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皮書》:2顆星的奧斯卡「最佳影片」

(Credit: Universal Pictures) Image copyright Universal Pictures

意大利裔美國人托尼‧瓦萊隆加(Tony Vallelonga)是一位脾氣暴躁的夜總會保鏢。唐·雪利(Don Shirley)是名受過高等教育的黑人鋼琴家。眾人所熟知的「雪利博士」擅長彈奏肖邦的曲子,而「肖邦」這個名字從瓦萊隆加的口裏說出來,聽起來卻像帶有意大利口音「喬潘」。就是這麼迥異的兩人在1962年的紐約相遇了。為了在種族隔離的美國南部鋼琴巡迴演奏會的順利舉行,溫文爾雅且沉穩安靜的雪利僱傭了無禮邋遢且喋喋不休的托尼作為司機,並為他提供強有力的保護。或許只有那些以前從未看過電影的人,才會看不出這部擁有天生冤家人物模式的兄弟情喜劇類公路電影是奔著什麼而來的。

幸運的是,《綠皮書》(Green Book)中有維果·莫滕森(Viggo Mortensen)飾演托尼,馬赫沙拉·阿里(Mahershala Ali)飾演唐‧雪利,兩位演員的表演非常出色。儘管電影劇情本身帶著可預見性和明顯的瑕疵,但他們兩人的精彩表現使這部電影具有了很高的觀賞性和娛樂性。《綠皮書》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贏得了觀眾獎,而這一獎項似乎在預告此片注定要獲得奧斯卡提名,證明了一部其實並不是很好的電影也可以獲獎。

莫滕森,憑借著啤酒肚和紐約布朗克斯口音,成功地化身為一個心地善良但舉止粗魯的角色。他的出色演技讓托尼這個角色看上去既溫暖又有趣,電影中他把整個大比薩餅分兩半折起,就像吃三明治一樣。觀賞電影時大家很容易忽略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個角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典型的油嘴滑舌的意大利裔美國人。他是個不起眼的騙子,外表是一個粗魯硬漢,但骨子裏卻是一個顧家的男人,有個細心體貼又比他聰明的妻子,喜歡與親戚們圍坐餐桌吃意大利面。

在電影開始的一幕中,托尼也暴露出他是一個潛意識的種族主義者,當兩個黑人工人離開廚房後,托尼拿起他們喝過的玻璃水杯扔進了垃圾桶。當然,這部電影最終會解決這個問題。《綠皮書》的劇情有時就和托尼一樣在不知不覺中即陷入了人們認為它試圖打破的刻板模式之中。

這部電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本是由現實生活中托尼的兒子尼克·瓦萊隆加(Nick Vallelonga)寫的。這個故事主要是圍繞托尼所寫,因此經常從他的角度講述故事。

保守老套的唐·雪利是一個不那麼浮華的角色,儘管他第一次面試托尼來做司機的工作時,在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上方的公寓裏,他穿著一件白色和金色相映的非洲長袍,坐在一張王座狀的椅子上。在路上,兩個人一開始都十分不滿對方,但不久他們的關係開始緩和,雪利還幫托尼寫了封比較浪漫語法正確的信給他的妻子。

唐利裏會說幾種語言,擁有高等學歷,並通過表演一種令人喜愛的經典與流行相組合的音樂來展現他非凡的才能。他在任何方面都是非凡的,但劇本只是暗示了他角色的多面性,並用一個瞬息即逝的場景揭示他是一位同性戀者。

阿里的演技是如此有力,他只需一個眼神就可以傳達出角色內心深處的情感和思慮,甚至展現出了劇本沒有成功描繪出的一個角色。「尊嚴總是佔上風的」,這是他告訴托尼的一句話,這句台詞解釋了唐·雪利行為舉止克制而矜持是為了防禦這個充滿著侮辱不尊的世界。這部電影最令人大開眼界的是揭露了1960年代初期仍盛行在美國南方日常生活中的種族主義。唐·雪利遞給托尼一本小冊子,名為《黑人駕車旅行指南》,這是一本當年指示黑人旅行者如何尋找只接待接待黑人的酒店和餐館的真實手冊。在一個令人痛心的場景中,警察要求托尼和唐·雪利靠邊停車,因為當地法律禁止黑人在天黑後外出。

但就連阿里也只能幫助這部電影提升到這個地步。托尼在影片中假設身為黑人的唐·雪利一定喜歡炸雞,然後在得知這種刻板印象並不適用於唐·雪利後,反而教他如何欣賞炸雞。在這不禁想問,如果這部電影想要打破老套的刻板印象,那為何又要將它重新組合起來呢?

導演法雷利(Peter Farrelly)和他的弟弟製作了無數的喜劇,其中包括《阿呆與阿瓜》(The Dumb And Dumber)和《我為瑪麗狂》(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如今由他個人製作的喜劇電影,似乎並沒有偏離慣用的模式,即電影的每個節點都安排了喜劇情節。這部電影不可避免地陷入一個講述兩個男人之間的兄弟情誼的劇情套路,要讓現實中不太可能成為朋友的兩位主角在銀幕上結成生死兄弟。

莫滕森和阿里的精彩演出令人賞心悅目,但《綠皮書》電影本身只能說是老調重彈,不痛不癢。

★★☆☆☆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