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無法言喻的痛:女性外陰疼痛

  • 米凱拉·康利
  • Mikaela Conley
"真的非常痛苦。"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真的非常痛苦。"

剛開始痛的時候,蘭代爾-施密特(Tara Langdale-Schmidt)沒想太多。只是她上洗手間時或行房後會有一陣疼痛。

前些年,她因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婦科疾病,指的是本應生長在子宮內的組織卻在子宮外的其他地方生長)而陸續動了幾次外科手術。她以為疼痛是因為先前的病,但願只是暫時的。

可她卻越來越痛,幾周後已經是痛到難以自持。

蘭代爾-施密特說:"過不久,痛感就像是身體被對半鋸開,有人在我陰道裏頭點了根煙灼燒。每次性生活都非常痛,我要強忍不哭,生怕破壞氣氛。"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這一病症令患者上廁所也苦不堪言。

她曾向很多醫生尋求診治,一些醫生困惑不解,大多數醫生並不理睬。"有個醫生居然告訴我喝點紅酒,服一粒布洛芬鎮痛藥,放鬆就行。而還有個醫生沒做任何檢查,就直接說他可以幫忙切除痛處或給我開抗抑鬱藥。難以想像若我是得了性病或是患了癌症該怎麼辦?不過我肯定再也不會去找這兩位醫生了。"

時年28歲的蘭代爾-施密特又氣又急,飽受痛苦也萬分沮喪。她決心自己研究。仔細看過眾多女性健康線上討論帖子和醫學論壇後,她發現有大量關於"外陰疼痛"(原因尚不明確,症狀是外陰前庭附近的慢性疼痛或不適感)的討論。

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ACOG)將"外陰疼痛"定義為"外陰在沒有感染、皮膚病或其他生理疾病病因的情況下,出現的持續三個月及以上的疼痛綜合徵"。該病症可能是急性的也可能是慢性的。

具體可以分兩種類型:廣泛外陰疼痛會在不同時間點於外陰的不同部位發作,可能是偶發或持續性疼痛;局部外陰疼痛則出現於外陰某一特定部位,這一類型的症狀常伴隨灼痛,通常在受外部擠壓或觸碰如性交、置入衛生棉條或久坐時出現。此類疼痛、灼燒感、刺痛感或觸痛感會令女性非常不適,性交或久坐都會痛苦不堪。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每七名女性中就有一名以上在一生中某個階段遭受外陰疼痛的侵擾。

斯托爾盆腔與私處疼痛中心(Stoehr Center for Pelvic and Intimate Pain)的主任斯托爾(Angie Stoehr)介紹道,"這種痛會令人身體虛弱。一些罹患此症的女性都不能穿內褲或者褲子,因為實在太痛了。這會嚴重影響生活質量,也不易治癒。"

據美國國家慢性陰部疼痛研究協會(National Vulvodynia Association)執行理事戈德斯坦(Lisa Goldstein)介紹,早在1880年,就有相關醫學文獻首次詳細記載了外陰疼痛並將其描述為"外陰過度敏感"和"表淺性交痛"。如今,有數據表明全美有16%的女性正在或曾遭受"陰部疼痛"的困擾。

然而,由於各種各樣的因素——包括研究這樣一個敏感話題的難度,定義及診斷標凖的差異,以及歷來缺乏對僅影響女性的健康問題的研究——醫學界對"陰道疼痛"的相關研究不足。2011年,超過80名研究人員齊聚一堂,在美國兒童健康與人類發展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and Human Development)參加關於外陰疼痛研究現狀的主題會議。

會上總結道,"與會者一致認為目前基於外陰疼痛的實證研究極其不足,因缺乏科學依據,針對可取的診斷及治療方法無法達成共識。"會議報告補充道,與會者認為要推進相關研究需要神經學、疼痛研究及其他領域專家的廣泛參與。但"各領域的研究人員,尤其是除婦科外的領域,均對'外陰疼痛'這一課題的認知及興趣有限。"

這也導致了該病症仍是個醫學未解之謎。它既沒有明確的病因,也沒有放之四海而皆凖的療法。斯托爾向我們介紹道,有些研究認為外陰疼痛與患者自身的免疫疾病、神經損傷、過敏反應、慢性酵母菌感染甚至種族身份有關。同時,抑鬱症及焦慮症等心理問題、童年遭遇如長期壓力或性虐待等也可能會增加患外陰疼痛的風險。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試用產品後,患病的女性告訴蘭代爾-施密特,她發明的擴陰器效果斐然。

近期有一項理論指出,外陰疼痛的症狀可能並不是因身體患處而起,而是源於大腦——其他慢性疼痛疾病亦是如此。研究發現,外陰疼痛症患者腦部處理疼痛與壓力的區域裏有更多灰質。這意味著,問題根源並不是在盆腔本身,而是取決於腦部是如何處理來自盆腔的信號的。

一些女性也在努力尋求解法,蘭代爾-施密特就是其中之一。她做了一項嘗試,將有助於擴張陰道,恢復組織彈性與復原陰道大小的擴陰器做了改良。曾因車禍受過傷的她知道釹磁鐵可以緩解背部與頸部的神經痛。她創造性地將擴陰器與釹磁鐵結合,將擴陰器挖空,並填入釹磁鐵;每日使用兩次,每次20-30分鐘。經過親身嘗試後,她發現使用後能將性交的疼痛度降低六成,而若性交前使用,疼痛度會降至一成以下。這個產品被她命名為"嫵媧磁鐵擴陰器"(Vuva Magnetic Dilator)。

她把樣品分發給患骨盆疼痛的其他女性試用後,收到了很多極好的反饋。她說道,"我得到的回復都是'我從來沒想過我能再次享受性愛','是你拯救了我的婚姻'……"

西醫裏關於磁療效用的研究很少。磁療的基礎觀點是一切生物機體都存在於磁場中,磁場平衡能起治療作用。據稱,磁鐵能促進血液循環,舒緩神經緊張。磁療作為一種中醫療法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但大量研究表明,磁鐵在緩解疼痛和治療疾病方面無實證依據。

圖像來源,Google

圖像加註文字,

外陰疼痛會導致房事不和諧,對兩性關係不利。

一些患者看似因磁療而好轉,但其實很可能只是一種安慰劑效用——真正緩解的是心理層面的病因,而非生理層面的。

斯托爾說,"醫學著述中磁鐵與疼痛相關的有力證明並不多。"但她仍時常向患外陰疼痛或陰道痙攣(一種女性性功能障礙,也會影響陰道插入)的女性推薦VuVa擴陰器。她說:"這產品並不會造成任何身體傷害。女性下體疼痛症很難治癒。我會鼓勵患者去嘗試各種療法,找對自己管用的。"

而格爾曼(Gelman)則說,她會推薦一些理療手段如觸痛點療法、結締組織推拿、肌筋膜減壓療法及拔火罐等。

外陰疼痛並不只給患者帶來身體上的痛苦,它也會給女性帶來情感和心理負擔,甚至嚴重影響她們的性生活與親密關係。很多人羞於公開討論兩性健康問題,因此許多罹患外陰疼痛的女性並沒有站出來。

蘭代爾-施密特說那段時間先生對她很支持,她非常幸運。"他是位通情達理的丈夫,只要我說痛,他從不強迫我。"她認識很多女性並不若她這般幸運。

"我遇到很多走投無路的女性,她們說的都是,'我丈夫因為這個和我離婚',還有'我再也不想活了',又或者'醫生幫不了我。我一天24小時灼痛無比。我感覺特別挫敗,'" 蘭代爾-施密特說道。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患病女性就連坐下都要經受酷刑般的疼痛——這意味著很多患者無法正常工作了。

這是患病女性生活中的一場浩劫。斯托爾說,很多患者因為它婚姻被迫終止。疼痛帶來的負面影響甚至延伸到了工作場合。因為疼痛,許多女性無法正常工作。

斯托爾說道,"很多女性來諮詢時會問我,'是我哪裏出了問題還是我瘋了?'

但她也補充道,針對病症和疼痛,有一些治療方法。但這是一件因人而異的事兒,要找到適合自身情況的治療方法需要花時間。"這不是普通的感冒",她說。治療外陰疼痛可能需要病患長期治療,緩解病痛。

斯托爾說:"女性應該成為自己最強大的支持者。要戰勝研究尚且不足的慢性病症就更應如此了,得不斷為自己加油努力。比如說蘭代爾-施密特,她就是絶地反擊,自己搞發明創造。"

蘭代爾-施密特不無驕傲地說,"要是能幫助別人,我能跟人討論一整天的陰道。我想我可以說是'以陰道而聞名'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