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事實來撒謊——謊言的迂迴藝術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政客常常滿嘴謊言,這不是秘密,但想像一下這種情形——他們可以僅僅依靠講述事實來創造謊言。這是否讓人感到困惑呢?

如果你意識到我們可能都做過這樣的事情,這種情形就比較清楚了。一個經典的例子可以是:你媽媽問你有沒有做完家庭作業,而你的回答是:"我為英語課寫完了一篇關於田納西·威廉姆斯(Tennessee Williams)的論文。"這可能是事實,但實際上並沒有回答你的家庭作業有沒有完成的問題。這篇文章可能很久之前就寫完了,而你用一個事實誤導了你可憐的媽媽。你甚至可能都沒開始做作業。

通過"說實話"來進行誤導在日常生活中如此普遍,以至於最近形成了一個新的詞匯來形容它:"paltering"(敷衍搪塞)。敷衍搪塞在現在社會是如此廣泛,它能使我們更深入了解真相與謊言之間的灰色地帶,甚至可能解釋我們到底是為什麼要說謊。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我們大多數人每天至少會撒一個謊(圖片來源: Everett Collection Inc/Alamy)

我們一直在撒謊,儘管事實上撒謊要比說實話花費更多的心力。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曾經說過:"沒有人的記憶力足夠強大,能讓他成為一個成功的騙子"。

1996年,有一位名叫貝拉·德保羅(Bella DePaulo)的研究者甚至給出了一個數據。 她發現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會說一兩次謊。她的這個發現是通過要求參與者在一周的時間內記下他們撒謊的次數,哪怕他們這樣做是出於好意。在她最初研究所調查的147名參與者中,只有七人說他們根本不撒謊——但是連這個表述是否屬實我們都不得而知。

這其中許多謊言是無辜甚至是好意的,例如:"我告訴她,她看上去不錯,儘管我覺得她看上去很糟糕。" 有些是為了隱瞞尷尬處境,比如假裝不知道配偶已經丟了工作。德保羅說,在她的研究中,參與者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說了多少謊言,部分原因是大多數謊言如此"普通而不出所料,所以我們只是沒有注意到它們"。 德保羅是一位在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學家。

只有當個人用謊言來操縱或故意誤導他人時,謊言才更加令人擔心。而這類情況比你想像中還要更加頻繁。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真相並不總是如你所見(圖片來源: Chris Rout/Alamy)

當托德·羅傑斯(Todd Rogers)和他的同事們發現政客們在辯論中頻繁地迴避問題時,他們意識到同時還有其他事情正在進行。通過陳述另一個事實,政客們可以迴避回答眼前的問題。他們甚至可能暗示有些事物可信,儘管真相並非如此。作為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一位行為科學家,羅傑斯表示,政客們一直如此。因此,他與同事們開始進行更深一層的探索。

他發現,敷衍搪塞在談判中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策略。在他的研究中,總共184人,超過樣本半數的企業高管承認採用過這種策略。研究還發現,那些搪塞其辭的人認為這比直接撒謊更為道德。

然而,那些被欺騙的人並不會區分說謊與搪塞。羅傑斯說:"溝通者認為當真相被曝光時,搪塞會在某種程度上顯得有情可原,這可能導致了搪塞的濫用,而聽眾總是會把它看作謊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政客們經常操縱真相(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當我們聽到一些表面上聽起來真實的東西時,也很難發現其中存在的誤導性的"事實"。例如,英國工黨呼籲降低投票年齡的宣傳視頻說:"你們已經16歲了,你們現在可以結婚,參軍,全職工作。" BBC的事實核查小組發現,這些事實並不能說明真相。

"只有在父母允許的情況下,你才能在16或17歲時參軍,"事實檢查小組的報道還包括:"在這個年齡段,除非你是在蘇格蘭,否則你也需要父母的同意才能結婚。從2013年起,16-17歲的孩子不能在英格蘭全職工作,但在英國的其它三個地區可以在某些受限制領域之外的行業工作。"

又如,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作為美國總統候選人期間在競選辯論時也使用了搪塞的手段。有人質疑他在其職業生涯初期經歷的一起住房歧視訴訟,對此他表示他的公司"不承認有罪"。雖然他們可能沒有承認,但《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他的公司當時確實是進行了基於種族的歧視。

而且即使我們確實發現了這種誤導性的事實,社會常規也能夠阻止我們去追究這是否具有欺騙性。可以拿這個現在在英國已經聲名狼藉的採訪作為一個範例,當記者傑瑞米·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採訪政治家邁克爾·霍華德(Michael Howard)時(如下圖),記者反覆質問霍華德是否"威脅撤職"當時的監獄管理局局長。而霍華德以某種古怪的形式持續不斷地用其他事實來迴避這個問題,以至於來回的對話變得越來越令人尷尬。我們中大部分人都無法以這種方式來挑戰別人。

Image caption 搪塞是一種常見的談判策略(圖片來源: BBC)

這種策略在政治上很普遍,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比方說某些房地產經紀人,當一個潛在的買家問某套不受歡迎的房產有多少實際的競標時,他的回答卻是"有很多人來諮詢"。或者說某位二手汽車銷售人員說這輛汽車在寒冷的清晨能夠順利發動,但並沒有透露一個星期前它壞了。這兩個陳述是真實的,但卻掩蓋了這房子不受人歡迎,這車有故障的現實。

搪塞被看成是一種有用的手段,也許這使它如此常見。根據羅傑斯的提法,也許是因為我們一直有那麼多互不相容的目標,才會常常使用這種手段。"我們想實現我們的小目標——賣掉一座房子或者一輛車——但我們也想讓人認為我們是誠實有德的人。"羅傑斯說,這兩個目標之間存在矛盾,而人們認為搪塞其辭會比直接撒謊更加道德。"我們可以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羅傑斯說。

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想法造成的問題反映在當今社會裏。公眾顯然對政客的謊言深惡痛絶,對他們的信任度不斷下降。2016年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英國公眾心目中政客的可信度不如地產代理人,銀行家和記者。

儘管我們現在對執政者的謊言已經習以為常,但要實時發現這些謊言仍然是一個挑戰,特別是如果他們通過搪塞來撒謊的話。《你生活中的說謊者》(The Liar in Your Life)一書的作者,心理學家羅伯特·費爾德曼(Robert Feldman)認為無論對於個人或是對於宏觀層面來說這都令人憂慮。 "當我們被當權者欺騙時,就會破壞我們對政治制度的信心——無論那些人真正的動機為何,大眾都已經非常憤世嫉俗。"

說謊能夠為某種扭曲的社會目標服務,而它也確實如此。它可以幫助某人畫出比真相更美好的圖景,或者幫助一個政客迴避一個不舒服的問題。羅傑斯說:"這是不道德的,這使我們的民主更加糟糕,但人類的認知就是這樣工作的。"

不幸的是,謊言的盛行可能源於我們成長的經歷。謊言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在社交活動中發揮作用。我們告訴小孩關於牙仙和聖誕老人,或者鼓勵孩子感謝一個不想要的禮物。費爾德曼說:"我們給孩子們的信息非常混雜。他們最終學到的是,儘管誠實是最好的品質,但用事實來說謊並無傷大雅,甚至是優先選擇。"

所以下一次你聽到一個很奇怪的事實,或者是某個人想轉移一個問題的時候,請留意你所想的真相也很可能並非如此。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