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威爾士到蘇格蘭 那些「消失」後重生的語言

, Image copyright Michal Iwanowski

"A eus le rag hwedhlow dyffrans?"是威爾士歌手桑德斯(Gwenno Saunders)的第二張專輯《勒科夫》中第一首曲目的歌詞,但這句歌詞並非威爾士語,而是一種只有不到1000人使用的少數民族語言——康沃爾語。這句歌詞的意思是"還有人聽不同的故事嗎?"——這是她這張唱片的核心思想,歌頌了語言、文化和身份的差異性。

康沃爾人打敗了,而桑德斯這首歌卻讚美傾聽他們聲音之意義。表面上來看,康沃爾語顯然是輸掉了這場戰爭,最後一個只會講康沃爾語的人已死於1777年。現在,桑德爾斯的迷幻流行樂專輯是這種語言死而復蘇的諸多象徵之一。

英國擁有豐富的少數民族語言。今天人們對少數民族語言的認識逐漸加深,這可能也反映了我們的願望,即隨著文化全球化的加深,我們希望再建與本土文化的連結,或者簡而概之,是要歌頌英國作為多元文化大熔爐的特色。

倫敦及其周邊的夜生活、食物和飲料、自然奇觀和領先世界的文化讓人流連忘返。我們深入調查了倫敦及其鄰近城市布萊頓、布里斯托、利物浦和曼徹斯特(所有這些城市都在大約兩個小時內的交通圈中)以解開它們深藏的秘密。無論你是在城裏呆上幾個小時,幾天還是一周,都會沉浸在英國的魅力中。

屬於凱爾特語族的威爾士語是英國最廣為人知及使用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語言,但凱爾特語族在蘇格蘭、愛爾蘭和馬恩島也有三種不同的版本。這三地的凱爾特語使用人數長期以來都呈下降趨勢,但近幾十年來,由於人們對保護和推廣土著語言的興趣逐漸升溫,所有這些地區說本士語言的人數有所回升。

康沃爾語與其他凱爾特語(威爾士語和布雷頓語)統稱布立吞語,起源於現在屬於法國的布列塔尼地區。康沃爾郡位於英格蘭西南端,在歐洲宗教改革之前一直反對英格蘭化。把英語作為教會語言的運動遭到了康沃爾人的強烈反對,但他們發起的"祈禱書反叛"遭到了殘暴的鎮壓,大約有4000名康沃爾人被殺。這對康沃爾語來說是沉重一擊,17世紀,康沃爾語的使用人數逐漸減少,西部偏遠的地區使用此語言的人數只剩幾千人。

大家都懂的語言

20世紀初,人們對康沃爾語的興趣被重新喚醒,這有助於保留這門語言,儘管它仍只為極少數人使用。但在過去的20年裏,支持康沃爾語的呼聲越來越高。2002年,英國政府根據《歐洲區域或少數民族語言憲章》(European Charter for Regional or Minority Languages)認可了康沃爾語,康沃爾地方政府開始資助雙語路標。201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佈康沃爾語不再屬於"瀕危"語言。現在,當地一些幼兒園和小學開設了康沃爾語課程。

桑德斯說:"我覺得人們的態度已經發生改變。"她認為,當地企業使用康沃爾語及康沃爾地方政府推動的的雙語路標"將產生巨大影響,因為人們可以看得到這種語言,有視覺上的影響。還有很多社區把康沃爾語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比如打招呼之類。我覺得這真的很鼓舞人心,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有勇氣製作康沃爾語唱片。"

但桑德斯並不在康沃爾出生或長大。她來自威爾士首府卡迪夫,至今仍住在那裏,但她從小就講威爾士語和康沃爾語,因為她的父親蒂姆•桑德斯(Tim Saunders)是一位康沃爾語詩人。

成了母親後,她錄製這張專輯的興趣被激發。她說:"我和我兒子講康沃爾語。如果一種語言能讓你自由自在地表達自己,你會很渴望與大家共享。"身為人母會讓你不由自主地回到童年——桑德斯發現自己再一次與康沃爾的民謠和故事聯繫在一起,這些元素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她的音樂。

但除此之外,桑德斯還有一個政治意圖——提高人們對所有族群語言的關注,並探索構成英國文化的多樣性。

Image copyright Michal Iwanowski
Image caption 桑德斯認為音樂和文化的"軟"力量與政治競選一樣有用。

這種意識源自桑德斯的家族血統。她的母親是一位說威爾士語的活動家,為壓力團體威爾士語言學會(Cymdeithas yr Iaith)的成員,20世紀90年代因衝擊威爾士政府大樓入獄。他們呼籲給予威爾士語官方地位的活動從那時已經開始。儘管農村中心地區將威爾士語作為第一語言的人數在不斷減少,但在東南部的城市地區威爾士語正在崛起。當然,桑德斯看到了卡迪夫的變化。現在,她可以在當地使用威爾士語購物。學校使用威爾士語以及公共場所所有指示均需雙語,都起到了幫助作用。

一種單語文化

在桑德斯看來,音樂和文化的"軟"力量和政治競選一樣有用。"這就是音樂的美,不是嗎?音樂是所有人共通的語言。如果我站在街頭上演說,告訴你們康沃爾語對我有多重要,可能很難將我的情感傳達出來,而流行音樂是一種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能幫助我傳遞這種情感的深度。"

這張專輯可能只有少數幾個城鎮的聽眾才能真正理解(值得一提的是,康沃爾語使用者最多的地方實際上是倫敦),但桑德斯發現它很受歡迎。對於許多聽眾來說,康沃爾語專輯《勒科夫》怪異有趣,是唱片魅力的一部分。這是新穎之舉,非過時的東西。

想要振興少數民族語言,需要的不僅僅是學術上的關注,或者僅僅視之為歷史。對一種文化的懷舊之情可能會讓人變得麻木。桑德斯指出:"人們可能會對文化身份不屑一顧,因為他們覺得這不過是多愁善感。我對多愁善感一點都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探索你們真正具有前瞻性的文化遺產。"

桑德斯堅持認為康沃爾的文化在不斷發展,打通了本土和歷史的連接,展現了一種"真正的開拓和進步精神"。無論是學過康沃爾語並製作YouTube視頻的青年,還是音樂節上的大膽之舉,比如演唱康沃爾語歌曲的弗蘭克•特納(Frank Turner),又或是大型戶外木偶表演、演唱康沃爾語歌曲的升降機樂隊等等。很多人都在用這種古老的語言發表新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規模的木偶表演,升降機樂隊演唱康沃爾歌曲串燒。

我們必須承認,《勒科夫》是多年了(若非有史以來)第一張備受矚目的康沃爾語流行唱片,但在威爾士,這只是欣欣向榮的威爾士音樂舞台的一部分,享有聲譽的威爾士音樂獎每年的最終候選名單上有班迪斯、9Bach、Swnami、溫柔的善人和桑德斯等優秀音樂人。桑德斯的第一張威爾士語專輯《Y Dydd Olaf》便獲得了此獎

威爾士語電視劇地位也略微上升,這要歸功於外國電視劇的流行,讓我們逐漸適應看字幕。像犯罪電視劇《腹地》這樣的雙語劇,既有威爾士語,也有英語,不僅能取悅說威爾士語的觀眾,還能贏得不懂威爾士語人士的喜愛,因為他們樂意觀看有字幕的威爾士語電視劇。威爾士語劇團(Theatr Genedlaethol Cymru)為了讓更多觀眾能看到他們的作品也率先使用了即時翻譯移動應用程式Sibrwd。

桑德斯希望更多語言能受到這種待遇,包括移民社群的語言。她說,"這真的很難,因為我們生活在一種單語文化中。比如說,倫敦有數百種社群語言,但你無法在主流媒體上使用它們。當你接觸不到其他文化時就會產生孤立感。我對更真實地反映英國的文化和語言生活感興趣,因為它確實豐富多彩,有趣得令人著迷。"比如,桑德斯生活所在的卡迪夫就有一個很大的波蘭人社區。那她為什麼無法在電視和廣播上觀看和聆聽他們的故事、語言和音樂?

桑德斯認為,英國正面臨著身份危機,康沃爾語正提醒我們,"英國特色"的概念沒有人們所想像的那樣千古不變。康沃爾語與布列塔尼語相似,是英國和布列塔尼之間"缺失的一環",這提醒大家,英國一直都在受到民族遷徙和流動的影響。

英國退歐後,我們將不得不"重新定義在這個島上生活意味著什麼"。桑德斯希望人們能夠著眼於國家真實且多樣的過去,這將有助於培養人們對國家多元化現狀持更開放和積極的態度。她指出,"如果能認識到我們的英國身份是在不斷的改變中,人們可能將不會有被孤立的感受、以及文化優越或純正的感受,因為這些東西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