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人的第一印象是否凖確無誤

bbc Image copyright Moviestore collection Ltd / Alamy Stock Photo

虛構故事中充滿幾乎一見面就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的惡棍與英雄,他們知人識人的能力幾近出奇:想想看懸疑恐怖電影《沉默的羔羊》中的吃人魔萊克特(Hannibal Lecter)或神奇偵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在現實生活中,很多人(包括某些全球領軍人物)似乎認為他們也有這個本領。問答網站如Quora上有很多這樣的帖子:「我可以對人們的個性和感情了如指掌。這正常嗎?」

但是我們當中真的有人具備一見面即知他人個性的非凡本領嗎?

心理學家將這樣的人,或這類人的概念,稱為「識人高手」。一百多年來,心理學家一直致力於回答這樣的問題:所謂識人高手是否真有其人?

直到最近,人們的結論都是,所謂識人高手這個概念基本上是個似是而非的迷思,事實證明,我們大多數人天生就有能認識彼此性格的能力,這項天賦在人與人之間幾乎沒有多大差異。

然而,一篇有趣的新論文提供了新穎而有說服力的根據,認為的確存在高於一般人的識人高手,這迫使我們得再反思上述結論。不過只有你的交往者是位喜怒哀樂形於色,能真實的顯露其個性的人之時,你的識人之明才會非常的明顯。來自查塔努加市田納西大學的羅傑斯(Katherine Rogers)與來自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比桑茲(Jeremy Biesanz)在兩人的論文中如此寫道,「簡單地說,過去突出識人高手失敗或並無其事的報告可能被誇大了很多。」

Image copyright Hartswood Films/BBC
Image caption 能判斷他人人格和個性的識人高手可能終究是存在的。

美國心理學家亞當斯(Henry F Adams)很早已開始研究識人高手是否存在這個議題。他早於1927年已發表有關研究。其研究方法是,八個小組各有10名彼此了解的年輕女性,他要求她們對同組其她女性的個性進行評價,並作自我評價。然後依據每位志願者得到同組其她成員的評分算出平均值,以獲得此人"真實"的的個性。他再分析這些數據,看看其中是否有人具備凖確理解他人或自身性格的超常能力。

他發現,善於識人知人的高手不一定是容易相處的有趣對象。他說,這些人雖然在腦力上敏捷而靈活,但她們往往「動不動就生氣,脾氣不好,悶悶不樂又喜怒無常,還缺乏勇氣」。亞當斯的理論指出,矛盾的是,有知人之明的達人是以自我為中心:他們只將別人視為工具,用以達到其自身目的。(相反,那些有自知之明,善於對自身作正確評價的女性,亞當斯認為她們「待人處事得體,有禮貌,人緣很好」,她們更感興趣的是如何幫助他人。)

但是到上世紀50年代,亞當斯有關識人高手的概念開始看起來有些靠不住了。首先把亞當斯等人用以鑒定何為識人高手的方法批評得體無完膚。接著發表的新資料顯示,亞當斯當年鑒定為識人高手的出色能力沒有轉換於不同條件下進行測試。隨後的幾十年裏,更多試圖證明存在識人高手的研究彼此之間是相互矛盾。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一項研究認為,人們在某種處境下能知人識人,但換一種處境可能未必如此。

這就是羅傑斯和比桑茲研究的起點。他們認為識人高手的證據崩解的關鍵原因有兩個。第一,所謂的識人能力是什麼意思,研究人員對定義一直相互矛盾。有時候他們所指的是理解個性的能力,但有時候又指是能夠了解他人感情或發現他人說謊這樣的能力,當然這很重要,因為有證據說明這是很特出的本領。第二,研究人員沒有將被人觀察的當事人的角色納入研究的內容。

這對搭檔揭示這樣一個理論,不僅有識人高手,也還得有「清晰目標」,即能傳達出與自己個性相關及有用信息的被觀察者。當面對個性清晰的目標對象時,識人高手的本事才會顯露出來。他們的論文做了這樣一個比喻,「差不多就像亞馬遜新推出一本微積分學的書,但沒有提供任何章節供在線瀏覽參考,要評價此書,即便是微積分學老師也不會比一位被數學難倒的學生高明多少。但要是能提供部分章節,微積分學老師比起同一個學生,其理解就會高上好幾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近一項實驗評估了參與者通過三分鐘會面對他人之性格作出判斷的能力。

為了檢驗他們的論點,羅傑斯和比桑茲招募幾千名大學生與同一位陌生人交談三分鐘或觀看三分鐘某個他們不認識之人的視頻短片,然後要求他們對這位陌生人或視頻中人的個性進行評價。接著,將同學們就個性給出的評估與被評估者"真實個性"相比較。此處的"真實個性"是根據被評估者的自我評價及對他們相當熟悉的一位親友的評價而做出的結論。

至關重要的是,除了分析數據來評估某些參與者是否在評判他人個性方面格外凖確,羅傑斯和比桑茲也將被評判者個性表現分類為清晰目標和不清晰目標兩種(分類標凖是,按平均值,實驗參與者能凖確判斷他人個性的程度)。

數據表明,確實存在識人高手,少數參與者在凖確判斷他人個性方面大大優於平均水平。但是數據也顯示,只有在評判目標的個性比較清晰,高手的觀察力才能顯示出來。

羅傑斯和比桑茲總結道,"我們已發現始終如一、清晰而又有力的根據,說明識人高手的確存在,"但他們的關鍵發現是,這種本領只適用於評判性格外向的個人,這意味著「以為存在著能一眼看穿他人性格的神奇魔力,如福爾摩斯或《超感警探》那樣的角色,在我們的研究中是沒有根據的。」

Image caption 像福爾摩斯這樣的角色,僅僅根據一些最微細的線索就能成功讀取某人的"真實"個性,可能只存在於小說中。

通過比較識人高手在現場互動與視頻短片情況下的效率,研究人員也能夠認定高手們的識人本領是否僅在於他們能觀察到對象表露的一些個性跡象,或者也對目標施於了影響,從而促使其顯露出他的個性。這裏結果難以確定,模糊兩可。通常,識人本領似乎在於高手能夠理解他人個性跡象。不過因為在現場互動中的效率稍微高一點,這也可以解釋成向目標施加影響而獲得個性流露的能力也起到了部分作用。他們說,至少對於短時互動,識人高手「主要的手段是能夠敏銳觀察和恰當運用清晰目標對象所提供的信息。」

這些新發現激動人心之處是,我們現在知道知人識人的高手可能的確存在,以及如何更好地辨別這些高手(他們需要用"清晰目標"加以檢驗)。這意味著對於高手們是怎樣辦到的,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以及他們的本領能否傳授,我們可以開展更多深入的調查。

傑瑞特博士是英國心理學會刊物《研究摘要》的博客編輯。他的新書《人格學》將於2019年出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