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殺手恐怖喜劇《此房是我造》搞笑還是令人厭惡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 (IFC Films) Image copyright IFC Films

《此房是我造》(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在戛納電影節首映時,幾十名觀眾因厭惡而離場。當然我能理解他們的退場緣由,但我還是很高興能一直看到那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結局。這部電影是一部黑暗恐怖的連環殺手喜劇,但更確切地說,它是一部由馮提爾編劇和導演的黑暗恐怖連環殺手喜劇。這就意味著片子一定過於冗長,過於誇張,有時沉悶,有時令人驚駭,但毫無疑問,這是一部大膽而刺激的電影,除了丹麥這位眾所周知的煽動型導演,沒有任何人可以拍得出來。

影片結構是殺人狂傑克(狄龍(Matt Dillon)飾演)和一個名叫沃吉(甘茲(Bruno Ganz)飾演)的隱身採訪者間的對話,這裏有一個雙關語,我就不劇透了。傑克從自己的殺人生涯中挑選出五件兇案講述給沃吉聽。這五起兇殺似乎貫穿了上世紀70年代,發生在某個美國小鎮。(請注意,傑克童年的記憶是農場工人在草地上用鐮刀割草,所以你不太能確定具體的年代,甚至具體的國家,電影就是這樣設定的。)

第一樁殺人事件也是最搞笑的段落,傑克駕駛著紅色麵包車行駛在一條森林的路上,被一個自負而又勢利的女子(瑟曼(Uma Thurman)演出了她的輕浮) 攔下,她的車輪胎癟了。雖然傑克不願意開車送她去修車廠,但她不給傑克拒絶的機會。她剛坐上副駕駛座就和這個剛認識的司機開玩笑,說他可能是個連環殺手。

這場諷刺的偶遇讓傑克嗅到了屠殺的味道。之後我們看到他把無辜的受害者掐死、刺死、射殺死,然後處置他們的屍體,比如放在商店櫥窗裏當人體模特,擺在冷藏庫裏,旁邊放著冷凍披薩的貨架。有一個場景是他假裝成警察,進了一所房子;另一個情節中,他給"家庭狩獵之旅"帶來了新的含義;還有一個片段是他侮辱一個他稱之為"頭腦簡單(Simple)"的年輕女子(克亞芙(Riley Keough飾演,這個角色給這部冷酷的電影帶來了些許人性,竟然有些感人)。他聲稱自己的這些行為都是"隨機的",但沃吉不認同:他認為傑克一直試圖讓自己顯得很聰明,而讓女性顯得很愚蠢。

除了評論他自己的事業和聲譽,馮提爾還狡猾地抨擊了《沉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七宗罪》(Se7en)等電影,這些電影中的連環殺手都是有文化修養的犯罪策劃者。傑克從這一類人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喋喋不休地談論為什麼自己的犯罪是藝術,他甚至給自己起外號叫"有教養先生(Mr Sophistication)"。但是馮提爾明確表示他實際上是一個傻瓜。戴著寬邊眼鏡,刻板的臉上總掛著愚蠢的困惑,狄龍把不安的傑克演繹得很出色:一個神經質的糊塗蟲居然殺了60多個人,只因為他如此荒唐的幸運,而當地警察又是如此荒唐的愚蠢——也許,還因為這個世界根本就是一個冷漠無情之地。

儘管如此,傑克還是力圖證明自己智力高人一等,他發表了許多離題的演講,有關於德國俯衝轟炸機的設計,有關於腐化在製作餐後甜酒中的作用,以及殘暴在藝術中的目的等——這個主題在馮提爾自己的其他電影片段中也得到了闡釋。沃吉對這些學生氣的思考感到厭煩而且氣惱,許多觀眾也會有這種感覺。《此房是我造》中有一些殘酷折磨和肢解女性的血腥畫面,儘管我在主流的美國恐怖片中看到過許多更可怕的,但我懷疑,比起虐待和血腥,電影裏冗長的討論可能會趕走更多的觀眾。 

觀片過程中我瞥過一兩次手錶,但大多數時候我都被馮提爾這部連環殺手類型片惡作劇式的解構所拷問和驚嚇到,有時又會被逗樂。但與此同時,他不妥協的藝術冒險和技術才華也讓我印象十分之深刻:這部電影的結尾出現了一些宏偉的超自然意像,這可能是任何好萊塢奇幻大片的高潮。這個場景出現之前你也許想要走出影院,離開傑克造的這座房子,但你不可能將這部電影置之腦後,電影完後你肯定還會談論它。

評分:★★★★☆

訪問 BBC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