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播20年《慾望都市》中的那些女性話題已深入亞洲

, Image copyright New Line Cinema

日本配音演員永島由子(Yūko Nagashima)為美國現象級電視劇《慾望都市》中布雷蕭(Carrie Bradshaw)這個角色配音,起初接下這個工作時她有些擔憂。畢竟性這個話題,日本女性無法像凱莉和她的朋友們那樣在任何早午餐上公開地、漫不經心地談論。由子告訴《華爾街日報》,"我曾經好奇,保守的日本觀眾能否接受這部電視劇。但我很快意識到,《慾望都市》談論的是女性擔憂的普遍問題,比如愛、性、她們的伴侶、她們的事業等。不論她們來自哪裏,這些問題對於所有女性都是共通的,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這部電視劇對日本女性也如此有吸引力。"

由子會在整部劇中為凱莉這個角色配音,還包括兩部後續電影。如此喜歡《慾望都市》這部劇的每個細節,美國之外可不止日本一個國家。

1999年,這部劇在美國家庭影院頻道(HBO)播放到第二季時,開始向更多熱情的他國觀眾播出,包括澳大利亞、愛爾蘭、英國、法國、德國和日本。所有這些國家的觀眾都沉迷於凱莉和她的單身女友們——浪漫的夏洛特(Charlotte)、實用主義的米蘭達(Miranda)和性感的薩曼莎(Samantha)——在紐約市有傷風化的冒險故事。

現在,《慾望都市》慶祝開播20週年之際,這部電視劇一直在電視頻道和串流媒體上重覆播出,產生強大的全球推動力,對不同產業都產生了深刻影響——它使莫羅•伯拉尼克 (Manolo Blahnik)女鞋、馬格諾利亞蛋糕店(Magnolia Bakery)的紙杯蛋糕和許多其它品牌全球聞名。而它在保守的亞洲和中東國家獲得的成功尤其令人驚訝。這部劇在這些國家或被追捧,或被效仿,或被禁播——但從未遭遇冷場。

《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報道,自1999年引入日本以來,《慾望都市》中的自由意識一直吸引著日本女性。這部劇讓日本女性可以大聲說出"性"這個詞(日語發音為sekkusu)。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尼克松(Cynthia Nixon,圖中最右)正在和紐約州州長庫默(Andrew Cuomo)競爭民主黨的州長提名

在我寫《〈慾望都市〉與我們》這本書時,《跆拳道藝伎:現代日本女性如何改變她們的國家》一書的作者錢伯斯(Veronica Chambers)對我說 ,"這部劇在日本很有影響力,因為年輕女性在劇中找到了共鳴,在兩性關係中有了更多主張。"電視劇中的四位女性尋找她們各自的白馬王子,這種童話般的情節引發了共鳴,她說,此外還有她們盡情追逐時尚,那個時期恰逢日本的原宿(Harajuku, 東京的一個地區,日本的時尚文化中心)運動在不斷拓展。

紙杯蛋糕和批評

這部劇引發的其它潮流也迅速在亞洲市場傳播開。總部位於紐約的馬格諾利亞蛋糕連鎖店2000年在《慾望都市》中出現,開啟了紙杯蛋糕的潮流,蔓延到日本、韓國以及一些中東國家。去年,馬格諾利亞在韓國的分店依然佔該品牌所有紙杯蛋糕銷量的70%。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慾望都市》在亞洲大受歡迎,尤其是在日本,而這個國家將公開談論性以及相關話題視為主要禁忌。

在2000年代後期《慾望都市》的兩部電影上映時,獨立、傲慢的女主角們仍繼續對日本女性施加影響。特魯伊特(Trenton Truitt)在《今日日本》(Japan Today)中寫道,"這些特質似乎讓日本女性著迷,現實中的她們不得不表現得像溫順和脆弱的娃娃,願意禮貌地向男人們鞠躬(並優雅地給他們讓座),這些男人們某天會用婚姻來"寵幸"她們。"特魯伊特還寫道, "日本女性在父母和社會持續的逼迫下尋找丈夫,唯恐自己背負成為"敗犬女(loser dog,日語發音為make-inu,意為30歲以上的未婚女性)"的恥辱。日本女性在這部劇中兩性關係的掙扎裏找到了共鳴。她們專注地尋找自己的大人物(Mr Big,《慾望都市》中的男主角之一),在東京這似乎和在曼哈頓一樣困難。"

在日本,《慾望都市》與女性身份的聯繫和在美國一樣緊密。"貶低《慾望都市》就好像意味著你沒有一雙綁帶高跟鞋或者一條小黑裙," 莊司香織(Kaori Shoji)在《日本時報》撰文,對2008年《慾望都市》電影進行了批評。"這就像是承認多年的獨身生活後,你就會被視為一個不完整的女人(反正不是現代定義上的完整女人),一個沒有感覺、沒有品味、怪異和不受歡迎的女人。我已經能聽到姐妹情誼的大門對我關閉,甩在我臉上轟然作響,充滿敵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慾望都市》的到來恰逢日本出現了以原宿風格(Harajuku style)為代表的更為大膽的女性態度。

在其它一些國家,比如新加坡,該劇的美國版被禁播。1999年該劇開始在全球播出,而保守的島國新加坡直到2004年才開播此劇。在觀眾的呼籲下,傳媒法律也有一些改變,於是新加坡播出了經過剪輯淨化的版本,而當時美國已經差不多開始播大結局了。新加坡版刪除了性愛場景和髒話,儘管如此,它還是打破了障礙,保留了一些俏皮的早午餐玩笑和同性戀話題。家庭影院頻道在新加坡的廣告中淡化了性感元素,用的廣告語是"愛情總是值得等待"。

幾年後,這部劇在一些地區依然是禁忌。在2010年的《慾望都市2》的電影劇情中,主角們去阿布扎比(Abu Dhabi)度假,製作方希望在附近的迪拜(Dubai)拍攝,以盡量接近阿聯酋保守的首都城市。這幾幕中包括性感的薩曼莎在集市上向男人扔避孕套,還有情人的台詞"我的陰唇上的勞倫斯"(Lawrence, 英國作家,作品多探討兩性關係),因此迪拜官員也在看完劇本後也拒絶了他們的請求,他們只好選擇摩洛哥(Morocco)作為替代的拍攝地點。這部電影從未在阿聯酋上映過,不過那裏的官員說,影片發行商從未申請過上映許可,可能是因為擔心會受到太多審查刪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蔣欣(圖中左二)主演的《歡樂頌》以一種適應國家文化敏感性的方式拓展了邊界。

最近,中國有了《慾望都市》模仿劇集,名為《歡樂頌》。此劇圍繞著五個城市女性和她們的愛情生活,直面禁忌的性問題;其中一位承認她不是處女,為此他的男朋友非常不高興。當然,這聽起來與美國《慾望都市》標凖不太符合,但這正是問題的關鍵。類似劇集在特定文化背景下講述女性的真實故事,如果中國女性希望突破貞操這樣的禁忌,薩曼莎也一定會為他們鼓掌。

請訪問 BBC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