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災難:時裝業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時尚

時裝面料是最可惡的污染物,嚴重破壞了世界各地的環境,對人類健康和野生動物造成了破壞性影響。商業街上的名店裏,很多衣服的面料都對物種有害——說的還不是皮毛貿易的直接影響。你也許沒想到,下列5種常見的時裝面料會破壞野生動物和生態系統。

羊絨衫需求破壞蒙古大草原

蒙古的草原正受到嚴重威脅,同時面臨危險的還有草原上的牧民以及野生動物們,包括雪豹、沙狐和土撥鼠等等。氣候變化導致水土流失河湖乾涸,大草原已經開始退化。自上世紀90年代起,牧群總量增加了三倍,如今,過度放牧使草場嚴重退化。研究顯示,草場的退化面積達70%,其中八成由過度放牧引起,背後的主要動因是全球市場羊絨(cashmere wool)衫的需求。山羊絨質軟輕柔,是羊絨衫的生產原料,對山羊絨的需求所造成的破壞,比起綿羊等其他牲畜更大,而蒙古是世界上第二大羊絨生產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位蒙古女工正在剪羊絨(loonger/Getty)

洗滌聚酯纖維布料會阻礙蟹類生長

我們知道,從塑料微粒到塑料瓶,各種流入海洋和水道的塑料垃圾數量龐大,已經對水中的野生動物造成了災難性影響。但許多人並不知道的是,洗衣機也是塑料進入水體的一個途徑。如果衣物的面料是合成聚酯纖維(滌綸、尼龍、腈綸),洗衣機所產生的廢水中會包含上百萬個極小的超細纖維,在經過污水處理廠後流入江河湖海。這些纖維包含有毒的化學物質,部分來自合成纖維本身,部分是洗滌劑和其他有毒製劑的殘留,會對水中的生態系統造成不利影響,將污染物轉移給海洋生物。研究發現,很多生物體內都有超細纖維,如螃蟹、龍蝦、魚類、海龜、企鵝、海豹、海牛和水獺,甚至連我們吃的水產海鮮中都有。纖維顆粒會阻礙消化道,破壞胃粘膜,導致進食減少進而挨餓,這對野生動物來說是個噩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溶解性纖維素又稱漂白木質纖維,是人造纖維和人造絲的基本原料(Beeldbewerking/Getty)

人造纖維、人造絲與濫砍濫伐

溶解性纖維素又稱漂白木質纖維,是人造纖維和人造絲的基本原料,時裝業很多衣服都是用這兩種人造材料做的。但你可能不知道,所用的纖維素大多是取自瀕危樹種或是原始森林。也就是說,我們買衣服穿衣服都直接導致了濫砍濫伐和棲息地的破壞。目前已經有超過1.5億株樹木被砍掉做了衣服,儘管有幾家大品牌的人造纖維是來自經過認證的可持續林場,但在印度尼西亞、加拿大和亞馬遜河流域,為生產人造纖維而被砍伐的樹木還是有增無減。

樹木能夠儲存碳,因此濫砍濫伐也會對氣候變化造成影響。時裝行業使用人造纖維的做法極具破壞力,因為森林中有數以千計的不同物種,很多已被列為珍稀瀕危物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棉花已成為全球最不可持續的農作物之一(Andrea Anderegg/EyeEm/Getty)

棉花生產耗水量大

棉花不是人造纖維,但只憑這一點並不代表它就可持續。事實上,棉花已成為全球最不可持續的農作物之一。首先,種植棉花耗水量太大,加劇了全球淡水資源不足的問題,生產一件純棉T恤的耗水量可達2700升。棉花生產已經令哈薩克斯坦的鹹海遭到毀滅性的破壞,並殃及水中的動植物。此外,在種植過程中,殺蟲劑和其他有害化學品的用量很大,會滲入水道和土壤層,棉花種植所使用的殺蟲劑佔全球總量的22.5%。近期有預測稱昆蟲的數量將會下降,鑒於此,更加可持續性的生產變得愈發急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件衣服的售價只要幾英鎊,但背後的環境代價遠大於此(triocean/Getty)

快時尚

近些年,零售品牌每一季的新款數量都有所增加,有些時尚品牌每周上新好幾次。這是一種「快時尚」,東西便宜,穿完就扔。每年用新布料生產的新服裝有1000億件,很多不久就被丟到了垃圾填埋場,造成了巨大的碳排放。例如,生產滌綸和尼龍需要使用化石燃料,種植棉花也需要大量的二氧化碳。「快時尚」還會導致大量化學物質滲入自然環境,引發嚴重的污染問題。一件衣服的售價只要幾英鎊,但背後的環境代價遠大於此,無論是在惡劣工作環境下低收入的工人,還是生態系統和其他物種,都會受到影響。

我們能做什麼?

有些面料更加環保,比如用樹木製造的可持續的人造纖維,以及可持續的羊毛。但要想真正有所成效,只需要少買一些,買了就要愛惜。

  • 不用的衣服可以拿去和親戚朋友交換
  • 壞了破了的衣服鞋子不要丟,修補之後可以繼續穿用
  • 挑選綠色環保的品牌,了解商品的生產流程
  • 購買質量上乘經久耐用的產品

請訪問 BBC Earth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