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電影:讓你看不出來是手機拍的電影

用iPhone進行拍攝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索德伯格在《高飛鳥》的片場使用iPhone進行拍攝,演員是杜克(Bill Duke)和霍蘭 (André Holland)(Photo © Netflix)

《高飛鳥》(High Flying Bird,台灣譯《空中飛鳥》)是一部微預算電影,講述一位體育經紀人與公司的較量。它並不是第一部完全用智能手機拍攝的電影,甚至不是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的第一部完全用智能手機拍攝的電影。2018年,索德伯格就用智能手機拍攝了心理驚悚片《失心病狂》(Unsane,台灣譯《瘋人院》)。

不久前,這種做法還被視為一種噱頭,不太可能挑戰好萊塢的傳統。但是現在,人們的看法轉變了。這是重要的一步,標誌著主流開始接受這種做法。

1989年,索德伯格憑借《性、謊言和錄像帶》(Sex, Lies and Videotape)一舉成名。此後,他又拍攝了電影大片,《十一羅漢》(Ocean's Eleven,台灣譯《瞞天過海》)系列、《魔力麥克》(Magic Mike),以及更具實驗性的電影作品《傳染病》(Contagion)、《副作用》(Side Effects)和電視劇《尼克病院》(The Knick) 、《應招女友》(The Girlfriend Experience)。

索德伯格是數碼攝影的長期擁護者。過去兩年中,在嚴肅電影製作領域,他已成為最高調的智能手機倡導者。

去年在聖丹斯(Sundance)電影節宣傳《失心病狂》時 ,索德伯格宣稱,「我認為手機拍攝電影是未來的趨勢。」該片耗時兩周,花費150萬美元,用iPhone 7 Plus拍攝。「我認為這可能是我作為電影製作人最自由的經歷之一。」

《高飛鳥》本月早些時候通過網飛公司(Netflix)發行,受到評論界好評。該片預算不超過200萬美元,以好萊塢標凖來看微不足道。大片《黑豹》(Black Panther)耗資高達2億美元;即使像《寵兒》(The Favourite)這樣的「低成本」電影也花費了1500萬美元。拍攝時,索德伯格進一步發揮了iPhone的作用,運用廣角鏡頭,並有冗長的手持跟蹤拍攝。

今年1月,索德伯格在西蒙斯(Bill Simmons)的播客中談到這部電影,「如果我用傳統的攝影器材……並不覺得這部電影會更好,甚至可能會更糟,肯定需要更長的時間。」關於最後一點他沒說錯。據索德伯格的「秘密」推特(Twitter)賬號的一條推文,該片第一版剪輯在拍攝結束後三小時內就完成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失心病狂》劇照(Photo: AF archive/Alamy Stock Photo)

2010年,蘋果公司發佈了iPhone 4——首款可以拍攝高清視頻的機型。此後,那些精通技術且在乎預算的電影製作人們很快開始嘗試用手機拍攝電影。多虧了專門的擴展鏡頭和應用程序(如FiLMiC Pro),以及每一代iPhone都在上一代的基礎上升級,和那些花費高得多的大型攝影機相比,這些微型設備越來越具有競爭力。

目前的智能手機拍攝技術仍有不足,連續拍攝鏡頭仍有明顯特點,即在光線較暗的情況下表現不佳,而且往往會將整個畫面置於非自然的銳聚焦——但這可以用於創意效果。

與芙伊(Claire Foy)共同出演《失心病狂》的演員萊納德(Joshua Leonard)告訴新聞網站 The Ringer,「iPhone本身確實有一種讓人不安的審美。你在每一個鏡頭中獲得的景深都很深,每個鏡頭的每一幀都聚焦清晰,這會營造出一種讓人不舒服的體驗,我認為和《失心病狂》很配。」

「對我來說,這項技術還沒有發展到讓iPhone電影看起來不像iPhone電影的程度。我想現在任何使用iPhone技術的人都會把手機拍攝帶給他們的那種審美融入到他們的電影中去。」

對於索德伯格來說,優勢大於限制。「iPhone的好處在於,我可以把它放在任何地方,」他說。「的確,我可以用魔術貼把iPhone貼在天花板上拍攝,我可以隨心所欲利用它,這是一種解放。」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2015年的電影《橘色》片場,導演貝克正用iPhone 5S為演員奧黑根(Mickey O'Hagan)和羅德里格斯(Kitana Kiki Rodriguez)拍攝(Photo: TCD/Prod.DB/Alamy Stock Photo)

貝克(Sean Baker)執導的電影《橘色》(Tangerine)用iPhone拍攝,廣受好評。影片講述了一名變性妓女尋找出軌皮條客男友的故事。這部電影標誌著手機拍攝技術的重大突破,也凸顯了手機相較於傳統攝影機的優勢。

貝克告訴商業雜誌《快公司》(Fast Company):「雖然iPhone讓移動拍攝更方便,我並不刻意追求『移動』的效果,比如四處奔跑,尋找狹小區域,或用不尋常的方式移動相機。對我來說,更多的是用這台設備抓拍瞬間,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沒有人會像對待普通攝影機那樣認真對待iPhone,所以他們拍攝時更加無拘無束。」

儘管iPhone拍攝電影仍是件新鮮事,但手機拍攝與傳統拍攝在技術上的差距正在迅速縮小。手機鏡頭的運用在未來幾年將會越來越多,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在紀錄片中,手機外形小巧,操作簡易,有明顯的優勢。

但是,除了讓老牌導演嘗試新技術、以更低的預算工作外,智能手機最重要的貢獻或許在於,它讓任何擁有手機、筆記本電腦和想像力的人可以與電影藝術結緣。正如索德伯格所言:「除了口袋裏的手機和一些軟件,你真的不需要其他的了,可以直接開工了。」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演員格雷格(Melvin Gregg)和貝茲(Zazie Beetz)在《高飛鳥》中(Photo © Netflix)

手機拍攝電影的里程碑

  • 2010年:蘋果公司發佈iPhone 4——第一款能夠拍攝720p分辨率高清視頻的手機。
  • 2011年:第一部完全由智能手機拍攝的故事片《橄欖》(Olive)發佈。該片使用諾基亞(Nokia)N8手機拍攝。
  • 2012年:奧斯卡(Oscar)獲獎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的部分鏡頭由iPhone拍攝,使用了一款名叫8mm復古相機(8mm Vintage Camera)的應用程序。
  • 2014年:賓利汽車(Bentley)的廣告片《智能細節》(Intelligent Details)完全用iPhone 5S拍攝,創造了智能手機拍攝作品質量的新高度。
  • 2015年:貝克使用iPhone 5S拍攝了故事片《橘色》,講述洛杉磯(Los Angeles)幾位變性妓女的故事,獲得了若干獎項。
  • 2015年:蘋果公司發佈iPhone 6S Plus,支持4K超高清分辨率視頻和光學圖像穩定等高級功能。
  • 2017年:貝克在迪士尼樂園(Walt Disney World)用iPhone秘密拍攝了獲奧斯卡提名的電影《佛羅里達樂園》(The Florida Project)的最後一幕。
  • 2018年:索德伯格拍攝了心理驚悚片《失心病狂》,該片由芙伊主演,拍攝週期僅兩周,預算為150萬美元。
  • 2019年:索德伯格第二部用iPhone拍攝的故事片《高飛鳥》由網飛公司發行。

請訪問 BBC Arts的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