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剩餘食物變廢為寶的丹麥

(圖片來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一個涼風習習的夏日晚上,一群人圍聚在達勒瓦勒餐廳(Dalle Valle)大門入口處。此時是22點30分,晚間自助餐供應就要結束,廚房里正忙著收拾打烊。圍聚在餐廳門口的這群人年齡大多數在20多歲和30多歲,他們是為了餐廳裏食客們不要的食物而來的。

達勒瓦勒餐廳是一個叫作"駐步美味"(Too Good To Go)的手機應用上成百上千家允許人們以低廉的價格訂購外帶食品的餐廳和咖啡館之一,如果沒有人吃這些食物,它們可就要進垃圾桶了。這是最近幾年裏以解決食物浪費問題建立的社會倡議活動當中的一個。而在丹麥,此類倡議活動引領著全世界的步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全歐洲,每年有一億噸食物最終被傾倒在垃圾填埋場裏。在分解腐爛過程中,這些食物會釋放大量溫室氣體(Credit: Getty Images)

跟許多其他國家一樣,丹麥也面臨食物浪費問題。丹麥2014年的一項政府調查顯示,該國平均每戶家庭每年丟掉的食物達105千克,價值約3000丹麥克朗(350英鎊),這筆錢超過了多數家庭每個月在食品上的開銷。商店也會丟棄一些表面稍有殘損的食物。例如,烘焙店裏的工作人員就會將新鮮出爐的麵包中大小和形狀不和諧的麵包卷和麵包塊扔掉。

在全歐洲,每年有一億噸食物最終被傾倒在垃圾填埋場裏。在食物分解腐爛的過程中,這些食物會釋放大約227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基本上等於整個西班牙化石燃料的排放量。

食物浪費不僅僅是富裕國家的問題。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估計,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工業國家在食物浪費量上不相上下:分別是6.3億噸和6.7億噸。加起來,每年為人類消費生產的食物中,竟有三分之一——價值一萬億美元——最終在垃圾桶裏結束自己的命運。

如今,丹麥正在向其他國家展示,在食物浪費問題上,我們可以怎麼做。根據丹麥農業與糧食協會(Danish Agriculture and Food Council)的一項調查,丹麥在過去的五年裏,削減的食物浪費量高達25%。丹麥在解決食物浪費問題上成功的原因在於,它直接改變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去年,WeFood超級市場在哥本哈根新開了兩家超市,這兩家超市僅售賣超過最遲銷售日期(sell-by date)的食品。

英國在削減食物浪費問題的排名上位居第二。2008年至2013年間,英國削減了21%的食物浪費量。"垃圾食品真面目"項目(Real Junk Food Project)於九月份在利茲(Leeds)開了英國第一家專賣剩餘食品的商店(surplus-food store)。

而且,丹麥現在是全球範圍內開展削減食物浪費項目最多的國家。解決食物浪費問題的倡議風潮可以追溯至俄羅斯人賽琳娜·玉爾(Selina Juul)。玉爾以前從事平面設計工作,如今已轉行,成為了一名食物活動家,她於八年前發起了一項運動,名為"Stop Spild Af Mad"(停止食物浪費)。

20世紀90年代,玉爾到丹麥學習,那時,她驚嘆于丹麥食物的豐盛。"我來自莫斯科,當時,共產主義政權剛垮台,超市貨架上基本上空空如也,"玉爾說道。"那時,食物是供不應求的必需品。"然而,在超市烘焙部做兼職的時候,玉爾也發現,因為賣相不夠好,許多麵包會被丟棄,這令玉爾感到震驚。

2008年,玉爾在臉書(Facebook)上註冊賬號,號召丹麥人停止浪費食物的行為。該臉書頁面大受歡迎,不到兩周後,玉爾已經開始在國家電視台的節目上探討食物浪費話題了。之後,丹麥的大型折扣超市連鎖 REMA 1000 聯繫了玉爾,該超市連鎖想請玉爾為各個店面規劃一個杜絶食物浪費的方法。

REMA 1000的市場部經理約翰·羅森羅威(John Rosenlowe)說,每年在丹麥,有大約29,000噸麵包和蛋糕會被丟棄,其原因主要是生產量超過了人們的需求。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該連鎖削減了其自有品牌麵包生產量的40%至50%,同時降低了麵包價格。這也降低了消費者在家裏浪費的食物量,羅森羅威說,該舉措也降低了各個店面和供應商對食物的浪費,因為個頭太小而被扔掉的食物量減少了。

更多公司加入了進來。零售商Lidl以及大型超市集團Coop Danmark加入了REMA 1000的削減食物浪費計劃。Lidl停止了那些會促使消費者購買過量的折扣優惠。聯合利華為全丹麥的餐廳免費供應打包袋,鼓勵食客們將剩飯剩菜打包帶走。許多餐廳也開始在"駐步美味"這樣的手機應用上售賣剩餘食品。採取減少食物浪費措施的公司則會得到ReFood這一機構的認證。

非營利性組織也加入了進來。例如,位於科靈(Kolding)的慈善機構Danske Handicaporganisationer主席依達·摩樂索·喬根森(Ida Merethe Jorgensen)就與志願者們一道收集未售食品,然後將這些食品分發給低收入家庭。

在大多數國家,包括丹麥,並沒有法律限制銷售和分發過期食物。然而,最遲銷售日期和最遲食用時期(use-by date)這兩個概念限制了消費者,他們以為一旦過了這兩個日期,食物就不可食用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我發現,買接近保質期的食物更划算,"奧胡斯大學(Aarhus University)研究員阿斯蘭·胡斯努(Aslan Husnu)說道,胡斯努正在追蹤並研究超市裏的特價食品。"只要我們少量多次購買食物,且不要只挑賣相完美的食物,就能夠減少浪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餐廳和超市外的垃圾桶裏進行食物搜索,撿拾被丟棄食物的人正在增多(Credit: Getty Images)

其他國家也走在了學習丹麥的路上。例如法國和意大利最近就頒布了法令,為公司——包括農民——向慈善機構捐獻過剩食物鋪平道路。一些國家也出現了不少方便饑貧人群獲得剩餘食物的手機應用。"在歐洲,越來越多致力於社會服務的公司和機構正在湧現,""駐步美味"的塔尼亞·布恩哈姆(Tania Burnham)說道。"手機用戶平均每六秒就看一次手機,我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能夠如此便利地與目標市場互動。"

但是,在其他地方,丹麥的成功經驗不易模仿。"丹麥國土面積小,基本上由單一族群構成,是一個社會民主國家,習慣於接受基於在全社會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做的決定,限制一定的個人選擇權利,"紐約大學食物社會學家克利世南度·瑞(Krishnendu Ray)如此說道。在美國,此類政策的效果就不會那麼好了,他說。

瑪德琳·霍爾茨曼(Madeline Holtzman)認為,減少食物浪費的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甲烷排放的最大罪魁禍首之一就是食物殘渣,從環境學的角度看,食物浪費是目前最容易解決的問題,毫無疑問也是政治上爭議最少的環境公害問題,"霍爾茨曼說道。

霍爾茨曼在紐約大學讀研究生,她認為,提高民眾在該問題上的意識很重要,因為這樣他們就能自主選擇了。目前,霍爾茨曼正協助在美國發佈一款名為"吐司啤酒"(Toast Ale)的產品——這是一種用剩餘麵包製作加工的英國精釀啤酒。今年春天,霍爾茨曼還計劃花一個月的時間與吐司啤酒的同事一起進行垃圾搜索——僅依靠商店和餐廳門外垃圾桶裏的剩餘食物生活。霍爾茨曼將記錄下這段經歷。

玉爾認為目前丹麥人的公共意識空前高漲——丹麥人的環保意識如此之高,以至於目前剩餘食物竟然出現了缺口。玉爾說,WeFood目前正在為如何把貨架填滿絞盡腦汁,因為為該超市提供未售食品的商家發現,他們目前竟沒有多少食品貢獻出來。諸如"駐步美味"這樣的手機應用實在是太受歡迎,已經到了餐廳沒有足夠食物,只能拒絶顧客的地步。

所以,下次如果你看到餐廳外排著一個長隊,他們很可能不是為餐廳的主菜單而去的——因為他們更願意吃那些馬上要被丟進垃圾桶的食物!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