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之美:梵高如何借鑒日本藝術?

梵高 Image copyright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
Image caption 梵高,《藝妓(仿英泉)》局部,創作時間:約1887年。

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Van Gogh Museum)有著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梵高收藏,策展人巴克(Nienke Bakker)正在為該館的最新大展做開展前的最後收尾工作。這個展覽由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風景畫和肖像畫構成,整體效果眩目令人著迷。跟其他的藝術家比起來,梵高的熱情來得更為濃烈。他讓你怔怔地邁不動腳步,會把你吞沒。

乍看起來,這些作品在選擇上似乎沒有相似之處,但它們有一個共通點:靈感都源自日本藝術。這個展覽在日本的東京、札幌和京都引起了轟動,現在它回到老家。此次展覽的亮點包括《包扎著耳朵的自畫像》(Portrait with Bandaged Ear),它收藏於倫敦的考陶爾德畫廊(Courtauld Gallery),這是自1930年以來,這幅畫首次回到梵高的故鄉荷蘭。

梵高從未去過日本,但他癡迷於日本藝術,後期的作品更是深受日本藝術影響。鮮明的深色輪廓和明亮的色塊——他作品中的這些決定性元素與他對浮世繪的青睞遙相呼應。這給他的作品帶來了卡通般的質量,令其從其他歐洲藝術家當中脫穎而出。這是他的特色。

Image copyright The Samuel Courtauld Trust, The Courtauld Gall
Image caption 梵高,《包扎著耳朵的自畫像》,創作時間:約1889年。

1886年,梵高發現了日本藝術,當時他生活在巴黎。經過數個世紀的閉關鎖國,日本終於向歐洲商人開放了。在巴黎,甚至在整個歐洲,日本風潮都風靡一時。人們用日本飾品裝飾家,穿著和服參加化妝舞會。巴黎到處都是浮世繪。梵高買了好幾百張。他本來是想倒手掙些錢,但一直沒有脫手。他太喜歡這些畫了,實在捨不得賣了它們(他不是個合格的商人)。

梵高買不起精品浮世繪,他的收藏中沒有葛飾北齋(Hokusai)的作品。他買了不少相當不錯的藝術家的價廉物美之作,這對於一個學習日本藝術的窮學生來說再合適不過了。"他喜歡強烈的色彩,這些浮世繪中的顏色就非常濃烈,"巴克說道。那些鮮艷的顏色,很快就滲入到他的作品中去了。

Image copyright © Nationaal Museum voor Wereldculturen, Leiden
Image caption 二代目歌川廣重,《蒲田的梅園》,創作時間:約1857年

梵高本來是通過臨摹像米勒(Millet)這樣的歐洲大師作品來學習繪畫。後來他開始臨摹浮世繪。這給他的作品帶來一種不同的聚焦點。看上去,就像是他拿左手畫的。「與我們西歐的傳統比起來,日本人看待世界、描繪世界的方式非常不同,」梵高美術館館長魯格(Axel Ruger)說道。「他欣賞日本人對細節的關注。在他們做的每一件事情上,他都看到了完美。」

《梵高與日本》的展品包括他臨摹的作品,還有許多他收藏的浮世繪(梵高買下了600多幅浮世繪,梵高美術館擁有其中的500餘幅)。比較日本原作與梵高的臨摹之作,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會看到他離開了自己之特長,學著用一種新的方式畫畫。

「這幫他強化了色彩,簡化了構圖,」巴克說。「他想讓作品有更多的光線和更多的色彩。他想提高自己的繪畫風格。」梵高看到了信筆而為卻又分毫不差日本藝術家,他們能夠寥寥數筆就抓住事物的本質。

「這給他指明瞭一個新方向——下筆更有控制力、更有力道,」巴克說。「這對於他的藝術風格的成型,是至關重要的。」

Image copyright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
Image caption 左:梵高,《雨中橋》(仿廣重),創作時間:約1887年;右:歌川廣重,《大橋安宅驟雨》,創作時間:約1857年。

梵高對日本藝術的迷戀並不限於臨摹。「他不僅是模仿,」巴克說。「而是用它來加強自己的風格。」他後來的風景畫,都有一種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他運用日本的技巧,把一個大型物體放在前景,後方是遠景。他的作品中,聚焦點並非集中在某一個物體上,而是分散的。這與同時代歐洲藝術家的觀點完全不同。

梵高從巴黎去了法國南部的阿爾勒(Arles),尋找光線與色彩。「我到日本了!」他驚呼。這跟梵高說過的很多話一樣,當不得真。他只看過一些風格化的日本木刻作品,所以並不能確定阿爾勒就真的像日本。其實,它一點也不像。

然而,他希望它像日本,這才是真正重要的。正如展品所呈現的,他用一種東方的方式來描繪阿爾勒。

Image copyright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
Image caption 梵高,《藝妓(仿英泉)》局部,創作時間:約1887年。
Image copyright The Samuel Courtauld Trust, The Courtauld Gallery,
Image caption 梵高,《盛開的桃花》,創作時間:約1889年。

距離阿姆斯特丹一個小時車程的海牙,是一座漂亮的荷蘭城市,梵高美術館在這裏有一座姐妹館梅斯達格收藏館(The Mesdag Collection)。它正在舉行一個平行展:《梅斯達格與日本》(Mesdag & Japan)。這個關於日本藝術和手工藝品的小型展覽,可以作為《梵高與日本》的背景參考。

梅斯達格是一名傳統的風景畫家,比梵高年長一代,他不僅在商業上取得了成功,也得到了評論界的讚譽,而這兩樣都是梵高生前未能得到的。

他住在海牙的一幢豪華別墅裏,也就是現在的梅斯達格收藏館所在地,館藏包括了梅斯達格及其他藝術家的大量作品,比如荷蘭畫家德榮(Pieter de Josselin de Jong)。梅斯達格還收藏了日本家具和瓷器。這些收藏構成了《梵高與日本》展的基礎。

梵高在海牙住過一段時間,當時他是一位不成功的藝術家。他尊敬梅斯達格的畫作,但也禁不住羨慕他的財富和名望。梅斯達格的收藏包括梵高仰慕的畫作,以及他永遠也買不起的那些日本藝術品。

然而,當你在梅斯達格富麗堂皇的故居徜徉,會忍不住想——如果梵高取得了像梅斯達格那樣的成功,他還會成為偉大的藝術家嗎?他還會研究日本藝術,並加以利用嗎?或者會像梅斯達格那樣,純粹為了消遣而收集這些作品嗎?

令人難過的是,梵高只剩下了幾年的時間,在作品中發揚來自日本的影響。他於1890年自殺,年僅37歲,距離他在巴黎買下那些浮世繪不過四年的光景。

如果沒有接觸日本藝術,他會不會死得更早?「研究日本繪畫讓他很開心,」巴克說。「這些繪畫用美麗的顏色呈現出一個美麗的世界——是一個極好的觀光之處,哪怕只是在你的腦海里。」

Image copyright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
Image caption 德榮,普赫利工作室日本手工藝品展海報,創作時間:約1886年

《梵高與日本》,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3月23日~6月24日;《梅斯達格與日本:收藏遠東》,海牙梅斯達格收藏館,6月17日結束。

Image copyright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
Image caption 梵高,《盛開的杏花》,創作時間:約1890年。
Image copyright Rijksmuseum, Amsterdam
Image caption 葛飾北齋,《神奈川衝浪裡》,創作時間:1829年~1833年前後。
Image copyright Cincinnati Art Museum, Bequest of Mary E. Johnston
Image caption 梵高,《樹林中的兩個人》,創作時間:約1890年前後。
Image copyrigh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Bequest
Image caption 梵高,《阿爾勒婦人(瑪麗·吉努)》,創作時間:約1888年前後。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