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蠍子和毒巨蜥:能殺人,也可救命

毒蛇起舞

對毒蛇和蠍子的毒性我們都有所聞,但這些致命的毒素也可以挽救生命。

毒理學家塔卡克斯(Zoltan Takacs)博士說:「毒液是生物進化過程中明確的自然選擇的結果,讓它成為地球上唯一能在一分鐘內奪人性命的分子結構。」

牛津大學熱帶醫學專家沃瑞爾(David Warrell)2015年估計,全世界每年有20萬人被毒蛇咬死。

開發新的抗蛇毒血清是一場持久戰。不過,研究人員發現,毒液中的毒素也可以治病,一些基於毒液的藥物已經投入使用。

本文介紹四個物種,它們的毒液已被用來造福人類。

毒蛇

Image copyright ©M Moraes / Getty
Image caption 從美洲矛頭蝮蛇(Jararaca pit viper snake)毒液中提取的毒素已用於治療高血壓等疾病

蛇毒有很多不同種類。有些在很短時間內就會奪人性命,有些則需要一段時間。

大多數蛇通過毒牙輸送毒液,毒牙的功能與注射器相似,一旦刺穿了受害者的皮肉,毒液就會通過牙齒直接進入他們的血液。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莫桑比克噴毒眼鏡蛇(Naja Mossambica),它是攻擊是通過噴吐毒液。

由於毒液種類繁多,可能的醫療效用因蛇而異。蛇毒素目前已用來治療冠狀動脈。於1981年推出的卡托普利(Captopril,一種血管緊張素轉化酵素抑製劑,被應用於治療高血壓和某些類型的充血性心力衰竭),就是從美洲矛頭蝮蛇(Jararaca pit viper snake)毒素中提取。

塔卡克斯解釋說:「一些用於治療高血壓、心力衰竭和心臟病的頂級藥物,就是依據蛇毒為模板研製的」。

「血管緊張素轉化酵素抑製劑(ACEI)類藥物的原料來自美洲矛頭蝮蛇(Bothrops jararaca),它可謂人類歷史上救人性命最多的動物。」

科莫多巨蜥

Image copyright ©Guenterguni / Getty
Image caption 科莫多巨蜥被歸類為瀕危物種,因此,雖然它們目前的種群數量穩定,但仍需要保護

科莫多巨蜥(又稱科莫多龍、科摩多巨蜥)的毒液與蛇毒不同。科莫多巨蜥沒有毒蛇注射器一樣的牙齒,而是釋放毒液作為武器。當它咬住獵物時,毒液會從牙齒之間的多個"囊袋"中擠出來。

毒液與獵物的血液混合,並且阻止血液凝結。這就是為什麼獵物被科莫多巨蜥襲擊後會血流不止的原因。

雖然對獵物來說這是致命的,但這種毒液的抗凝血性有重要的醫療用途,可用於治療中風,心臟病和肺栓塞。

所有這些疾病都源於血栓,而毒素的抗凝血特性能夠治療血栓。

蠍子

Image copyright ©IMAGEMORE Co,Ltd/ Getty
Image caption 以色列金蠍是毒性最強的蠍毒之一

根據2008年的一項研究,每年有120多萬人被蠍子叮咬,其中約3250人因此喪生。

以色列金蠍(Leiurus quinquestriatus),雖然名字聽起來可怕,卻在治療癌症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它的強效毒液含有一種叫做氯毒素(Chlorotoxin)的物質,正被研發用於癌症診斷和腫瘤轉移的治療。

北美短尾鼩鼱

Image copyright ©Jim Petranka / www.dpr.ncparks.gov
Image caption 由於北美短尾鼩鼱不冬眠,它的種群數量在冬季會大幅減少

哺乳動物通常沒有毒液。雖然這種北美短尾鼩鼱的毒液不足以致人死亡,但它會引起疼痛和腫脹。

這種有毒的北美短尾鼩鼱可能平淡無奇,但卻引發了科學界的興趣。它的毒液正被用於研究治療癌症。

塔卡克斯說,這是可能的,因為一些腫瘤細胞的分子結構與毒素的天然標靶非常相似。

他說:「借助這種相似之處把毒素轉變成用於癌症 診斷和治療藥物是可行的。」

請訪問 BBC Earth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