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研究:如果女人比男人更強壯的話……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朱迪思·加德納(Judith Gardiner)的爸爸1963年去世,她當律師的媽媽接過了夫妻倆共同經營的專利法業務。在那個年代,幾乎沒有婦女從事這個行業。不過,加德納的媽媽有樹立權威的辦法。她把辦公桌抬高了一些,這樣一來,雖然她才5英尺高(150cm),卻能比來訪的男客戶顯得要高一點兒。而且她總是會提前結算工作午餐或宴請賬單。"她找到處理那些男性主導世界裏簡單事務的方法,"芝加哥伊利諾斯大學的英語、性別和婦女研究教授加德納說。"她可以在非典型情況下施展自己的能力和權威。"

然而,如果加德納的母親突然間不需要假裝高大,那又會發生什麼呢?如果性別的身體強弱突然逆轉,女性突然間變得比男性更高大、更強壯,而不需要借助數十萬年的進化呢?

當然,這不太可能。不過,邀請專家推理這個思維實驗,可以凸顯性別強弱在現實世界中的其它演變方式,也可揭示人們對兩性關係的固有看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巨人復仇記》( Attack of the 50 Foot Woman)是伯納德·伍爾納(Bernard Woolner)1958年製作的美國科幻影片(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需要指出的是,從昆蟲到青蛙再到牡蠣,地球上的大多數物種中,雌性都比雄性體格大,因為它們的身體要攜帶成百上千的卵。不過,地球上的大多數脊椎動物例外,包括人類。雌性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開始轉向生殖模式,生產脂肪而不是肌肉和骨骼。而在人類,男性將精力投入到了最能讓他們爭奪女性青睞的特質上——大小和力量。

雖然性別之間的生理差異一直在縮小,女性在有些運動項目中甚至趕上了男性,尤其是極限項目,不過,兩性之間仍然存在一些基本的差異,這是千萬年進化的結果。比如,整體上,男性仍然要比女性要高大強壯。男性平均骨骼肌為10公斤。男性的上肢力量比女性高40%,下肢力量高33%。

如果女性突然變得比男性強壯,她們的體格將不得不更大。因為,更大的肌肉需要更強大的骨骼支撐(讓我們假定有傑西卡·瓊斯(Jessica Jones)類型,嬌小的體格擁有超人的力量。不過,這在生物學上是不可能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許多動物物種中,雌性都比雄性大,就像這兩個蟾蜍一樣(圖片來源: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這種變化必然會伴隨著睾丸激素和其他激素的上升。如果社會只是遵循自然法則,那麼就可能意味著兒童的首要看護人會從女性轉變到男性。"我們將會進入母系社會,女性掌權,男性負責照顧孩子,"加州大學河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的生物學名譽教授達芙妮·費爾貝恩(Daphne Fairbairn)說。不過,她又補充道,這樣,女性生育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如果女性睾丸激素增加,將會對女性生殖功能的發展產生明顯的負面影響。"

更強大的力量還會產生男性體驗過的心理影響,這和他們是否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肌肉無關。奧爾胡斯大學(Aarhus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邁克爾·邦·彼得森(Michael Bang Petersen)領銜的一項研究表明,擁有更高上半身力量的男性比弱小一些的男性更傾向於支持有利於自己的政策。例如,身強體壯的富有男性傾向於反對將錢重新分配給那些處境差的人。彼得森認為,這些人可能仍然受祖輩遺傳下來的行為所影響。在這種行為中,身體更強壯的人需要獲取更大比例的資源。彼得森說,更強壯、更高大的男性也可能青睞等級制度,而且更容易獲得競爭力。

我們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應該感謝這些特性的自然選擇。一如彼得森所說,"男性並不因為更強壯而更富於暴力。他們更強壯,是因為他們需要在進化過程中更加猛烈,這從多種方面形成了男性心理。"

雖然人們一直在爭論著先天與後天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著諸如支配性和侵略性等因素,而女性一旦突然變得更強壯至少會在某些方面體現出更強烈的傳統男性特質,這並非不可能。此外,女性的自我賦權、易於憤怒和談判信心往往與外表吸引力有關。因此,力量可能會取代外表,成為這些人格特質背後的推動力。

Image copyright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女大力士凱蒂·桑維納(Katie Sandwina)手舉三個大男人(圖片來源: Library of Congress)

所有這些變化可能會對某些異性戀造成影響。費爾貝恩認為,那些為了挽留住不可靠的男人而"屈尊自貶"的女性可能不再需要自降身份了。這種情形已經發生了。以她的年齡約30歲的女兒為例,她的約會簡直可以稱為一場災難,那個男人顯然是為了提升自我形像。可是,她女兒非常有能力,很活躍、又有博士學位,而且"她拒絶假裝她不從事家居裝修,她還經常進行50英里(80公里)跑,正因為此,男人覺得她很性感,"費爾貝恩說。

力量是男性在平均能力上超過女性的為數不多的方式之一。如果這一點發生了改變,就意味著男性身份和"傳統"男子氣概在現實世界中受到了新的挑戰。女性在過去50年間越來越獨立。很多情況下,她們的收入、成就和成功超過了男性。技術也在消除性別差異,製造業、軍隊等歷史上男性主導的領域也在對女性開放。女性可以依靠智力和手眼協調,而不是上身力量製造汽車或參與戰鬥。

因此,有些男性認為男性通常更為強大的身體力量是"男人在某種程度上更有資格獲得權力"的一個理由,從事性別暴力預防教育培訓的公司MVP Strategies的作家、講師、主席傑克遜·卡茨(Jackson Katz)說,"隨著女性開始在歷史上被男性排斥的領域與男性展開競爭,一些男性已經退守到身體大小與力量更重要的領域,因為這是他們仍然比女性有優勢的一個領域。"

卡茨認為,這可能有助於解釋美式橄欖球、拳擊、綜合格斗及其它暴力體育運動的流行和發展。"男人可能無法理解或表達這種想法,但這種思維歸結起來就是'是的,女人可能比我掙的多,我的老闆可能是一個女人,我的妻子可能比我有更好的工作,但她們沒有一個人能打橄欖球,'"卡茨說。不過,他也指出,對角鬥士型男子氣概的癡迷基本上是一種美國現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國際婦女節,一位印度婦女在印度東北部那加蘭邦(Nagaland)迪馬普爾(Dimapur)的磚窯上勞作(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從有利方面來說,如果女性更強壯,她們受到男性騷擾和暴力的可能性會立即減少,而強姦也會呈現"指數級"下降,卡茨說。

不過,假定女性力量優勝是良性的則可能是個錯誤。女性也有暴力的傾向。有17 - 45%的女同性戀者報告受到女性伴侶的身體虐待,而在異性戀的夫婦中,儘管女性的總體受害率更高,但19%的男性稱他們至少曾經被伴侶襲擊過一次。因此,雖然男性欺負女性的家庭暴力可能會減少,但女性欺負男性的案例卻可能會增加。"男人虐待女人是因為他們有能力,這是身強體壯所致,"費爾貝恩說,"我喜歡女性,但我並不認為我們女性是完美的。"

職場上的不平等和性別歧視可能會受到什麼樣的影響尚不清楚。男性特徵確實一直與權力崗位相關,想想為什麼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訓練自己用更深沉的聲音說話,以顯得更富權威。再比如20世紀70年代職業套裝在商界女性間的崛起,以尋求獲得男同事的尊重和接納。費爾貝恩認為,如果女性不再需要通過時尚、肢體語言和聲音訓練來使得自己男性化,女性自然就比男同事更優秀,那麼性別歧視將會開始消失。

不過,加德納認為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她認為,體格大小和力量差異並不是維持不平等的必然因素。"白人整體上並不比有色人種更高大、更強壯。"她說,"然而,沒有任何明顯物理基礎的白人優越感還繼續存在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南寧,女警自行車騎行巡邏隊的警察向一個男孩展示手槍(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她接著說,關於男性為什麼在職場中仍然應該統領女性,解釋的理由會從簡單地從聲稱上帝安排了女性為男性服務轉變為女性容易情緒化、不適合掌握權力。這些年來,人們一直這樣辯稱。"這種爭論不是基於事實,而是基於男性至上,"加德納說,"當權者會不惜一切手段,拼命保住權力。"換句話說,即便女性的力量增加了,她們仍很難突破男性主導領域的玻璃天花板。

事實上,一些新出現的女強人可能更願意保持這種狀態。正如卡茨所指出的,女權主義最激烈的反對者一直以來都是女性自己。她們可能已經找到了發揮自己優勢的途徑,並將性別歧視行為弱化成"私下的事情",而不是與男權體系作鬥爭。

這些反對運動的影響可見於現代政治中,有人支持男女平等,有人則持反對意見。而在美國,卡茨說,"有這樣一個男人,他毫無歉意地主張女性只是個裝飾物,而他當選總統,一個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呼籲回到男權社會。"

另一方面,彼得森補充說,隨著社會變得越來越複雜,民主與和平、暴力與侵略作為控制工具的作用已經弱化。這導致越來越多的女性政治領導人成為中心人物,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因此,儘管假想女性會突然變得比男性更強壯純屬幻想,但這樣的轉變確實已經發生了。正如費爾貝恩所說,"我更希望女性以現在的方式統治世界。"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