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要如何解讀「坎普風」?

服裝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當被問到「坎普」(camp)究竟是什麼意思時,設計師羅德斯(Dame Zandra Rhodes)也說不上來。她笑著說:「要清楚描述這個詞很難,可以說是個雷區了。」有這種感受的人不止她一個。19世紀末,坎普一詞首次進入英語世界。此後,人們對坎普的涵義有了不同的解讀,至今仍沒有達成共識。

桑塔格(Susan Sontag)1964年的文章《坎普札記》(Notes on Camp),是今年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會(Met Gala)以及相關展覽主題的靈感來源。這位已故作家、電影人在文中寫道:「如果要用語言來說明感性問題……就必須靈活多變、且有一定的試探性。」然而,在閲讀桑塔格的文章時,我們發現,這一術語看似簡單,但有時她自己也不能吃透。

尼永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et Gala上的尼永奧(Lupita Nyong'o),她著裝艷麗,以此來詮釋坎普的感性(Credit: Getty Images)

1909年版的《牛津英語詞典》中,首次出現了坎普的定義。「炫耀、誇張、做作、戲劇化;女性化或同性戀;有同性戀的特質……」,這就是當時大眾對於坎普的理解。即使坎普不是典型男同的近義詞,根據《牛津英語詞典》的釋義,我們也可以發現,坎普和同性戀的關聯也是十分緊密的。羅德斯說:「一說到坎普,我第一會想到的就是翹著蘭花指的男同性戀。對當時的女性來說,第一會想到的可能是王爾德(Oscar Wilde)[桑塔格的文章獻給了他]。」

波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波特(Billy Porter)誇張的入場,可以說是完美概括了坎普精神(Credit: Getty Images)

克萊托(Fabio Cleto)是Met Gala展覽附書的聯合作者,他說:「坎普明確的定義直到19世紀晚期才出現,當時人們第一想到的就是酷兒界的明星王爾德。王爾德在當時不為世俗所接受,1895年,他被指控為『嚴重猥褻』,具有『同性戀』的典型特質。這給後來的坎普增加了一層扭曲的唯美主義意思,很大程度上坎普也就代表了性向偏離。」

桑塔格認為,坎普不僅僅指同性戀風格。她在開篇呈現58種「感性」時就提到「坎普的特徵在於浮誇精神」。除此之外,她還將坎普標榜為玩世不恭、「反對嚴肅」,當然還有誇張和矯揉造作。她還有一個比喻:「坎普就是一個身上穿著由300萬根羽毛製成的衣服走來走去。」

米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精心打扮是坎普的核心,可以看到Met Gala上米勒(Ezra Miller)的妝容,十分引人注目(Credit: Getty Images)

同時,桑塔格還將坎普區分為「天真派」和「刻意派」。桑塔格認為,大衛·鮑伊(David Bowie)在《填滿你的心》(Fill Your Heart)等歌曲中半女性化的打扮與之不同。她說:「新藝術運動中的匠人們,會在台燈旁邊盤一條蛇……這可不是在開玩笑,他們是認真地在說:『看吧!東方人!』」也有人說,美國出版界的傳奇人物蘇珊(Jacqueline Susann)1966年出版的小說《迷魂谷》(Valley of the Dolls)就是照著坎普風寫的,雖然電影沒有拍出這個意思,但其實也有要這麼塑造的意圖。桑塔格個人更加偏向「天真派」的坎普,她認為這樣更加純粹不做作:「為坎普而坎普的坎普,總是差了那麼點意思。」

展品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展覽中,有一個展品是斯科特(Jeremy Scott)為莫斯奇諾(Moschino)設計的(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後來,坎普的範圍逐漸擴大。克萊托告訴BBC設計版塊的記者說:「如今,坎普無處不在。正是因為無處不在,人們不會覺得它由多麼特殊。」坎普對於性別和性取向有著包容性,派生出了女同坎普(dyke camp)以及一系列的行為。「成為了顛覆邊緣化身份的策略。」也正如桑塔格對於新藝術運動的評價一般,有時候,坎普是剝離了性暗示的。羅德斯說:「坎普一詞的重心已經有所不同。」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展出中,有她的一件作品,她說:「[展出]並不是僅僅增加了同性戀的成分而已。」

Cardi B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會上,Cardi B 的拖地長裙,體現了坎普風中招搖奪目的一面(Credit: Getty Images)

那麼「陣營」對於「時尚札記」的意義何在?根據羅茲的說法,「它確實意味著在其概念中超越頂級的東西,不會被忽視,並且[具有]幽默感;但它並不是主流,而是歡樂和不同尋常的……」當然,展覽的主要焦點在於「刻意派」陣營。正如穆格樂(Thierry Mugler)- 他的作品也在展覽中 - 告訴BBC 的,坎普是「自由而有趣的心態」。或者,正如克萊托所說的那樣:「它可以粗略地被描述為浮誇表演和感知的一種形式,在這個自我展示的舞台中,現實成為了一種極其具諷刺性的存在。」

那麼,Met Gala展的主題「時尚札記」中,「坎普」究竟意義何在呢?羅德斯說:「坎普是一種超越了概念的東西,其中有一種幽默感,無人能夠忽視它;但坎普也不是主流文化之一,它很能讓人開心、但也十分不凡……」展出的重點,很顯然在於「刻意派」的坎普風格。穆格樂也有作品在本次展出中登場,他告訴BBC的記者說,坎普「是自由而有趣的精神境界」。克萊托則稱「可以說坎普即使一種表演,也是一種感知的形式。它十分戲劇性、十分誇張。現實是一個展示自我和重塑自我的舞台,極具諷刺,而坎普就是在這樣的舞台上即興演出。」

堅持自我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坎普:時尚札記展出以17世紀的法國宮廷為起點,探索了坎普從邊緣文化到流行的發展軌跡。(有人說,「坎普」一詞來源於法語中的 se camper,意思是大膽地堅持自我)展會展出了大概200件物品,涵蓋了服裝、雕塑、繪畫作品等。本次展覽在安娜·溫圖爾時裝中心舉行,又因其與Met Gala不可分割的聯繫,展覽自然就將側重點放在了時尚方面。羅德斯的設計作品是一件華麗亮眼的外套,上面裝飾有貝殼肩章。她說:「要說這件衣服太過浮誇,肯定是不對的。你可以說,這個設計很有幽默感。」此外還有其他設計師的作品參展,其中包括穆格樂、拉克魯瓦(Christian Lacroix) 、阿瑪尼(Giorgio Armani)、普拉達(Miuccia Prada)和安娜·蘇(Anna Sui)。

天鵝形狀的連衣裙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天鵝形狀的連衣裙由佩約斯基 (Marjan Pejoski)設計,曾被歌手比約克(Björk)穿上奧斯卡紅毯(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展覽中的很多服裝都於性無關,好像只會在毛絨服裝派對/舞會上看見。佩約斯基 2000年秋冬服裝系列中,有一件衣服被比約克穿到奧斯卡的紅毯上過。這條裙子狀若天鵝,天鵝的頭做得栩栩如生,正靠著模特的胸部。展出中還有一件服裝,出自夏帕瑞麗(Schiaparelli) 2017年秋冬男士服裝系列,是法國設計師居榮(Bertrand Guyon)所設計的。這是一套通體粉紅的西裝,外套上是火烈鳥的印花,頭上還有誇張的鳥頭配飾。

火烈鳥主題西裝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夏帕瑞麗(Schiaparelli) 2017年秋冬男士服裝系列中,居榮設計的火烈鳥主題西裝(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如今,坎普仍然保留了其最初和男同性戀的關聯。貝蘭多克( Walter Van Beirendonck)2009年春夏系列中,有一件男士緊身連身褲,上面印有男性的肌肉細節和陰莖的輪廓,大小還十分可觀——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同樣的還有斯科特(Jeremy Scott)2012年春夏服裝系列中的一個套裝,由流蘇背心、皮護腿套褲和一條皮製內褲組成,其採用了粉紅配綠的配色,並以黑色裝點細節,十分艷俗。讓人想到了演唱組合鄉下人(Village People)裏的牛仔,還有電影《芬蘭的湯姆》(Tom of Finland)中那位芬蘭藝術家的同性戀作品。

《牛津英語詞典》一個多世紀前給坎普的定義是「和同性戀相關」,這一定義似乎很大程度上還是沒有改變。桑塔格特別強調了坎普中戲劇化和浮誇的一面。對此克萊托曾說,「有人指責(桑塔格)把坎普去同性戀化了,她把坎普文化透露給了受過教育的階級,有人說這是對同性戀的背叛。」然而,桑塔格本人也承認「先鋒人物中有很多都是[男]同性戀,坎普文化中最善於表達的也是他們。」

套裝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展出的作品之一,來自設計師斯科特(Jeremy Scott)的一個套裝,由流蘇背心、皮護腿套褲和一條皮製內褲組成,採用了粉紅配綠的配色(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學者梅耶爾(Moe Meyer)也曾就坎普文化展開廣泛討論,他說坎普文化是「模仿酷兒群體」。坎普在羅德斯眼裏,有著「拿煙嘴,做著極其女性化的動作」的既視感,她說,這不是惡意模仿或刻意貶低,只是單純覺得好玩而已。歌手大衛·鮑伊早年曾與坎普文化緊密相連,愛德華茲(Alan Edwards)是大衛·鮑伊生前的公關,來自英國。他說,在知道Met Gala之前,坎普一詞就讓他聯想到了「上世紀50年代的英國電影,尤其是其中《Carry On》(《繼續》)這一系列,還有戲劇電視演員重回『音樂廳』的那幾部電影。因為這種電影裏有很多女扮男裝的情節。」

服裝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古馳(Gucci)的米謝勒(Alessandro Michele)設計的一套服裝——坎普的核心在於技巧和誇張(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那麼,坎普最終會被定義成什麼呢?羅德斯努力試著用文字來解釋它的含義,在展覽中理解其內涵,但她還是沒有參透。她說:「我還是沒能明白!」在一個深長的停頓後,她又驚嘆道:「難道只是簡單的異域時尚嗎?」顯然不是的。正如克萊托所言,坎普是什麼,沒有明確的答案能解釋:「它難以琢磨、變幻莫測、極具優越感。它不能被一個句子、一個定義所束縛。」

裙子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Image caption 莫斯奇諾1988年春夏服裝系列中的一條裙子,由嘉蒂妮(Rossella Jardini)設計(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ny Dufort)

參展的許多設計師可能都認同羅德斯的觀點,覺得以坎普為一個藝術展的主題十分牽強,但是從策展的角度來說,坎普的晦澀其實可以算作一個加分項;因為如果少有人能在坎普是什麼上達成一致,那也就很少有人能排除坎普不是什麼。這樣看來,嘉蒂妮為莫斯奇諾1988年春夏服裝系列設計的一條連衣裙是非常生動的——黑色的裙子上打著一個大大的白色問號。

坎普:時尚札記展覽(Camp: Notes on Fashion)正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展出,展覽時間為2019年5月8日至9月8日。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