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瀑布旁的保育項目「禿鷲餐廳」

非洲禿鷲 Image copyright IVANVIEITO/Getty Images

過去30年間,八個品種的非洲禿鷲數量平均減少62%,一些品種數量減少甚至高達80%;禿鷲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威脅。

還不到下午一點,津巴布韋維多利亞瀑布撒法裏俱樂部酒店(Victoria Falls Safari Lodge)後面的木地板露台,已陸續有饑腸轆轆的客人出現。有些已經坐下來開始午餐,沐浴在陽光下小酌啤酒,吃著三明治和沙拉。下面的水池邊上有幾頭疣豬,來回走動,不時停下來吃草。這一切似乎是尋常景象,但你抬頭一看,就會發現驚人奇觀。天空中有幾百隻禿鷲,圍成巨大的同心圓正在向下俯衝盤旋。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餵食之前幾百隻禿鷲在天空中盤旋一個小時。

禿鷲也是到時來此吃午飯。每天酒店有個團隊會把前一天晚上剩的肉拿出來餵禿鷲,他們稱之為「禿鷲餐廳」,這對保護禿鷲——非洲最瀕危的物種之一非常重要。

2015年,任職於美國猛禽保護組織——遊隼基金(The Peregrine Fund)的奧加達( Darcy Ogada)報告指出,過去30年間,八個品種的非洲禿鷲數量平均減少62%,一些品種數量減少甚至高達80%;禿鷲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威脅,包括棲息地喪失或是因人類迷信通靈而慘遭殺害。據非洲一些文化傳統,人們認為枕頭下放禿鷲腦袋睡覺可以預知未來。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知道盤旋的禿鷲會引起公園管理員的注意,偷獵者有時甚至會給整個水源下毒,提前殺死禿鷲。

在津巴布韋,偷獵大象和犀牛是重大問題,毒殺這些動物也嚴重威脅到鳥類的生存。

帕裏(Roger Parry)是津巴布韋非營利性組織——維多利亞瀑布野生動物信託基金(Wildlife Manager at Victoria Falls Wildlife Trust)的野生動物管理員,他說,「(近些年來)偷獵者意識到了能通過下毒捕殺動物,沒有聲音不會引起注意,十分有效。禿鷲吃了中毒死亡的動物屍體也會死亡。」知道盤旋在動物屍體上的禿鷲會引起公園管理員的注意,偷獵者有時甚至會給整個水源下毒,提前殺死禿鷲。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禿鷲是群居生物,成群進食。

在所有的食腐動物中,有毒的屍體尤其威脅禿鷲生存,因為禿鷲是群居生物,通常一大群(也叫一醒(wake))最多可達100隻禿鷲一起進食。2013年,納米比亞500隻禿鷲吃了中毒的大象後死亡。2017年5月,94隻嚴重瀕危的非洲白背禿鷲在津巴布韋與莫桑比克交界以同樣的方式被殺害。

人類與野生動物的矛盾也是津巴布韋及其他地區禿鷲生存困境的原因之一。帕裏說,「肉食動物會捕殺當地牲畜,當地人因此用毒餌殺死這些猛獸,而禿鷲吃了這些中毒動物的屍體,也會死亡,就這樣我們失去了很多禿鷲。」

Image copyright Lindsay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吸引禿鷲每天來禿鷲餐廳進食,該團隊能保證它們能每天吃到安全的一餐。

禿鷲餐廳保育行動既是餵食項目,也是教育項目。吸引禿鷲每天來禿鷲餐廳進食,該團隊能保證它們能定期吃到安全的一餐,也能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增加對這種鳥類的了解,從而提高他們保護禿鷲的意識及吸引他們支持保護禿鷲的事業。

回到維多利亞瀑布撒法裏俱樂部酒店,大量的禿鷲已知它們就要開飯了,這些巨禽紛紛從空中盤旋而下停在樹梢上。禿鷲有著寬大有力的翅膀,在天空中翱翔毫不費力,但是落地就不那麼雅觀了。它們一隻接一隻猛力拍打著樹枝,要稍帶片刻才平靜下來、合上翅膀。這裏沒有桌布也沒有遮陽傘,只有一塊標著禿鷲餐廳總部的空地,前面是階梯式座位便於顧客觀看。

Image copyright Lindsay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在維多利亞瀑布看禿鷲越來越受歡迎,現在每天都擠滿了人。

雖然大多數遊客來這裏是為了維多利亞瀑布,欣賞每分鐘500萬立方米的水量跌落懸崖的宏偉奇觀,但是觀賞禿鷲也越來越受歡迎,現在每天都擠滿了看客。經營酒店的非洲愛比達旅遊(Africa Albida Tourism)首席執行官肯尼迪(Ross Kennedy)說,「有些日子還要限制觀看區的人流量,因為實在太忙了。」

野生動物監督員加里拉(Moses Garira)負責為禿鷲上「午飯」,他把自己看作禿鷲的爸爸。這是一份危險差事。他將一冷藏箱的肉拿到空地中間,把肉倒出來後,趕緊跑走逃命,因為立刻會有200多只禿鷲飛下來搶食。場面十分壯觀,成群的巨禽互相撞擊,衝擠搶食,發出尖銳利叫聲,然後毫不費力地撕開肌肉。當然,沒有人會自願做這份工作,但是加里拉卻十分享受。他真摯地說,「能離禿鷲這麼近感覺很好,我覺得自己是它們的一部分,一點兒都不嚇人。」回到安全的觀看座位區後,加里拉會花15分鐘左右的時間向觀眾們講述禿鷲對人類健康的重要性以及我們為什麼要保護禿鷲。

Image copyright Harriet Constable
Image caption 野生動物監督員加里拉(Moses Garira)負責為禿鷲上"午飯",他把自己看作禿鷲的爸爸。

人們通常認為食腐動物恐怖又噁心,但禿鷲事實上並非如此。帕裏說,"教育的難點之一就是讓人們意識到禿鷲並不可怕,反而極其重要。禿鷲很漂亮,清理荒野屍體的工作十分重要。"值得一提的是,禿鷲能安全消化其他食腐動物不能消化的有害細菌,比如炭疽桿菌。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禿鷲,會有更多的傳染病發生。

但是禿鷲餐廳能真正改變津巴布韋禿鷲的生存困境嗎?南非禿鷲保護組織禿鷲大師(Vulpro)的首席執行官華德(Kerri Wolter)認為如果能與其他措施相結合就能起作用,比如政府資助禿鷲保護以及嚴懲捕殺禿鷲的行為。提高公眾意識和贏得公眾支持是保護禿鷲之爭的重要部分。她說,「如果我們想取得成功,我們得讓大家愛上禿鷲。」

請訪問 BBC Earth 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