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金雕的「失蹤」之謎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的金雕捕獵訓練(資料圖片)

一月下旬,弗雷德失蹤了。這是一隻壯年金雕,有獨特的棕金色羽毛,還有猛禽那種黑灰色倒勾喙,邊緣是亮黃色和黑色。在這之前,於蘇格蘭愛丁堡不遠的彭特蘭丘陵地帶附近,弗雷德的行蹤一直受到保護鳥類的生態人士的監視關注。

去年夏天,來自「英國猛禽迫害」(Raptor Persecution UK)護衛隊的汀蓋伊(Ruth Tingay),繼她的同事在鷹巢中為這只金雕安置了跟蹤器後,一直在關注其行蹤。

而飛往彭特蘭之路是弗雷德歷經的最遠旅程。

汀蓋伊說,這只金鷹「離開鷹巢才三四天」,隨後在 2018年1月20號失去了信號。

想不到四天後,追蹤到它飛回來的信號,但信號發出的地點卻令人相當奇怪——離聖安德魯斯10公里外的海上。這裏位於弗雷德最後測到信號地的東北方向,兩地距離相當遠。這是不是意味著,弗雷德已經被殺害、扔進了海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雕之類的猛禽遭到射殺的數量比過去多。

鳥類保護者絶望了。這又是一隻失蹤的金雕,其結局令人起疑。猛禽有時是被人類殺害的,但行兇者很難被抓到。目前,蘇格蘭警方正在調查弗雷德失蹤案件。

蘇格蘭是各類猛禽的棲息地,金鷹則是其代表。在蘇格蘭,儘管金雕數量基本還算可觀,但在有些地區,尤其是南方,已難以生存。所以有一個項目打算將金雕遷徙出蘇格蘭高地,以拯救這類猛禽。

其它猛禽的日子更不好過。尤其是母鷂,數量明顯下滑。這些鳥類同樣也常死於非法捕獵。

但是誰在攻擊蘇格蘭猛禽呢?確切地問,弗雷德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英國猛禽迫害」護衛隊和其跟蹤器廠商取得聯繫後,披露了弗雷德案子更多可疑之處。設置後的跟蹤器可以記錄鳥類的GPS坐標,還能連到附近的手機信號塔。通常情況下,保護鳥類活動家無法獲得移動網絡數據,但跟蹤器廠商可以提供訪問權限。

Image copyright RSPB
Image caption 2015年4月,衛星跟蹤的母鷂安妮(Annie)在松雞常出現的沼澤地被射殺。

調查結果令人訝異。1月下旬弗雷德失蹤的那段時間裏,它看起來好像是沿著愛丁堡南部一條公路飛行,然後向北飛越福斯灣,再向聖安德魯方向飛去。

汀蓋伊說,「這很明顯是在往北海的方向。自從上一次數據點採集後,跟蹤器沒有再傳回數據。也不清楚在這許多神秘活動後,跟蹤器是否還在弗雷德身上,還是說已經沉入海底。換句話說,這條探測路子已經沒什麼用了。」

汀蓋伊說,「南蘇格蘭繁殖的金雕非常少,所以弗雷德相當重要,它剛剛離開自己的出生地,我們就失去了它……真是太震驚了。」

皇家鳥類保護協會(RSPB)的湯姆森(Ian Thomson)說,弗雷德的奇異行蹤「毫無疑問」是出於人類的干涉。

他補充說,「我們很可能永遠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湯姆森數年來一直在蘇格蘭監測猛禽遭殺害的情況。他說有大量證據表明,猛禽的死亡和松雞生活的沼澤地有關。在一些案例中,獵場看守員為了防止猛禽捕獵松雞,便射殺猛禽來保證狩獵季節的沼澤地裏有足夠數量的松雞供人獵殺。

儘管如此,起訴卻很罕見。但若只是歸咎於獵場看守人,也常充滿爭議。據蘇格蘭獵場看守人協會一名發言者所說,該協會在五年內已經因為傷害野生動物罪,停止了6位會員的會籍。

該發言人補充道,「作為一個組織,我們只提倡通過合法手段解決物種衝突,」 湯姆森解釋說,監視追蹤猛禽死因難題之一是,近年來不管誰殺害了飛禽,都會設法掩飾其不法行為。

Image copyright RSPB
Image caption 誰在攻擊蘇格蘭猛禽?

他說,例如皇家鳥類保護協會有證據表明,金雕之類的猛禽被射殺的數量比以前有增加,許是因為行兇者很容易毀屍滅跡,所以研究人員很難發現其犯罪證據。

湯姆森還說:「最近六七年,很明顯不法分子已很少使用毒藥的做法。」

蘇格蘭猛禽研究小組的斯蒂爾(Logan Steele)對此表示同意。「我們發現大量帶有衛星跟蹤器的鳥類失蹤,但卻找不到屍體。」

他補充說,近年來該組織已經在150多只鳥身上做了電子跟蹤標記。目前,他正在監測一隻剛放飛的母鷂,收集其數據。他說,「我希望它能活下來。」

雖然有人會傷害雄奇的蘇格蘭猛禽,但也有很多人,不論身居何處,只要有能力,都會都致力於保護鳥類。汀蓋伊說:「不幸的是,保護鳥類人士們未來還要面對很多艱難的工作。 很難說一切是否會有改善,但如果要說對鳥類的殺害有所減少的話,我可是一點都沒看到。」

請訪問 BBC earth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