工研究員,主要研究服裝工人的最低生活工資,目前在柬埔寨金邊工作,不過他已經凖備搬回到柏林。吉爾摩研究全球衛生健康狀況,在肯尼亞的內羅畢和馬薩比特兩地工作。兩人都30多歲。

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在為未來打拼,所以現在的犧牲是值得的。吉爾摩說:「我們之所以總是分離,並且能夠堅持下去,是因為我們想要在有能力的時候盡力發展事業。」兩人都熱愛自己的工作,並且認為對方的事業也十分重要。同時,長期出差意味著不滿和怨恨情緒無容身之地。

同時兩人都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並凖備一旦距離威脅到了感情,都願意做出改變。在還是學生的時候,這一點他們就很看重,當時他們最多三個月就要存錢買機票去看對方。儘管這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但我們總會為了這件事省吃儉用」,齊雄回憶道。

當然,吉爾摩和齊雄的關係也不總是那麼浪漫有趣。長途飛行和倒時差也很折磨人。吉爾摩還不得不面對這樣的假設——她的伴侶做出了更多犧牲,並且還要承受異地單身生活所帶來的影響。

但這種關係明顯的好處是。雙方都可以全身心投入於自己的事業,並且遠距離戀愛使他們更珍惜在一起的寶貴時光。吉爾摩說:「當我們在一起時,兩人都心無旁騖。」

Image copyright David Cichon
Image caption 30出頭的吉爾摩和齊雄分別來自加拿大和德國,這對情侶總是因為工作而分隔兩地(Credit: David Cichon)

更高更遠

我們很難得知這種遠距離關係是不是越來越常見,但在20歲以上的加拿大夫婦中,有7%處於「分隔兩地」狀態,其中年齡在20歲至24歲之間的人,「分隔兩地」的比例更高達31%。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有近400萬美國人和78.5萬英國和威爾士人和伴侶分隔兩地。但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是因為工作的原因,而不是其他原因,比如感情不和、健康問題等。

美國利哈伊大學(Lehigh University)的社會學家林德曼(Danielle Lindemann)解釋說:「現有的人口統計無法統計出有多少受過良好教育的專業人士,因為工作原因分居兩地。無法確切地說這種生活方式比以前更普遍,但研究這個領域的人都同意這一點。有證據表明,至少在美國,異地婚姻呈上升趨勢。」

有些人認為遠距離伴侶關係之所以越來越普遍,部分原因是社交媒體和約會軟件的興起。但同性伴侶的數據比較缺乏,他們可選擇的對象更少,所以不得不為了感情在地點上有所妥協。

美國一項針對博士生的研究表明,高學歷的雙職工夫婦相比起分居或接受一份不太滿意的工作,更有可能選擇分居。事實上,高學歷可能會限制選擇。

林德曼在其新書《通勤配偶:變化世界中的新家庭》(Commuter Spouses: New Families in a Changing World)中提到這樣一種悖論——在教育和技能上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意味著,你能用到這些技能所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林德曼喜歡舉以下這個例子:「假設你是一位專門研究18世紀俄羅斯茶杯的教授,那麼你就必須去能提供這種工作的地方生活」。就業市場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意味著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必須去更遠的地方才能找到稱心的工作。與此同時,林德曼還提到了一種「極端表現型個人主義」,在某種文化中,人們的自我意識與工作緊密相關。

Image copyright F. Vallieres
Image caption 美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異地婚姻越來越普遍(Credit: F. Vallieres)

成功的秘訣是什麼?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是為了一份稱心的工作而分居。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大學(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和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rije University)的傳播學研究員畢勒多(Chei Billedo)指出,那些出於經濟原因而不得不分離的人,相比為了追尋職業理想而分居的人承受的壓力更大,因為這會對關係的穩定產生負面影響,比如無力負擔探親或是一家人定居的費用

有些情況還會更為極端,有些家政服務人員有時候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但來自菲律賓的畢勒多說,對於不受勞動力剝削或嚴重經濟壓力影響的夫妻來說,分隔兩地的關係和一般伴侶的分手機率是一樣的。

畢勒多解釋說:「事實上,分隔兩地的伴侶會認為自己的情感更加穩定。某些因為離得近而可能被妖魔化的事情,反而有助於維持遠距離戀愛。比如說嫉妒,」畢勒多發現嫉妒其實有利於遠距離伴侶關係,但必須是切切實實感受到威脅而產生的反應性嫉妒,而不是毫無根據的猜疑。

同樣地,不管是何種戀愛方式,監視對方都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事情,但是輕度的社交媒體跟蹤卻對遠距離戀愛有利。畢勒多針對臉書的研究表明「來自社交網絡的反饋對於關係滿意度十分重要」。因此,當沒有朋友可以面對面交談時,跨越距離的社交媒體軟件就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鞏固戀人之間的關係。這種社會的認可也會影響夫妻雙方的看法。

某些性格特徵也有助於維持遠距離戀愛。齊雄和吉爾摩都認為對方適應能力很強,可以在新環境交到朋友,也可以舒服地與自己獨處。這也是林德曼在書中所提到的「遠距離伴侶共有的特點」,除此之外還包括自力更生、經濟保障和沒有孩子。

事實上,異性戀者在為人父母后會改變看法。異地戀中的女性經常會說,自己不用滿足外界對於女性的期望,但為人父母后這種關係的平等程度就大大降低了,比如說,誰來承擔大部分的共同責任。林德曼之前與丈夫兩地分居,現在有了孩子就不會再選擇異地分居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證據顯示,嫉妒其實有利於遠距離伴侶關係(Credit: Getty)

有什麼建議?

從這些經驗中可以總結出遠距離伴侶關係成功的共性:經常反覆的溝通。用一些方法彌補距離所造成的隔閡,比如說用臉書或者WhatsApp「匯報行蹤」。除此之外,減少性別差異也十分有用,同性關係中的性別差異可能會小些。

還應該對這段關係有正確的期望值,而不是與其他沒有分隔兩地的伴侶關係進行比較,因為這種比較只會讓人覺得有挫敗感。研究結果一致認為,距離和另一半的缺席並不會破壞情侶之間的關係,真正影響感情質量的是這段關係的性質和參與者本身。

林德曼還建議,我們應該將感情中的適應性運用到工作上。她希望「有關教育文化能夠有所改變,讓我們能夠更專業化,將接受的教育運用於更廣闊的範圍裏。」

未來的工作是有不確定性的,所以以上建議對普遍情況都有幫助,而不僅僅適用於那些相隔千里的伴侶。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