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能直接喝髒水的神奇吸管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如果我是你,我是不會喝的。"

我非常不雅的趴在泰晤士河的水泥岸上,俯身用一隻空瓶子從河裏舀起綠色渾濁的水。場景十分混亂。一個不同尋常的大浪讓我措手不及,河水濺濕了我的衣袖。饑餓的海鷗從各個方向飛落下來。一大群鴨子前來探察——兩隻巨大的鵝發出嘶嘶聲。

這個建議來自旁邊一條船上的人。他一臉迷惑且愉快的觀察了我一會兒。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我就是要喝這個水,他就消失在了甲板下。

這個瘋狂的計劃來自一個驚人的事實。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在地球這顆藍色星球上,有大約21億人沒有安全的飲用水源。所以,每年因飲用不潔水源而喪生的人數超過了包括戰爭在內的任何暴力事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在流入倫敦之前十分平靜,並且較為潔淨,進入倫敦以後可能受到了下水道排水的污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隨著全球人口增長和氣候變化,水資源問題正在變的日益嚴重。到2025年,全球一半的人口將生活在安全水資源供不應求的地方。

我們會迎來新一代大膽的解決方案,包括以糞便為原料的淨水器,還有用氣泡水過濾顆粒物的機器。其中之一就是吸管LifeStraw,水流經塑料管道中的一捆長長的空心纖維以完成淨化。

LifeStraw最初版本的工作原理就像普通的吸管一樣。就是把一頭插到水中,從另一頭吸水。任何超過兩微米或頭髮直徑百分之一的東西都會堵在吸管裏,無法進入你的嘴巴。這就過濾掉了99.9%的寄生蟲和99.9999%的細菌,比如那些會導致霍亂,痢疾和傷寒的細菌。當你用LifeStraw吸水時,就算是最渾濁的水也會變的像山泉水一樣清澈。

這一切是從1996年開始的。當時的一位名叫米克爾·弗蘭德森(Mikkel Frandsen)的丹麥企業家把他祖父的制服製造公司轉型成專注於改善非洲人生活的公司。LifeStraw最初的版本就是為了消滅麥地那龍線蟲,它是到21世紀仍然殘存的最可怕的疾病之一。

病因就像俄羅斯套娃一樣重重疊疊——被跳蚤、幼蟲污染的水源。如果你不幸喝到了這種水,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蠕蟲會在你的體內成熟、繁殖,最後會從皮膚表面鑽出來。通常的結果就是出現感染,有時還會截肢。患者會非常痛苦,沒有疫苗或藥物能夠治療這種病。

起初,吸管安裝了一片簡單的金屬網,用來過濾相對較大的跳蚤。在過去的二十年裏,弗蘭德森的公司為了消滅這種疾病供應了超過3700萬件產品。在它的幫助下,麥地那龍線蟲的病例從1986年的350萬例減少到去年的25例。"這是它消滅的第二種疾病,"LifeStraw的營銷主管馬特·德維特(Matt DeWitte)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吸管的研製是為了抗擊非洲致人衰弱的寄生蟲麥地那龍線蟲。(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今,這一技術已經進步到僅憑一根吸管就可以過濾掉4000升水中的所有細菌、寄生蟲和跳蚤,可確保該產品的所有者在數年內安全無虞。與此同時,更大規模的、以重力為動力的版本在海地、厄瓜多爾、巴基斯坦和泰國的災後得到使用。該公司在為肯尼亞的一百萬學生提供清潔飲用水的工作也已進行過半。

為了實際體驗一下這個難以置信的技術,我來到了我能找到的倫敦最讓人噁心的水源——泰晤士河——測試LifeStraw的原始版。但是風險到底有多大?還有,為什麼我們要在意這一點?

"泰晤士河裏的病原體非常多,"英國自然環境研究理事會生態學和水文學中心(NERC Centre for Ecology & Hydrology)資深科學家安德魯·辛格(Andrew Singer)說。當我告訴他LifeStraw的事時,他開心的笑了:"你的實驗肯定能測試出它的效果。"

事實上,1500萬倫敦人排出的污水很大一部分都進入了泰晤士河。"與人口相比,這條河的水量並不大,這就意味著對污水的稀釋能力不足。"在不同的時候,下水道污水佔倫敦河流的比例在10%到100%之間。通常來說,這些下水道污水是經過處理的,不過也有未經處理的情況。

儘管很多人會認為"經過處理的"下水道污水是比較乾淨的,事實卻並非如此。"病原體數量會減少,但是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不能保證,"辛格說。大多數河流中最危險的東西是兩種寄生蟲——隱孢子蟲和梨形鞭毛蟲。它們會導致腹瀉,並且孢子非常小,很難殺死。它們有時候會進入自來水。

相反,下水道處理的主要目標是減少有害微生物和有機物的數量。後者是關鍵,因為隨著碎屑的腐爛,它會吸收水中的氧氣,有可能對水體中的野生動物造成毀滅性影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密歇根州弗林特的水污染在美國成了一則大新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污水還攜帶高劑量的藥品。2013年對全球污水處理廠的一項研究發現處理工作只能清除42種物質中的一半,比如咖啡因和抗生素。

還有下雨時流入河中的所有東西,包括殺蟲劑、除草劑、動物糞便,以及少量有毒金屬,比如鎘——"它們被當作'營養補充品'餵給飼養的動物,目的是促進生長,"辛格說。還有倫敦很多鴨子、海鷗和老鼠排出的東西。"它會被稀釋,但是不會到你找不到的地步。所有東西都在那裏。"

最後,還有塑料。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泰晤士河的樣品中有大約35,000個塑料顆粒,大多數來自食品和飲料容器。

這種污染有很多讓人不悅的副作用。跨性別和愚蠢的魚在被避孕藥、塑料——類似於雌激素的化學原理——和抗抑鬱藥污染的水體中游蕩時,會把塑料當成輕易可得的獵物。這也意味著與河流打交道的風險特別大。比如,在泰晤士河裏舉辦游泳活動以後,常常會出現集體疾病。

"就工業化國家而言,泰晤士河相當典型。我無法想像會有很多河流竟然比印度很多地區的河流還要糟糕,"辛格說。

我很幸運,LifeStraw能消除其中可能潛藏的任何細菌和寄生蟲,還有塑料和相當多的泥土。剩下的東西只有可溶解的物質和非常微小的東西,比如金屬、病毒、殺蟲劑和除草劑。在這個問題上,辛格說的話讓人不太放心——"地球上存在的大部分細菌都會經過泰晤士河,"他說——但是我能依靠的只是它的數量很少。我不會把這件事變成習慣。

即便你不會魯莽到直接飲用河水,但河流污染可能並不像你願望中的那麼遙遠。如今,全球83%的自來水含有塑料纖維,而溶解在水中的雌激素被認為是男性精子數量快速下降的原因。

"水資源安全的問題並不止於微生物層面,"LifeStraw的董事總經理艾利森·希爾(Alison Hill)說,"雖然我們覺得水資源不安全主要是發展中國家的問題,但是在過去的五年中,像密歇根州弗林特(Flint)這些地方讓我們看到這也同樣是美國的問題。"

Image copyright Zaria Gorvett
Image caption LifeStraw的製造者稱它能夠去除未經處理的水中99%的寄生蟲和細菌(圖片來源:Zaria Gorvett)

最近在美國密歇根州弗林特的水危機中,10萬人處於鉛含量達到危險水平的用水環境中。這讓水污染的化學來源受到矚目。去年的一份報告發現,在過去十年中,6300萬以上的美國人暴露於不安全的飲用水環境中。水中含有工業污染物、超標化肥等等。

"存在兩大來源,"德維特說,"第一是全球污染日益城市化。這就意味著我們不僅要過濾生物污染物,還要擔憂重金屬、殺蟲劑和藥品等。另一個整體趨勢是,在美國這樣的國家出現的基礎設施老化現象,它導致人們必須立刻採取除鉛等行動。"

最後,我從泰晤士河取到了足夠的水,既沒有落水,也沒有被鴨子攻擊。為了避免再有陌生人側目,我決定回到公寓裏再喝。

吸管的操作很簡單——只需要把一頭的保護蓋取下,把它放入你挑選的難喝的飲料中,然後像正常的吸管一樣使用它。

花了幾秒鐘,很快的一股剛剛經過過濾的河水就穩穩地被吸入我的口中。結論如何?它非常冰冷,並且清爽到讓我感到驚訝。我覺得我喝到了潮濕植被的味道,但是那大概只是我的想像。

而且,我沒有生病。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