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禁忌的中國女性電影人

魏時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據電影導演魏時煜(Louisa Wei)稱,過去18年中發生了很多變化。2001年,她意識到中國電影的女性先驅一再被歷史書籍遺漏,她決定改寫這種敘事。她說:「關於女性導演的資料非常少。我知道她們的存在,但當我開始研究她們,查找和閲讀相關資料時,基本上找不到關於她們的記錄。」

到2009年,魏時煜出版了一本書,採訪了27位中國和日本女性導演,並以中國的女性電影人為主題發表了多篇學術文章。她記錄了一些女性導演的作品,比如1904年生於日本的阪根田鶴子(Tazuko Sakane)。後者曾在1936年寫道:「我想從女性的視角,表現真實的女性形像。」魏時煜還寫了演員陳波爾的故事,陳波爾是20世紀40年代中國唯一一位兼製片人與導演於一身的女性;還有1953年首次擔任導演的田中絹代(Kinuyo Tanaka);以及在60年代和70年代都頗為多產的董克娜和王少岩。她說:「我必須重寫整個電影史。」

唯一的問題是:公眾對魏時煜的研究並不感興趣。她在接受BBC文化頻道(BBC Culture)採訪時說:「那本書基本上沒什麼影響,沒有人讀那種書了。」

儘管一開始進展緩慢,但事實證明她的努力沒有白費。在香港城市大學擔任副教授並教授電影課程時,魏時煜開始注意到,課堂上的女性學生逐年增多,她們希望了解那些女性前輩。年輕的女性電影人開始閲讀和分享她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S Louisa Wei
Image caption 1947年,中國首位女性導演伍錦霞(中)執導《藍湖碧玉》(Lady from the Blue Lagoon)(Credit: Permission to use granted by S Louisa Wei)

勢頭越來越好,魏時煜受邀公開介紹自己的研究。「去年我有一場講座,現場有300多人,座無虛席,題目是『百年華語女導演:從1916年說起』。簡直無法想像!」她一邊說,一邊難以置信地笑著搖頭。

電影專家們開始用魏時煜的著述,來更新他們對世界電影史的認識。作為導演,魏時煜最優秀的作品之一是紀錄片《金門銀光夢》(Golden Gate Girls)。該記錄片是為紀念中國第一位女性電影導演伍錦霞(Esther Eng)的作品,該導演在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的中國和好萊塢都很突出。她說:「2018年12月《金門銀光夢》在巴黎放映。之後,一位研究電影的學者找到我,說自己看完電影后深受感動——他原來不知道伍錦霞。」

伍錦霞被歷史遺忘這一情況不僅出現在西方。魏時煜說:"「開始研究時,我查閲香港電影資料館的檔案,偶然發現了伍錦霞的名字。說她在1937年拍攝了一部叫《民族女英雄》的電影,只查到一篇文章這麼說。除此之外,其它什麼資料都找不到!」為了拍攝前述紀錄片,魏時煜與研究人員、歷史學家和記者合作多年,在這部紀錄片裏揭秘了伍錦霞非凡的職業生涯。有一段時間,她的團隊不得不從舊金山的一個垃圾桶裏搶救數百張伍錦霞的生活照。他們發現,在很多女性根本沒有工作的時代,伍錦霞就已經在環遊世界,探索禁忌話題了。在美國和香港導演了九部故事片,包括《民族女英雄》(National Heroine)。該片講述了一名女飛行員為祖國而戰的故事。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2019年國際婦女節這一天,微信上傳播著許多以前不為人知的中國女導演的故事(Credit: Harriet Constable)

時間快進到今天,魏時煜自豪地展示2019年3月的《生活月刊》,這一期雜誌用巨大的篇幅介紹了魏時煜和她那部致敬伍錦霞的作品。這對魏時煜來說尤其令人興奮,不僅是因為女性電影人的事蹟終於被報道了,還因為這本雜誌是一本中文刊物,而中國大陸的信息審查非常嚴格,分享傳播伍錦霞的故事特別困難。

據魏時煜稱,中國民眾的思維似乎發生了重大轉變。2019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這一天,中國最大的社交網絡平台微信上流傳著《有了這100位女導演,華語電影才完整》、《60位大陸獨立電影女導演推薦》(此文提到了魏時煜)和《史上100部最偉大的女性導演電影》。魏時煜說:「這是一個新現象,前所未有的,婦女節通常是感謝女性在家庭裏的付出,而不是像這樣,稱讚女性導演。」

所有這些——微信上的傳播、電影學院課堂上女學生越來越多、媒體對伍錦霞的興趣,都顯示了一個趨勢,對了解更多關於女性電影人信息的興趣,以及對女性從事電影行業的接受程度日漸增加。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導演魏時煜在剪輯新片,前景中是一張伍錦霞的海報(Credit: Harriet Constable)

致敬

是什麼促使這個世界突然對中國的女性電影人產生了興趣?魏時煜認為,部分原因在於近年來席捲全球的女權主義運動,比如「#MeToo」運動。她說:「#MeToo運動真的促使人們關注……現在,如果我說『我是女權主義者』,人們會更懂(這句話的意思)。女性的問題正在微信上傳播。」

在中國各地,致敬女性導演的電影節也越來越多,這有助於改變人們的看法。其中一個例子是,2013年在北京和香港舉辦的中國國際女性影展。該影展每兩年舉辦一次,旨在突出全球女性電影人的作品,並在中國內地和香港引發了有關女性權利的討論。2019年中國國際女性影展香港已於3月舉行,參展影片包括出生於伊朗、現居加拿大的導演福魯吉(Sadaf Foroughi)的《阿瓦》(Ava)和《女性的快樂》(Female Pleasure)。《阿瓦》講述的是一名走向成熟的伊朗女孩的故事,《女性的快樂》是一部關於5名身處男權社區的女性打破沉默,就被虐待經歷發聲的紀錄片。

這類電影節對象範嘉恩(Nicola Fan)這樣的年輕電影製片人來說尤其令人興奮。在香港,獨立電影基本上不存在,如果沒有中國國際女性影展,很難獲取這類內容。在今年3月香港舉行的中國國際女性影展結束後,範嘉恩發言說:「中國國際女性影展很有意義,它為香港和中國內地帶來了豐富的由女性製作的紀錄片。它讓觀眾能夠接觸到像《阿瓦》這種很少見的電影,在影院售票處是不會看到這類電影的。香港被大製作的復仇者聯盟或超級英雄電影所吸引。如果沒有中國國際女性影展,我都不會知道《阿瓦》這樣的電影。」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新晉電影導演楊曉芙(Sharon Yeung)想拍攝「關於女性經歷」的電影(Credit: Harriet Constable)

然而,儘管女性電影導演在中國內地和香港都取得了很大成績,仍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科技降低了電影製作的成本和難度,但如果沒有獨立影院或大量公共資金,新人依然難以成名。年輕導演楊曉芙說:「現在我們很多人都帶著攝像機到處拍,但我很驚訝,拍攝人掙得那麼少……新人都在苦苦掙扎。拍齣電影的依然是老手。漫威(Marvel)、超級英雄、大預算——人們追求的是這些。」

「#MeToo」運動或許提高了人們的認識,但在中國內地和香港,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2018年此一運動蔓延開後,時年23歲的運動員呂麗瑤(Vera Lui)是最早發聲的受害者之一,但她因揭露前教練對自己的性侵犯而受到公眾和媒體的嘲笑。很多女性被嚇得回歸沉默。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女性電影導演正在獲得更多認可,中文《生活月刊》刊登了伍錦霞的介紹以及對導演魏時煜的採訪(Credit: Harriet Constable)

中國國際女性影展的創始人李丹認為,電影是一個觸達民眾並鼓勵對社會問題進行公開討論的重要渠道。他說:「我們無法通過主流媒體或大型新媒體傳播任何信息,它們受政府的控制或審查。但電影……是一個讓社會問題進入主流的好方法。」

儘管仍面臨挑戰,但範嘉恩認為這是一個讓女性電影人興奮的時代,她給出了以女性為主角和由女性導演執導的大片數量增加的例子。她說:「一向是《蝙蝠俠》(Batman),《超人》(Superman):男性、男性、男性。看到像《神奇女俠》(Wonder Woman)這樣來自好萊塢的電影,令人鼓舞,它有助於觀眾提出故事種類多樣的要求。」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中國導演陳安琪挑戰女性在電影行業面對的屈辱(Credit: Harriet Constable)

實際上,2018年中國票房最高的10部電影中,其中有3部是由女性執導的(在好萊塢,票房前10的電影導演皆為男性),而且女性正在改變一些東西。導演陳安琪(Angie Chen)在自己執導的電影中親自挑戰女性面對的屈辱。陳安琪說:「當我剛開始在電影劇組工作時,女性電影製作人員被告知不得坐在攝像機箱子上,因為這會給電影帶來厄運。在我導演我的第一部電影時,我會故意坐在攝像機箱子上。沒人敢說什麼——我是導演!」

談到未來,唯一沒有變的是當今中國內地和香港年輕電影人的夢想,這與上世紀30年代女性電影人的夢想一樣,和日本導演阪根田鶴子在1936年時的想法一樣。楊曉芙也想用自己對世界的看法,以女性獨特的視角拍攝電影。她說:「我想拍關於女性經歷的電影。這太令人興奮了,關於這方面的電影越來越多,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拍一些,尤其是從東方女性的視角。這個領域目前涉及很少,這些年來我們看到的都是以男性視角製作的影片,我們即將展現新的女性視角。」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