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機器人搶工作 人類有哪些優勢無法取代?

考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人工智能越來越有益處,並且廣泛應用,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擔心,自動化的新時代會如何影響自己的職業前景。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在10個發達和新興經濟體國家中,大部分從業者預計,目前很多由人類完成的工作,將在50年內被計算機取代。人們普遍對人工智能和自動化給就業市場帶來的影響感到擔憂。

關於多少崗位會被自動化取代,預計的情況各不相同,從大約9%到47%不等。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預計,到2030年,全球會有多達8億的工作崗位被機器人代替。一些崗位會發生重大改變,而另一些職位將會徹底消失。

如果自動化讓就業市場變得像一場搶椅子遊戲,有沒有辦法能夠確保人們在職業生涯中保住飯碗?教育能否防止自己被機器人取代?

美國的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校長、《防範機器人:人工智能時代的高等教育》(Robot-Proof: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作者奧恩(Joseph Aoun)介紹:要防止工作被機器人取代,就要在職業中不斷更新自己的技能,而不是選擇一份安穩的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東北大學校長奧恩說,我們必須將技術、數據和人的技能相結合,才能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不掉隊(Credit: Getty Images)

他說,人們要適應這種新環境,教育必須改革。他給出了人類主導學說(humanics)的解決方案,有三個基本方面:

提高技術能力:了解機器的運轉原理,知道如何與機器互動。隨著人工智能和機器人變得愈發強大,機器將進入人類所有工作中。一些員工要被機器取代,另一些員工要與機器合作,並且效率會因此大大提升。有編程和工程原理基礎技能的人們更容易在這種新的工作中取得成功。

掌握數據運用:在這些機器生成的數據裏工作。人們需要具備數據知識,才能看懂、分析和利用龐大的信息庫。這些數據逐漸開始指導一切,不管是重大商業決策、投資股票,還是日常採購。

增強人類特有優勢:只有人類能夠做到,未來機器也無法模仿的事情。奧恩說,這也就是人類的創造力、靈活性和同理心,以及在一種情景下獲取信息,並將其運用到另一情景中去的能力。就教育而言,課堂傳授知識性的教育不再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體驗式學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自動化和人工智能不僅會影響技能水平較低的勞動者,連法律和會計等行業也會受到影響(Credit: Getty Images)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稱,類似會計等很多白領工作,將在未來面臨自動化取代的風險,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則認為,低技能工作更容易受到影響,並且教育與收入密切相關。無論如何,技能更新換代的速度在當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

跨國諮詢公司德勤(Deloitte)創立的未來工作卓越中心(Future of Work Centre of Excellence)負責人羅伊(Indranil Roy)說:「上個年代,一項技能大概能持續26年,也是一項事業的循環模式。如今變成了4年半,並且還在不斷縮短。」

奧恩表示,變化速度快不一定是壞事,但這意味著你可能永遠都要學習。同時,大學必須把重點轉向終身教育和對職業中期員工的培訓上。

他說:「我們會經常發現自己落後了。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可以接受再教育,更新自己的知識技能。只有做到不斷學習的人才能夠取得成功。」

奧恩擔心,目前的高等教育制度不適合這個新的現實。他說,很多大學太過重視四年本科課程和學術研究。

他說,幫助學生掌握「人類主導學說」和幫助學生畢業同等重要。解決辦法是:著重強調對現實社會所需的技能。這需要一邊上學一邊工作或長期實習。除工作經驗外,還要讓學生掌握與同事溝通和互動所需的實際技能。

「這還能夠讓你有更多的機會和空間說:『我要創辦一家公司或一個非營利機構。』」

羅伊也認為,對很多員工來說,無形的生活技能正變得更加重要。他說,德勤一些「更先進」的客戶使用的分析類技能來自人工智能,高端的技術技能來自自由職業者,公司只僱傭具備「生活技能」且價值觀與公司一致的全職人員。但他指出,這些技能大部分來自大學之外的學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羅伊建議大學開設更多跨學科課程,教授學生適合未來的技能(Credit: Getty Images)

麥肯錫稱,到2030年,人們使用技術技能的時間將比2016年增加55%。與此同時,世界經濟論壇預測,來自自動化的就業會出現增長,一些崗位會消失,也會有更多新增崗位。

羅伊說,這說明機器人在勞動力大軍中與人類併肩協作。比如,德勤的部分客戶已經有了出席和參與會議的人工智能系統。

奧恩也認為,了解職場上人類與機器人之間不斷變化的關係,並對教育做出相應的調整很重要。

他說:「這與有了自動駕駛汽車,就要換一種方式教人開車是一個道理。所以說技術會淘汰某些領域,但不會淘汰人類。」

更重要的是,人類必須把重點放在人工智能難以效仿的能力上。具體來說,是獲取一種情景或學科的知識,並將其應用到另一種情景中。人類主導學說就是將這三個方面結合起來。

「我們人類有創造能力、創新能力和創業精神。我們能夠與他人互動、合作,有同理心。能夠在文化上保持靈活性,能與全球不同背景的人合作。」

羅伊說,在大學,尤其是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大學,越來越重視跨學科教育。但是,其他國家的高等教育在方式上仍然比較傳統。科技不斷顛覆我們的預期,變化是唯一可以確定的事。機器打破的障礙「每天都讓他感到驚訝」。

所以說,只幫助人們在搶椅子遊戲這樣的就業市場中生存下來是不夠的。人們可能還需要在一個所有椅子都在不斷移動的就業市場中生存下來。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