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能建立全球第一個「數字化」政府嗎?

(圖片來源:e-Residency) Image copyright e-Residency

我們都遇到過這種情況:在威嚴的政府大樓前排著永無止境的隊,凝視虛空,在等待中度過漫長的時間,然後在稅務局或機動車管理局填寫各種各樣厚厚的表格。

你會怎樣打發這種排隊時等待的無聊——尤其是之後還要在一個乏味的地方做一些更加讓人感到無聊的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玩手機,查郵件,發Instagram,甚至發推文表達自己無聊的感受。

那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在手機上填寫這些表格(或者辦理政府機構的一些雜七雜八的事務)呢?在電子支付、指紋鎖屏、手機視頻聊天的2017年,為什麼不能把所有要去政府機關辦的事情搬到網上,在一個地方一次全部解決辦妥呢?

波羅的海的沿岸某個國家可以做到這件事,那就是愛沙尼亞,一個坐落在東北歐人口僅130萬的小國。

Image copyright e-Residency
Image caption 日本、芬蘭等很多國家都以愛沙尼亞為榜樣,對政府服務進行數字化改革(圖片來源:e-Residency)

20世紀90年代以來,這個Skype誕生地的國家正在集中精力全面建設數字化社會。世界各地的專家都盛讚這個名為"愛沙尼亞在線"(e-Estonia)的電子政府項目是全球典範,它展示了政府如何將大部分服務遷移到一個更為便捷的網絡平台上。

"愛沙尼亞在線"的網站稱,該項目是"數字政府的演進"。網站於1997年上線,2000年以來公民能夠通過網站進行在線報稅(愛沙尼亞95%的人都在網上完成報稅)。網站上還可以收取醫療處方和體測結果,可以簽署文件。連投票,甚至外國人成為網上居民的手續也可以在網上完成。

"愛沙尼亞在線"的發言人安娜·派普勞爾(Anna Piperal)表示:"目前,信息儲存在國內,但是我們正在建立一個政府雲服務,到時遍及全球的愛沙尼亞大使館將為此提供支持。"

愛沙尼亞並不是唯一這麼做的國家。芬蘭、日本和塞浦路斯都在紛紛效仿愛沙尼亞的做法,有的與愛沙尼亞的公司合作,在本國建立線上稅務平台,或者借用愛沙尼亞的身份證系統,賦予每個公民一個囊括一切的身份編號,可用於社會保障,投票或災害反應。

位於美國華盛頓的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政府治理研究總監、副主席達雷爾·韋斯特(Darrell West)說:"愛沙尼亞走在最前列。"

電子政府項目還有第二個好處,就是它會創造技術類職位。派普勞爾表示,"愛沙尼亞在線"招聘了很多技術人員來支持這一系統,這就和任何新興產業一樣。

"我們需要更多的工程師、設計師、測試員、程序員和架構師。還需要更多的文案人員、社交媒體專家和更多的網絡開發師。"

不少政府治理和互聯網領域的專家對"愛沙尼亞在線"都讚譽有加,稱之為該類項目的拓荒者和先鋒。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啟動時間也非常早的一個例子,"牛津大學社會和互聯網研究教授、牛津互聯網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主任海倫·馬格茲(Helen Margetts)評價到。

馬格茲說:"在蘇聯解體後,愛沙尼亞摒棄了傳統的體系,從頭開始——他們決心要實現無紙化。他們選擇了一種井然有序的解決方案,走在全世界的前列。"(愛沙尼亞在1991年脫離前蘇聯,重獲獨立)

但是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聞常常報道發生數據洩漏的世界裏,類似臉書(Facebook)個人資料被黑客盜取,信用卡號碼遭竊,密碼盜刷和儲蓄賬戶遭竊等報道層出不窮。那麼為什麼人們要把所有的個人信息託付給一個單一、集中的在線平台呢?(據批評者稱,這個平台還存在被黑客攻擊的風險)

Image copyright e-Residency
Image caption 愛沙尼亞稱它是全球首個提供"電子居留權"的國家——為全世界的任何人提供數字政務身份證號和在線服務(圖片來源:e-Residency)

2014年,密歇根大學的研究人員展開一項調查,發現了"愛沙尼亞互聯網投票系統中的重大安全風險"並建議"立刻撤回這一系統"。但是"愛沙尼亞在線"表示其投票系統有足夠的安全措施保護投票的真實完整性,比如政府發放給每一位公民的身份證(通過這些身份證居民可以使用網上銀行或電子投票等在線服務)。它還表示其區塊鏈技術將努力確保沒有任何人能操縱數據而不被發現,聲稱即使黑客、系統管理員、甚至政府自身在內都無法做到。

"當你把所有東西都放在一個平台上時,網絡安全就構成了真正的風險,"韋斯特說。他提到了2007年俄羅斯曾向愛沙尼亞發起首次互聯網大戰,並造成了一場危機。銀行癱瘓,取款機無法使用。BBC記者達米恩·麥吉尼斯(Damien McGuinness)在今年早些時候報道稱,儘管愛沙尼亞的報紙努力及時報道當時混亂局面的最新進展,"記者突然間發現無法上傳文章,報紙也無法及時印刷。"

韋斯特把2007年俄羅斯的網絡攻擊稱為"相當於對實體基礎設施的轟炸,導致其無法使用。"

韋斯特還說,由於對網絡安全的憂慮,大多數政府還不支持在線投票——儘管越來越多的人擔憂俄羅斯可能影響了數個國家的選舉。

Image copyright e-Residency
Image caption 愛沙尼亞表示其數字化政府平台會有助於創造技術職位,以支持系統的運行(圖片來源:e-Residency)

不過,"愛沙尼亞在線"的派普勞爾指出,愛沙尼亞的投票系統從未遭遇黑客攻擊,也從未癱瘓過;在這個選舉機器被黑客入侵(比如最近在美國發生的事件)的時代,使用一個軟件可能優於數百台機器遭遇入侵。此外,破壞政府選舉還有很多不同的方法。韋斯特指出,比如虛假新聞、信息不完善的選戰、欺騙性廣告和社交媒體攻擊。

但即使電子政府利大於弊,愛沙尼亞的模式是否必定可以複製到其他國家?愛沙尼亞是如何獲得成功的呢?

專家稱,這在愛沙尼亞就是當務之急——愛沙尼亞把電子政府確立為重要目標,然後努力去實現。但是這個理念不一定能夠推廣。愛沙尼亞是一個小國,人口130萬,相當於比利時或者西弗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不過,馬格茲指出:"臉書有20億用戶,他們好像還是能夠管理好。")

此外,把愛沙尼亞與英國、美國等西方大國相比是風牛馬不相及。英國和美國的政府比愛沙尼亞複雜的多,不同的區域也有大量不同的政府部門和法律條文。

更不用提,國家越大,類似愛沙尼亞的一站式數字化社會就越難建立。在一個大國,可能有多種語言並存,這會導致很多複雜的問題。在一個同質化的小國,精簡服務較為容易。

不妨想一下美國國家稅務局(IRS)或英國稅務海關總署(HMRC)。"這都是非常龐大的機構,它們並不希望有一個中央集權的小部門對它們發號施令。大型政府的一個問題是有很多歷史負擔,"馬格茲說。

但是,如果能夠成功的話,電子政府會勝過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政府辦公室裏呆上幾個小時,然後聽過勞的辦公人員大聲吼叫。電子政府對公民來說意味著極大的便利。

即使在一個充滿了網絡戰爭和國際間諜的複雜世界,日常生活的數字化腳步似乎也不會很快停止下來。

這就是未來。專家稱,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政府的運行可以完全在互聯網上完成。因此,它可能會是21世紀最偉大的創想之一。

"亞馬遜就是一個網站,對吧?當你想到亞馬遜時,你不會想到建築物。當你想到政府時,你會想到建築物嗎?你很可能不會這樣想。未來,政府就會是一個網站,"馬格茲說。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