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年輕人的倦怠感如何解決?

(Credit: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美國網媒BuzzFeed上有一篇頗受歡迎的文章,作者彼得森(Anne Helen Petersen)在文中描述了千禧一代(1981年至1996年間出生的人)如何成為「倦怠的一代」。她闡述了一步步走向倦怠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並解釋了她口中的「雜事癱瘓」——特點是連簡單普通的工作也不願意做。

彼得森認為,造成這種倦怠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千禧一代所面臨的工作挑戰和經濟情況。她認為「密集型教養」也是一個影響因素,千禧一代的父母們毫不留情地訓練孩子們為將來的工作做好凖備。他們已經被父母洗腦,認為需要一直工作或永不停歇地提升自我。

類似職場倦怠

千禧一代的倦怠感與一般的倦怠(又稱職場倦怠)有許多相似之處。倦怠是長期壓力造成的,通常包括情緒衰竭、憤世嫉俗或漠不關心,以及效率低下。職場倦怠的六個主要風險因素是工作超負荷、掌控力低、沒有成就感、不公平、有違價值觀,以及在工作中缺乏歸屬感。

在面對複雜、矛盾且時而不利的環境時,人會更容易倦怠。如果千禧一代的倦怠程度更嚴重,可能表明他們所處的環境問題更多。造成壓力的事情很可能對每個人都一樣,但卻正以意想不到的全新面貌更猛烈地砸向千禧一代,而且我們尚未察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社交媒體所引發的互相競爭和比較心理進一步增加倦怠感(Credit: Getty Images)

例如,我們知道傳統的社會比較會造成職場倦怠。對於千禧一代來說,社交網絡不斷加劇著競爭和比較,更證明了與年輕人的抑鬱、壓力或倦怠有關。

即使你不用社交媒體,使用科技產品和上網仍要消耗大量體力和精力。過度使用互聯網可能會導致學業倦怠。千禧一代所遭受的壓力日益增多,這些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且眾所周知也會對職場人士產生負面影響。

我們對千禧一代經歷倦怠的情況知之甚少。早期研究表明存在代際差異,具體而言,千禧一代與嬰兒潮一代(1946年至1964年間出生的人)對情緒衰竭的反應有所不同(情緒衰竭通常是倦怠的第一階段)。當感到情緒疲憊時,千禧一代相比嬰兒潮一代更容易感到不滿且想要離職。

有關倦怠的研究表明,複雜的環境和壓力,以及期望過高,往往是傳統職場倦怠的原因。千禧一代的倦怠亦如此,這點與完美主義類似。

完美主義者,尤其是自我批評者更容易倦怠。通常,自我批評型的完美主義者會竭盡全力避免失敗,因此出現倦怠的風險更高。

自我復原能力

解決職場倦怠的最新方法是增強人們自我復原的能力。我們假定工作能力強的人可以通過改進工作實踐來避免倦怠。然而,正如我最近在《英國醫學雜誌》(The BMJ)一篇社論中所提到的那樣,能力強、心理健康且看似能夠自我復原的人所面臨的倦怠風險反而更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空中交通管制員和千禧一代面臨著類似的壓力(Credit: Getty Images)

這似乎跟我們想的不一樣,但是早期一項關於職場倦怠的研究表明,工作中那些更開心、更平和以及更善於緩解壓力的人相比沒有這些特徵的人更容易產生倦怠感。這項幾乎快被遺忘的研究針對400多名美國空中交通管制員,在20世紀70年代進行了長達三年。被調查者大多數(99%)都曾在美軍服役,可以推斷他們都曾經歷過極度緊張的情況,並且很可能已經培養了自我復原的能力。

這項研究向我們展示了哪些條件會讓這群看起來工作優秀且具有自我復原能力的人產生職場倦怠。他們的工作越來越複雜,還引入了新技術卻沒有必要的培訓;需要輪班且每一班都很長、沒有休息、工作環境惡劣;工作時間和輪班情況都很難說,甚至說變就變。這些壓力對千禧一代和在零工經濟環境下工作的人來說都不陌生。

適得其反

近期流行鼓勵員工增強自我復原能力來避免倦怠,但這一做法可能會成為另一種壓力,或是有些好高騖遠。這可能會增加倦怠的風險,尤其是對那些自我批評型的完美主義者。

奮鬥目標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看待現狀以及所追求的理想狀態也說明,給千禧一代貼上「雪花」的標籤可能有害。同樣地,任何一種試圖培養孩子強大自我復原能力的密集教養法都可能會適得其反。密集型教養的核心是社會控制和與社會一致,很可能會影響兒童以後對自我養成和外在環境所設立的奮鬥目標。

從倦怠的發展趨勢中我們知道,工作節奏越來越快,工作內容越來越複雜,會導致許多行業以及臨時工(如看護人員)更容易倦怠,對千禧一代很可能也有這種影響。解決辦法是將複雜、矛盾和不利的工作以及個人環境簡單化,而不是再給自己一個任務,把自己訓練得能夠更好地適應這些環境。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