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時代手寫文字面臨的挑戰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人們都說書寫正在消亡。在鍵盤與屏幕上打字已經是今日書面溝通的主要形式。拜日益普及的芯片密碼信用卡所賜,我們連親筆簽名的機會都越來越少了。

在這個孩子們從出生起就在手機與平板電腦上點擊觸碰的年代,是不是"書寫"中的"寫"這個部分可以被永遠刪去了?對於老式的紙筆而言,除了藝術上的價值和認知上的便利,它們還有什麼優勢嗎?

筆的衰落

以前,學校裏每個孩子都要學習把英文字母連在一起寫字(連筆字),但如今,情況已經不是這樣了。

在包括芬蘭的一些國家的學校裏,打字課已經取代了連筆字母的寫字課。而在美國從2013年起,連筆字母書寫已經被調出核心課綱。雖然包括亞利桑那州在內的幾個州仍然重視標凖化的連筆書寫教育,但他們已經不是主流。

Image copyright Alamy/TM/20th Century Fox Film Corp
Image caption 世界各地的很多學校已經在課程中降低了書寫課程的重要性(圖片來源: Alamy/TM/20th Century Fox Film Corp)

有一些專家指出寫字課可能有一些間接的益處。《書寫的歷史及其未知未來》(The History and Uncertain Future of Handwriting)一書的作者安妮·特魯貝克(Anne Trubek)就認為這樣的訓練能夠強化一種被稱為"自動性"的技能。就是說當人們高度熟悉某類工作之後,就能夠不假思索地執行,從而能夠在做此類工作的時候仍然有餘力思考或執行其他事務。在這點上,特魯貝克將書寫類比為駕駛。

"當你開車開了一段時間後,你不會有意識地去想'現在踩油門'或'轉一點方向盤'",她這麼解釋,"你就這麼做了。而這也是我們想讓孩子們在學寫字的時候實現的目標。你我都不會想'現在轉個圈去寫字母i'——或者'現在在鍵盤上去找r鍵'。因此,我們的大腦能有餘力去思考更為重要的問題——我們開車的目的地,路邊的行道樹,或者我們正在寫的文字所表達的意義。"

特魯貝克就書寫這個課題發表了許多文章,也出版了若干書籍,她不相信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書寫將要消亡,"如果它真的會消亡"。但她相信學生學習鍵盤打字比學習手寫更快:學生能夠在更早的年紀就學會盲打,打字的速度也比手寫更快,從而讓他們能夠有更多時間選詞造句。

在一篇去年為《紐約時報》"撰寫"的(如果你認可這種表達)文章裏,特魯貝克提出由於鍵盤打字帶來的更好的自動性,同時書寫課程在今天的孩子們教育中時間比重下降,他們的書面表達能力可能會更強。人們對這樣的觀點意見兩極分化,有人反對也有人支持。

她提到了批評者們關於書寫的衰落最常提出的兩個意見:如果不保護手寫,會帶來"歷史的損失"和"人與人之間的親切感不再"。

關於前者,她的反對意見是,現在平常人已經無法讀懂95%的手寫文稿了——"所以我們才會有筆跡學家,"她如此解釋,筆跡學就是專門研究古代手寫字體的科學。

而針對後者所提到的,人們以手寫文字例如感謝卡來表達溫情,她說到:"這其實表示的是人們為此花了時間,這樣的交流方式的意義源自人們為此投入的精力,"特魯貝克說,"我對此的反對意見是,我們有很多其它方式來表示我們的關愛以及我們為此投入的精力,比方說如果你的字不好看,你可以送一包小餅乾。"

有一些教育者看來能夠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同意這種觀點。

一個案例就是芬蘭,這個國家如今在歐洲的先進學校教育方法中多方面領先,他們在2014年的一系列課程改革中修改了書寫課程的指導要求,將以印刷與數碼方式進行的書面交流放在更重要的地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研究表明即使在這個平板電腦的時代,手寫的動作本身仍然可能有助於兒童學習字母表(圖片來源: 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芬蘭國家教育局的敏娜·哈曼能(Minna Harmanen)表示這樣的改革帶來的反饋基本是正面的。"芬蘭國家教育局並沒有收到來自教師、兒童或者家長的抱怨。"她這麼說。

哈曼能提到,進行這樣的改革,最重要的原因是連筆字母書寫已經不再那麼常用。

"近來在工作中,你基本上必須用電腦來處理所有的文字,因此流暢的打字技能非常重要,"她說,"傳統的手寫文字在事後總是難以閲讀,而歷史文獻在必要的時候總是能被研究解讀的。"

書寫帶來的好處

儘管如此,也有研究表明書寫能夠提供某種認知上的益處。

例如,手寫可以提高手和手指的精細動作技能。 華盛頓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有一些重疊,但手寫和鍵盤輸入利用了不同的大腦功能。威廉·克萊姆(William Klemm)在2013年為《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撰寫的一篇文章也認同了這種說法。

"閲讀和寫作中使用的思維技能會帶來溢出效應。"他寫道, "要寫易讀的連筆字母,手指需要精細的控制動作。你必須注意並考慮你在做什麼、如何做。你必須練習。大腦成像研究表明,連筆書寫能激活大腦中不參與鍵盤輸入的區域。"

進一步的學術研究表明,書寫可以刺激視覺識別和記憶保留。

在《神經科學與教育趨勢》(Trends in Neuroscience and Education)雜誌於2012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卡林·詹姆斯(Karin James)和勞拉·恩格哈特(Laura Engelhardt)發現,書寫對幫助孩子學習字母表可能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這項研究中,一群學前兒童練習通過各種方式學習字母,包括用手寫出來與在鍵盤上打字。之後再向孩子們進行核磁共振掃描,當孩子們躺在掃描儀器中的時候向他們展示各種字母。這些掃描顯示,當孩子們看到了手寫練習的字母時,大腦中的特定部分被激活,而他們看到打字練習的字母時並不會激活這些部分。這表明書寫可能有助於孩子掌握閲讀和寫作。

所以,書寫可以帶來認知上的益處,創造藝術價值,傳達個人情感——也可以幫助學生更快地學習。

***

儘管如此,甚至還有技術試圖取代打字輸入,比方說語音識別軟件,例如蘋果的Siri、亞馬遜的Alexa和微軟的Cortana。

一個世紀前,像我這樣的寫作者會用筆和紙,但不久之後我是不是就能用我的聲音來寫作呢? 去年,Google Docs推出了新的語音輸入功能,不僅支持語音到文本的口述,還可以通過Chrome瀏覽器進行以語音激活的編輯。例如,我已經使用這個功能打出了這個句子(誤),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樣,它的效果非常好,它似乎能夠聽懂我的蘇格蘭口音,雖然還不完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部分支持書寫的倡導者指出了手寫的藝術和史料價值——在此展示的是歌手"王子"(Prince)為歌曲《紫雨》(Purple Rain)親手寫下的備註(圖片來源: 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哈曼能相信語音識別軟件可能會使人們必須學習用書面語氣來說話。"設想那種將你的口述或者講演記錄成文的程序會在學校中得到何等程度的應用,這會很有趣,"她說,"而它們又將帶來什麼樣的裨益,我們拭目以待。"

然而,即使是那些開發語音識別軟件的人也不確定他們的技術是否能夠完全取代書寫。

"當人們想用筆和紙張互動以獲得更多的感官體驗,需要使用古老的手寫技巧來精心製作和表達更有意義的情感,書寫就仍然佔有它的一席之地,"。語音識別軟件公司Nuance的尼爾斯·棱克(Nils Lenke)表示。"如果當面說話不合適,或者打字輸入不方便的話,這樣做還是很方便的。"例如,Nuance為汽車設計的語音識別工具可以讓駕駛者選擇切換為手寫輸入。

作為某種進步的過程,書寫可能正在衰落,但其價值不可低估。手機,打字機,電腦鍵盤和電子郵件的發明都沒有消滅日常生活中的筆墨,而書寫本身更是一種充滿流動性和適應性的實踐。而書寫完全可能在熱情的設計師、美學家和業餘愛好者的人群裏繼續存在。

即使隨著時代變遷,它不再是教育的中堅內容,日常的交流也變得越來越不需用手,但親手親筆寫下的那些字仍然可能還沒走到盡頭。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