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攝影大師鏡頭下中的日常生活

兒童 Image copyright © FRANCK MARTINE / MAGNUM PHOTOS

瑪丁妮‧弗蘭克(Martine Franck)是20世紀最著名的女攝影師之一。作為維瓦社(Viva Agency)的聯合創始人,她後來成為傳奇圖片社馬格南(Magnum)為數不多的女性正式成員之一。她以文雅、善良和害羞的性格而聞名,她還有一種不易為人察覺的堅韌,讓她能夠從性別和家庭身世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她的作品包括人像攝影、風景攝影和報道攝影,她的拍攝主題有爭取女性解放的運動和對老年人滿懷同情的人像攝影。

弗蘭克出生在比利時北部港口城市安特衛普(Antwerp)一個富裕的家庭,家庭成員都是狂熱的藝術愛好者和收藏家。弗蘭克曾經學習藝術史,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名藝術策展人。但是,她和朋友姆努什金(Ariane Mnouchkine)到亞洲作了一次漫長的旅行,改變了她的命運。對當時的兩位年輕女性來說,這是一次極不尋常的經歷。旅行前弗蘭克的一位表兄妹借給她一台徠卡(Leica)相機,在印度和西藏捕捉那裏的風土人情期間,弗蘭克發現了她對攝影的熱愛和天賦。

Image copyright Henri Cartier-Bresson / Magnum Photos
Image caption 弗蘭克——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攝於1972年——是20世紀最偉大的女攝影師之一(Credit: Henri Cartier-Bresson / Magnum Photos)

她後來回憶說:「我的記憶中到處都是美:面孔、風景、手勢,日常物品,都是我非常喜歡拍攝的。」

回國後,弗蘭克決心尋求專業訓練,她去《時代生活雜誌》(Time Life Magazine)作實習生,兼職協助外國攝影記者。她基於細緻的構圖和取景,開發了一種獨特的攝影方法。她作品創造的永恆影像,與許多攝影師同行為應對來自電視的競爭而採取的嘩眾取寵的拍攝手法形成了鮮明對比。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蘭克的作品包括人像攝影、風景攝影——例如這幅攝於1976年的游泳池——以及報道攝影(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弗蘭克的才華讓她進步迅速,她成為了《時尚》(Vogue)、《生活》(Life)和《體育畫報》(Sports Illustrated)的自由攝影師。她受僱拍攝雕刻家艾蒂安-馬丁(Henri Etienne-Martin)的作品目錄,迎來了她的職業生涯一次重大突破。由於她的家世背景,藝術家們對弗蘭克有著無盡的吸引力,她對他們藝術手法的欣賞從她創作的影像中可見一斑。

她在人像攝影方面展現出特別的天賦,成功捕捉到了她未來的丈夫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所說的「一個人內心的沉默」。這個內心沉默的時刻是指「當這個人不再微笑,或者不再思考他或她是否擺出了最佳姿勢的時候,」布列松基金會(Fondation Henri-Cartier-Bresson)的藝術總監希爾(Agnès Sire)如此解釋說。該基金會正在舉辦一場弗蘭克作品的大型回顧展。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Magnum
Image caption 希爾認為,1968年為作家科恩(Albert Cohen)拍攝的肖像是體現弗蘭克人像攝影技巧最佳的早期例子之一(Credit: Martine Franck/Magnum)

希爾認為弗蘭克為作家科恩拍攝的這幅肖像是表現這一特點的早期最佳作品之一。她說,「從照片上你可以看到,他突然深深地望著她。」

與此同時,她和姆努什金等人協助共同創立了先鋒派團體「太陽劇社」(Théâtre du Soleil),並成為劇社的官方攝影師,這個角色將伴隨她的餘生。在20世紀60年代充滿政治動蕩的氣候中,該團體積極參與爭取平等的運動。她成長於一個優越的上流家庭,而且天生害羞,這不是她熟悉的環境或立場。希爾說,「她不得不努力做出改變,超越自己的原有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蘭克和她的朋友姆努什金共同創辦了太陽劇社,照片攝於1968年的一次排練中(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但弗蘭克的確開始離經叛道,她拍攝了1968年5月抗議活動期間聖日耳曼大道(Boulevard Saint-Germain)上的學生騷亂,以及太陽劇社在被抗議者佔領的工廠裏的演出。

燃燒的抹布

弗蘭克很自然地被他們的事業所吸引,成為這個男性佔主導地位的職業的一部分,而當時全世界的女性都在爭取女性的平等權利。她對1970年成立的法國婦女解放運動組織(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很感興趣,用鏡頭記錄了她們的抗議活動。1970年,她為她們的第一期雜誌《火炬布魯爾》(Torchon Brule)拍攝作品。雜誌名的字面意思是「燃燒的抹布」,但也可以表示怒火在燃燒。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蘭克的許多照片都是家庭主婦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比如1977年英國泰恩(Tyne)河畔紐卡斯爾(Newcastle)的這條晾衣繩(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同年,她嫁給了比她年長30歲的卡蒂埃-布列松,兩人在《時代生活雜誌》接觸時相識。

希爾與他們二人都相識,她說這是她又一次悄悄地「越軌」,她還記得弗蘭克的哥哥在卡蒂埃‧布列松的葬禮上對她說,家人當時非常反對這場婚姻。希爾說,「她清楚明白地對她的家人說,『我寧願與天才共度30年,也不願與愚蠢的家伙生活60年之久。』」

為弗蘭克事業著想,卡蒂埃-布列松結婚後逐漸放棄了攝影,所以兩人之間沒有競爭。相反,他們討論藝術、文學和政治,這些反過來又影響了她的作品。她後來說,「亨利鼓勵我,他給了我空間。」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蘭克記錄了一些婦女的抗議活動,包括1979年巴黎支持廢除面紗法案(Veil Law)的遊行(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在整個20世紀70年代,弗蘭克繼續記錄女性爭取平等的鬥爭,拍攝支持離婚改革和面紗法案的示威遊行,這些運動使墮胎在法國合法化。她還前往紐約、塞浦路斯(Cyprus)和北京參加女權主義遊行。

一個記錄巴黎聖皮埃爾查羅特區(St-Pierre-de-Chaillot)的拍攝項目讓她對女性工作的單調乏味感到震驚。在這裏,她拍攝了家庭主婦、銀行職員、模特和脫衣舞娘,以及海報和雜誌封面上的女性形像,以突出女性在公共場所不斷被物化的現象。

她與人創辦了介入社會生活的維瓦圖片社,開始了一項記錄法國家庭的集體項目,但在上世紀70年代末她離開此計劃,專注於一項她餘生都十分關注的個人項目——老年人的肖像拍攝。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這幅攝於1978年梅森南泰爾(Maison de Nanterre)臨終關懷院的老婦人的肖像,是弗蘭克對老人溫柔關懷的一個例子(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希爾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麼吸引她對這個主題如此著迷。她說,「這是一個我仍然在問自己的大問題,是因為她有一位年老的丈夫嗎?還是因為她對老人真情的感同身受?」

弗蘭克給了一個經常被社會邊緣化的群體以尊嚴和尊重。她不迴避展現他們的孤獨和年華老去,但並不表現傷感和憂鬱。她常常關注一個人眼睛或表情的活力,突出布滿皺紋的面孔背後仍然存在的人格力量。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1979年拍攝於紐約救世軍中心(Salvation Army Center)的兩個女子——弗蘭克的照片總是給予被邊緣化的人物以尊嚴(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1980年,她獲得馬格南圖片社的凖會員資格,1983年獲得正式會員資格,使她有幸成為這個極少有女攝影師的專業攝影師群體的一員。

同年,她為一個名為「女人與創造」(Des Femmes et la Création)的展覽拍攝了許多其他有創意的女性——包括姆努什金和電影導演瓦爾達(Agnes Varda)。

卡蒂埃-布列松為她的成功感到高興。儘管對許多人來說,她永遠是「卡蒂埃-布列松的妻子」,但對他來說,她是唯一重要的攝影師。弗蘭克辦過一次攝影展,拍攝對象都是那些從事被認為是男性職業的女性,在慶祝晚宴上,一位女火車司機問卡蒂埃-布列松是做什麼的。「我是這位藝術家的丈夫,」他回答說。

1980年代末,她和卡蒂埃-布列松都對佛教越來越感興趣。弗蘭克對活佛轉世靈童的教育特別興趣盎然,這些年輕的男孩據說是之前的佛教大師的轉世。在訪問西藏時,她拍攝了這些孩子和他們的導師,捕捉到了他們在為未來的角色接受訓練時仍然擁有的童真。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蘭克在早期的印度和西藏之旅中發現了她的才華——這是1980年印度普裏(Puri)海灘的一張照片(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她還拍攝了照片,記錄西藏兒童被他們的家人送到印度以確保他們的安全和教育,這讓她開始考慮難民的困境。在她2007年最後幾次接受採訪時,弗蘭克說,她計劃關注移民問題,因為這是軍事衝突的一個長期後果。

在弗蘭克的攝影作品中,對那些被社會邊緣化的人給予善良、同情和尊重始終是不可或缺的。在一個這些品質似乎有些缺乏的時代,她的作品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