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令女性「男性化」? 避孕藥丸背後的詭異真相

避孕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一切還得從一株墨西哥薯蕷(Mexican yam)說起。

1942年,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位化學教授正在尋找一種含有黃體酮(progesterone)的廉價物質。黃體酮這種激素在當時用途甚廣,例如預防流產以及用於治療更年期的女性。

事實上馬克(Russell Marker)已經發明了一種方法,可以從某些植物的一種化學物質中提取黃體酮。野生日本薯蕷(Japanese yam)的塊莖便是其中之一。但是野生日本薯蕷植株細小而且多葉,植株所含的黃體酮量很小。

馬克四處搜尋其他含有黃體酮的植物,檢測了400多個物種,但卻一無所獲。後來他在一本模糊不清的植物學書籍中偶然發現了一幅插圖。這種薯蕷的根肥大而且是很大的塊狀,據報道重達100千克(220磅)。他來到了這種薯蕷的原產地墨西哥,並偷運了一株回美國。

研究人員發現了這種含有黃體酮的廉價植物之後,轉而研究其作為避孕藥的功效。其後不到十年,這種節育藥物就打入市場。而馬克則從公眾視野中神秘消失,轉而癡迷於銀器收藏。

這種藥丸對經濟和社會所產生的副作用之大,文獻已有充分的記載。人們可以盡情享受性的愉悅,而不必擔心懷孕。陡然之間,女性可以將自己20多歲和30多歲的時光用於學業深造和事業拓展,而不用埋頭於家務活以及為小孩洗尿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避孕藥為世界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給予女性更多自由,讓其可以選擇何時生育以及是否想要生育。

然而從一開始這種藥丸就藏著一個秘密。

近年來,科學家開始察覺,服用避孕藥的女性腦部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與不服用激素的女性相比,這些女性腦部中的一些區域似乎變得更加典型的「雄性化」。

此外還有一些行為上的變化。服用某些種類藥丸的女性在遣詞造句方面沒有原來那麼好,而這通常都是女性很擅長的。另一方面,她們在腦海中旋轉物體的能力增強了,這通常是男性更為擅長的才能。最後一點是,服用另外一種避孕藥的女性在人臉識別方面能力增強,通常來說這是女性所擅長之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服用某類避孕藥的女性更加擅長於在腦海中旋轉物體。這個能力男性通常強於女性。

是不是對此感到困惑?科學家也是如此。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人們經常告訴我們,這種藥丸含有雌激素(oestrogen)和黃體酮。但其實藥丸中這兩者都沒有。

原因是當人們口服天然雌激素和黃體酮的時候,這兩種激素還沒來得及發揮功效,就會迅速分解,不會對人體產生作用。因此避孕丸採用的是人工合成激素,是由人體可以吸收的較為穩定的激素合成而來,經過改造之後得以模仿天然雌激素和黃體酮。

市面上每一個牌子的複方藥都含有同一種合成雌激素,乙炔雌二醇(ethinyl estradiol)和八種合成黃體酮之一(即孕激素)。乙炔雌二醇阻止機體每月排卵,合成黃體酮製劑則使子宮頸入口的粘液變稠,讓子宮"關門謝客"。即使卵細胞滑出並且受精,受精卵也無法著牀並且生長。

到這裏為止一切都沒有什麼問題。然而儘管上述激素能夠有效防止懷孕,但並不能完全替代天然激素。最終的結果是,這些人工合成的激素會產生天然黃體酮和雌激素不會有的副作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因為避孕藥使用了人工合成的雌激素,會帶來你想不到的副作用,比如面部長毛等。

網絡上隨處可見一些傳聞軼事的報道,如服避孕丸後生暗瘡(也稱粉刺),流汗過多以及不必要的毛髮生長等。一位女性曾經描述自己的面頰上毛髮瘋長,另一位女性在用了一個新牌子的避孕藥之後則患上了"披薩臉"(指長滿粉刺的臉)。科學家已對這些「雄性化」的效應進行了充分研究,已證明某些類型的避孕藥的確有不良副作用,尤其是對於體質過敏的女性。

不過這其中的原因則令人吃驚。一項2012年的研究表明,83%的美國服藥女性攝入的黃體酮都非天然,而是從雄激素中合成而來的。這包括一些受歡迎的品牌,諸如奧索翠塞克蘭(Ortho Tri-Cyclen),羅斯特琳FE 1/20(Loestrin FE 1/20)和翠斯珀林泰克(Tri-Sprintec®)等等。

這些避孕藥使用的雄激素是睾酮(testosterone)的近親,叫做諾龍(nandrolone),是一種強效雄激素(影響男性生殖系統發育的一種激素),可以讓人產生典型的男性特徵。

普勒策爾(Belinda Pletzer)是奧地利薩爾茨堡大學(University of Salzburg, Austria)的一位認知神經科學家,他說:"這種激素有時會用到男性服用的興奮劑中。"它有助於增長肌肉,因而很受力量舉重運動員和拳擊手的歡迎。前舉重世界冠軍福裏(Tyson Fury)最近被判禁賽兩年,因為其2015年類固醇檢測呈陽性(他聲稱該物質進入體內是因為食用了未閹割的公豬肉。)

我們了解這些副作用已有幾十年:首次合成的黃體酮—炔諾酮(norethindrone)就能夠催生雄性特徵。

回看20世紀40年代、50年代和60年代,懷孕的女性有時大劑量服用炔諾酮以預防流產。然而該激素同樣對她們的身體帶來了不確定的變化。

這些女性更容易流汗,毛髮增多,臉上增加很多粉刺。有些人留意到她們的聲音也變得低沉。服用過這類避孕藥的母親所生的女嬰中幾乎五分之一都有男性化的生殖器。這些不幸的兒童中有一些需要接受手術。

今天雄激素合成的黃體酮中的雄激素成份已減少了很多,而且避孕藥中這種合成激素劑量也有減少,並且會加上合成雌激素,以抵消雄性化副作用。

不過還是有一些副作用。

司徒維爾(Sitruk-Ware)是紐約人口委員會的一名生殖內分泌學家,他說:「這些合成的黃體酮製劑近幾年來劑量有所減少,但仍與睾酮的化學結構相關。所有衍生物到最後都會與乙羥基二降孕甾烯炔酮(levonorgestrel)沾上邊,這種物質是最常用於合成黃體酮。其本質上仍然有雄激素特徵,因為能夠和雄激素受體結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近年來的一些避孕藥品種在設計上都是抗雄性化的,常常開給女性以治療暗瘡或毛髮生長過度。

近幾年來,一代又一代的合成黃體酮製劑湧現出來。早期的黃體酮製劑幾乎都能催生雄性特徵,然而最近科學家們由人造黃體酮研發出了新的藥物。它們有相反的功效——常常用於治療暗瘡(即粉刺)或者毛髮生長過度,因為它們是「陰性的」(對一些女性而言,因為荷爾蒙的不平衡,這些功效可能會有些過火),比如說雅司明(Yasmin®)和奧塞拉(Ocella™)。

一般來說,老牌子和較便宜的避孕藥往往含有雄性化激素,而較新較貴的品牌往往含有抗雄性化激素類物質。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服用複方避孕藥的美國女性中只有17%是選擇服用抗雄激素類的避孕藥。

人體內遍布雄激素受體,尤其是在汗腺和毛囊中,這就能解釋為什麼促進雄性化的黃體酮製劑可以讓一些女性更易流汗,毛髮更多並且臉上多粉刺。然而這些強勁有力且可以改變性特徵的類固醇同樣影響腦部。

我們知道,在男性體內,青春期釋放的雄激素可以改變大腦的結構。對女性來說同樣如此,在女性體內,睾酮含量相對較少,但也能夠導致大腦某些區域收縮而另外一些區域增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即使是數量較少的睾酮也能夠使女性大腦的一些區域變小—另外一些區域變大。

以我們對於這些激素的了解,或許大家仍然會感到吃驚的是,一直到最近都沒有人核實過由雄激素製成的黃體酮製劑是否會對人體造成影響。

普勒策爾說,「人們進行了很多研究來探討雄激素合成的黃體酮製劑對人體造成的副作用,甚至還研究了在情感上造成的副作用,因為女性對此一直有所報怨。但是很少有研究其對大腦和認知方面的影響。」

最早的這類研究中有一項距今只有八年,即在避孕藥已經投用五十年之後。那時普勒策爾對於女性的大腦在月經週期內的變化很感興趣。

但是當她意識到自己並沒有把服避孕藥的女性包括在內時,她問自己這是為什麼。她說,「我們知道我們機體產生的類固醇(例如黃體酮和睾酮)會影響大腦。所以我本來應該自然而然地會想到,任何合成的性激素也會對其產生影響。」

普勒策爾摒棄了最初的計劃,開始著手測試避孕藥的影響。她招募了一些男性和女性,其中有的使用激素避孕,有的則不使用,普勒策爾然後掃描他們的大腦。

結果令她相當驚訝。掃描結果顯示,使用藥物的女性,其大腦若干區域要比沒有使用藥物的女性較大。而男性大腦的這些區域正好也比女性較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某些避孕藥可能影響女性的言語流暢度。

這項研究的樣本相對較少,而且沒有將雄性化避孕和抗雄性化避孕加以區分,因此普勒策爾告誡人們不要對結果過分解讀。但是其他研究暗示說兩種激素都可能改變人們的行為。

服用雄性化黃體酮的女性言語流暢度(遣詞造句的能力)較差。但她們在腦海中旋轉物體則要略勝一籌。這是有道理的,因為人們認為在某些情況下男性的語言表達略遜於女性,而在空間感知方面則強於女性。

其他研究表明,口服避孕藥的女性在記憶情感故事方面更像男性,她們的回憶重視要點而少細節。而且她們在識別他人的情感(例如生氣,傷心或者反感)上做得不夠好—就像男性一樣。令人懷疑的是,某些藥物似乎在讓女性的大腦「男性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服用避孕藥的女性在識別他人的情感(如傷心)上做得不夠好,這一點在男性中更為普遍。

然而,或許最令人驚訝的證據來自於2015年發表的一篇論文。這一次,普勒策爾將服用兩種避孕藥女性的大腦與未服藥女性的大腦做了對比。服用了較新的抗雄性化黃體酮製劑的女性大腦中的若干區域比其他女性都要大。

重要的是,這些變化似乎影響著她們的行為。

兩塊區域尤其腫脹:一是紡錘狀臉部區域(fusiform face area),這一區域約有豌豆般大小,處理面部信息(例如朋友的照片和卡通);二是旁海馬空間加工區(parahippocampal place area),對於識別地點(例如城市景觀)很重要。這些女性還更擅長於識別人臉。

人臉識別是女性通常很擅長的領域,即使是嬰兒也如此,因此這就契合了口服避孕藥微妙影響大腦的觀點。在這一情況下,抗雄性化避孕藥可能會產生「女性化」影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服用的避孕藥類型不同,連人臉識別的能力也會有所差異。

正如之前所說,服用雄性化避孕藥的女性大腦中若干區域會較大,這包括男性大腦某些區域,這些區域通常比女性相應區域大。而且女性服用這類避孕藥時間越長,這些腦部區域就會越大。

令事情更為複雜的是,所有複方藥都含有雌激素,都會使人女性化。這就是說,同樣一個女性,其大腦可能正同時受到「女性化」和「男性化」的影響。

沒人能夠預料到一株薯蕷可以引發女權革命。人們常常把避孕藥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據說它還導致20世紀60年代以來女性的工資增加了三分之一。

然而避孕藥也可能有陰暗的一面。正如普勒策爾在2014年所寫,運動員服用類固醇時,我們稱之為「服用興奮劑」,人們認為是濫用藥物,社會對其強烈譴責。但是人們卻樂於見到數百萬女性每天服用這些激素,有時候更是從青春期一路服用到更年期。

科學家們還不知道這些藥物對大腦產生的任何影響會否左右人們的行為。但現在或許是時候測試一下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