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內節育器的避孕方式 為何很少人採用

the close-up of IUD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什麼東西和外星昆蟲很像,而且可以殺死精子?如果你回答「線圈」,也就是眾所周知的宮內節育器(IUD),恭喜!你答對了。

這個東西大約有一個迴形針那麼長,形狀各異,從褶邊的橢圓形到四條腿的蜘蛛狀都有。然而,在西方世界,最常見的是一種T形的塑料物,拖著線狀的「尾巴」。

為了發揮效果,宮內節育器必須放在子宮內,根據品牌和類型的不同,最長的可以在子宮內停留12年。其避孕效果非常好。

事實上,它們是地球上最有效的避孕方式——除了絶育手術或完全避免性行為。除此之外,它們也是全世界最流行的避孕方法。但這並不意味著每個國家的大多數女性都聽說過它們。例如,在亞洲,27%的女性使用宮內節育器避孕。但在北美,這一比例僅為6.1%,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則不到2%。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應該有更多人了解這種避孕技術?

宮內節育器在美國沒有被更廣泛使用的一個原因也許是缺乏市場推廣。多年來,製藥巨頭們一直投入重金推廣利潤更高的避孕藥,而不是節育器。

「我認為現在的病人比以前了解更多,」來自紐約的婦科醫生德威克(Alyssa Dweck)說。「但錢顯然很重要。」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天的宮內節育器是非常小的T形裝置,尺寸不超過32毫米X36毫米。

非營利人類發展組織FHI 360的流行病學家胡巴切爾(David Hubacher)說。 「有很多公司生產,有很多不同的(避孕藥)配方,其中一些差異對個人來說很難察覺。相反,如果你看看我們從1988年開始在市場上銷售的主要宮內節育器"帕拉加德"(ParaGard),根本沒有太多廣告宣傳。」

另一個原因是它們有一點形像問題。有很多關於宮內節育器的惡意謠言——說什麼會讓人疼痛,導致不孕,或者影響性生活等。考慮到宮內節育器過去不佳的歷史,這並不特別令人驚訝。

將異物植入女性生殖器官可以避孕的想法在19世紀末首次出現。一開始,醫生們只是在子宮頸,即子宮的入口隨意放置一些物體,希望能起到避孕效果。這些宮內節育器的早期版本,被稱為「有柄子宮托(stem pessaries)」,是由各種材料製成的,比如骨頭和貓腸子。但後來的版本大多是帶有長而分叉的「尾巴」的金屬螺絲。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過去的醫生用這種"Y字形子宮托"之類的避孕用品做試驗,這種產品在1880年左右在德國研發出來。

幾十年後,在20世紀20年代出現了第一批主流的宮內節育器。德國醫生格拉夫伯格(Ernst Grafenberg)讓這種產品得到了廣泛應用,他在今天廣為人知是因為女性陰道性感帶以他的名字命名為「G點」。

格拉夫伯格的設計是把一個簡單的金屬環放在子宮裏,然後他立即進行科學研究,觀察其是否真的有效。一切進展很順利,但納粹逮捕他時,他的研究被迫中斷。後來,他被節育女王桑格(Margaret Sanger)解救,逃往美國。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格拉夫伯格在20世紀20年代設計了這種宮內節育器。

從那時起,宮內節育器開始真正流行起來。在中國,宮內節育器是實施獨生子女政策和強制絶育的重要工具。直到今天,該國仍有專門設計或改動過的節育裝置,使其更難從體內移除;這種節育器通常需要手術才能取出。

與此同時,在美國,發生了「道爾盾」(Dalkon Shield)災難。這個臭名昭著的品牌是在20世紀60年代推出的宮內節育器,它有一個很寬的外殼,有點像馬蹄蟹。此是基於這樣的想法,即表面積更大的宮內節育器會更有效。但恰恰相反,這種馬蹄蟹宮內節育器使人懷孕的風險高得令人無法接受。更糟糕的是,還導致了廣泛的感染和不孕症。這是一場大規模的公開醜聞,超過5萬名女性最終成功起訴了這家製造商。

德威克說, 「女性總是擔心自己未來的生育能力。 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才讓大家在某種程度上認識到宮內節育器其實更安全,並且重新調整了女性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在20世紀60年代推出的"道爾盾"讓人懷孕和感染的風險很高。

幸運的是,現代版本有很大的不同。主要有兩種:一種含有銅,另一種緩慢釋放少量左炔諾孕酮激素(hormone levonorgestrel)。

胡巴切爾說,「我們今天的產品非常安全有效。」他指出,即使在宮內節育器使用率處於歷史低點時,宮內節育器在女醫生中的受歡迎程度是普通大眾的五倍。「如果你只看那些婦產科醫生(生殖醫學專家)的小團體,你就會發現,這一比例甚至要高出9倍。」

要認真對待這種熱情,這有助於將宮內避孕其與其他避孕措施進行比較。

從墨爾本(Melbourne)到孟買(Mumbai),全球數以百萬計的女性早晨一醒來,就從包裝袋裏掏出一小片藥丸。她們必須記住每天都要服用一片,但這出乎意料的困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數以百萬計的女性依賴避避孕藥,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服用避孕藥,在十年內有61%的機會懷孕。

從理論上講,這種組合避孕藥讓女性懷孕的機會在任何一年都不會超過1%。事實上,我們大多數人每個月都會漏服大約5片藥——所以懷孕率實際上超過9%。這意味著如果你以人類慣性的方式服用避孕藥10年,總的來說你有61%的機會懷孕。換句話說,很有可能你會懷孕。

據估計,依賴口服避孕藥每年導致96萬次懷孕。還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潛在致命的血栓風險增加,以及幸福感減退。

從避孕套到避孕貼片,大多數避孕方法都面臨著共同的是否認真照做的問題。人性(和性行為)本來也是這樣的,在現實生活中這些避孕手段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嚴格使用。

但宮內節育器不同。因為一旦由醫學專業人員完成植入後,可以不需理會,而且會完全和包裝上所說的效果一樣。含銅的宮內節育器每年讓女性懷孕的機會大約是1%,10年內這一風險相當於8%;激素宮內節育器的這一概率每年不到1%,十年內約2%。激素版本的節育器還帶來了許多女性認為的額外好處——五分之一的女性發現她們的月經完全停止。

來自新西蘭的弗利(Anna Foley)幾年前決定裝一個激素宮內節育器。「總的來說我喜歡它,因為我總是不記得吃藥,」她說。「此外,我發現激素對我有一些副作用,而曼月樂(Mirena,宮內節育器品牌) 的劑量較低。」

過去,人們認為宮內節育器主要是在受精後起作用的,因為它使得受精卵無法著牀。但專家們不再認為這是事實。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這個在20世紀早期使用的宮內節育器由羊腸線圈和骨頭製成,現在的宮內節育器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相反,宮內節育器起作用有兩個原因。首先,子宮內的任何異物都會導致炎症反應:一種特定類型的白細胞會衝向該區域,在那裏它們會吃掉精子並產生對精子有害的廢物。一項研究發現宮內節育器使子宮內這些細胞的數量增加了1000%。

第二個原因取決於宮內節育器的類型。激素版本的節育器會改變女性的身體,使精子更難到達女性的卵子,而且在卵子受精後子宮變得不適宜居住。另一方面,含銅節育器是可怕的精子殺手。當銅離子溶解到子宮中時,它們會麻痺甚至殺死精子——儘管究竟以何種方式仍然是個謎。

然而,即使是現代的宮內節育器也有一些風險。最嚴重的是,這種裝置在植入時可能會被推入子宮壁,這被歸類為醫療緊急事故,但很少發生(每1000次植入中有一次)。此外,感染、盆腔炎和異位妊娠等疾病的風險也略有增加,但一旦取出節育器,這些風險就會消失。當然,其他避孕方法也有風險——例如,大約每1176名服用避孕藥的女性中就有1人在任何一年都有患血栓的風險。

但許多女性擔心的一個主要問題是植入節育器會很痛苦。雖然情況並非總是如此,但確實有這種可能。弗利對自己的經歷毫不諱言。「就疼痛的強度而言,我會告訴你是最高級別的痛。真的真的很糟糕。每當我想起那天植入之後的疼痛,我就會開始哭泣。」

通常情況下,最劇烈的疼痛在幾分鐘內就會消失——就像短暫的痙攣一樣——而在植入之後的當天,女性會感到一種隱隱的疼痛。正如一些女性指出的那樣,和避孕失敗的選擇——分娩相比,這種痛苦小多了。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含銅的宮內節育器會麻痺甚至殺死精子,讓卵子幾乎不可能受精。

事實上,多年來,醫生們一直認為植入宮內節育器的疼痛只有對於那些已經生產過的婦女來說是可以忍受的,因為她們的產道會略有拉伸。這產生了一種不幸的效果:多年來,許多女性都沒有從醫生那裏聽說過這種方法。我們現在知道這沒什麼太大區別——已經生過孩子的女性傾向於把植入的疼痛定為"四級",而沒有生過孩子的女性認為是"六級"。

現在許多醫生主張,所有的女性在植入前都應該可以選擇進行局部麻醉,希望這樣可以讓使用宮內節育器的女性數量增加。無論如何,這些精巧的、能殺死精子的裝置自本世紀初以來一直在穩步普及。德威克說:「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宮內節育器成為第一選擇。」儘管購買和植入的成本很高, 但使用壽命超過10年,成本效益可能比避孕藥更高——而且醫療服務提供商也開始明白這一點。

誰知道呢——也許那些關於宮內節育器有效的文章很快就會變得多餘。

請訪問 BBC Future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