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旗在藝術作品中飽受爭議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有人說國旗很無私,總是通過貶低自己抬高別人。降半旗表示哀悼,悲傷的情緒席捲整個社區——由於悲痛肌肉無力,升降索或繩子也拉不動了。

國旗哲學的久遠深意近日得到了充分體現。美國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前戰俘以及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逝世,白宮先降再升再降星條旗。

關於旗幟高度以及高度調整的複雜旗幟學,像表達矛盾情緒的慢動作旗語,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白宮降半旗。

白宮上方國旗隨風飄揚,好像煽動性的行為藝術,挑戰著人們對於美國國旗的意義以及展示方式的理解。長久以來,美國國旗好像一個有用的道具,被藝術家們有爭議地使用。

自1777年誕生以來,星條旗好像擁有神秘的法力,畫家和雕塑家常常想要發掘它並在藝術作品中使用。以下是藝術史上五個最引人注目的國旗詮釋——給大眾留下深刻印象的驚人作品。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洛伊茨(Emanuel Leutze)的華盛頓橫渡特拉華河。

一些畫自有力量,德裔美國藝術家洛伊茨的一幅畫就是其中之一。該畫作戲劇化地描繪了1776年節禮日凌晨華盛頓在新澤西特倫敦(Trenton)偷襲德國黑森武裝(Hessian forces)時的場景。

此畫創作於該事件發生後75年,時空距離卻並不成為障礙,畫面引人入勝。雖然畫面中央的國旗鬆散地纏繞著——以後不會再這樣設計,但這幅畫如此重要,將國旗扎根美國人民心底,這點無可否認。

Image copyright Dread Scott
Image caption 斯科特(Dread Scott)的展示美國國旗的正確方法是什麼?。

美國藝術家斯科特創作了多媒體裝置作品「展示美國國旗的正確方法是什麼?」,很少有藝術作品能夠如此讓觀眾們大膽地審視。藝術愛好者們可以在賬本上寫下自己對問題的答案,成為作品的一部分;或者走上前去,仔細看一看賬本上方拼貼著的蓋著國旗的棺材或者燒國旗的照片。但在裝置前方,有像地毯一樣鋪著的國旗,他們都首先要考慮是否踏過。

1989年展示時,斯科特大膽的陷阱藝術讓觀眾們決定國旗需要如何被尊重,引起了軒然大波。當時的美國總統布什稱該裝置「不像話」,一些憤慨的律師主張改變美國法律用語,禁止褻瀆他們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標誌。

Image copyright Mark Alexander/ Photo by Peter White
Image caption 亞歷山大(Mark Alexander)的美國沼澤系列(國旗1777)。

腐爛本身有一種殘酷的美,這是英國藝術家亞歷山大近期髒亂華麗的繪畫作品的驚人主張,預告著未來重新發現已消逝的美國的遺產,就如同從史前泥炭沼澤的深淵中打撈出來。

亞歷山大想像中的 「美國沼澤」中出現的圖騰是星條旗的原始版本,設計於1777年,就是在洛伊茨創作的名畫「華盛頓橫渡特拉華河」中央位置的那版。在湯汁中浸泡熟悉的美國標誌,亞歷山大大膽地打亂標誌,給它加上了一層更加堅硬的外衣,其凝結的外觀擊破了我們觀念中矯揉造作的美。這是個不被住歷史污漬腐蝕的旗幟,因為他本身就是污漬;你也不能破壞它,因為它已經被破壞過了。

Image copyright AA Bronson, courtesy Maureen Paley, London
Image caption 布朗森(AA Bronson)的白旗 #1 。

自古以來,揮舞白旗就代表投降。在加拿大藝術家布朗森的手中,古時典型的投降標誌成了人類不屈不撓的剛毅品格的象徵。回想起9/11事件後美國街頭覆蓋的觸目驚心的白色混凝土和玻璃粉末,布朗森重現了塗抹他工作和生活的城市的致命影片。用古老的粉筆,兔皮膠和蜂蜜(以前用作帆布底層塗料),他將原本多彩的美國國旗顏色降到最低。

第一眼看時,布朗森的作品可能看似約翰(Jasper John)1953年同名單色流行藝術作品的蒼白暗示。但仔細一看你會發現,約翰的作品受夢境啟發,布朗森讓人不安的光譜視圖非常真實,明顯是疼痛與堅韌的混合體。

Image copyright Sean Scull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ain/ Sou
Image caption 斯庫利的鬼槍。

愛爾蘭裔美國藝術家斯庫利憂心美國街頭與學校頻發的槍擊案,創作了鬼槍這麼一幅有力的畫作,像武器一般犀利。斯庫利以其抽像的線條和相連的硬漢色彩區塊聞名,他生活在紐約,忽然以創作鬼槍而轉入了象徵藝術(八幅相似的有槍的繪畫),來記錄在一個憲法規定人人有權持槍的社會中養小孩是多麼的焦慮。

用金屬(鋁)代替傳統亞麻畫布,斯庫利拆解了國旗的材質,轉而使用武器的材料。條紋不是紅白的而是有血的條痕與污點。原本對稱閃耀的星星如今支離破碎,皺成一堆,似乎要被永遠吹走。

請訪問 BBC Culture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