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發現人類遺骨有可能改變未來命運

(Credit: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1985年,在南極洲南設得蘭群島(South Shetland Islands)希裏夫角(Cape Shirreff)的雅瑪那海灘(Yamana Beach)上發現了一具獨特的顱骨。這具顱骨是一個智利南部二十歲出頭的原住民女性的遺骸,死亡時間被認定在1819年到1825年之間。這是迄今為止在南極洲發現的最古老的人類遺骸。

顱骨發現的位置是出乎意料的,是在19世紀初的海豹捕獵者所建造的沙灘營附近發現。然而女性海豹捕獵者在那個時代是聞所未聞的。也沒有任何已知文獻說明在那個年代,一個年輕的女性如何或為什麼要來到南極洲。現在,這具已經將近200歲的顱骨被認為與人類第一次登陸南極洲的時間是吻合的。

雅瑪那海灘顱骨是一個重要發現——這不僅是考古學上的原因。30年來,像這樣的骨頭總是被當做對這塊原始荒野提出領土要求的憑據。不同國家悄悄地,有時是明目張膽的,凖備著對這一大片幾乎無法居住的土地宣誓所有權。

倫敦皇家霍洛威學院(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 of London)地緣政治學教授多茲(Klaus Dodds)表示:「很多人都不明白南極洲有更黑暗的一面。我們所看到的是在這片被大多數人視為冰凍廢墟的土地上,強權政治在互相較量。」

Image copyright Lokal_Profil/Wikipedia/CC BY 2.5
Image caption 不同國家提出重疊的領土申明——並非都囊括在最初的條約當中(Credit: Lokal_Profil/Wikipedia/CC BY 2.5)

南極條約體系(Antarctic Treaty System)最早是1959年簽訂的,但在1998年又加入了一項關於環境保護的協議。條約申明,南極洲是一個為和平與科學服務的自然保護區,除非必要的科學研究,禁止開展任何涉及南極洲礦產資源的活動。但是這並不是一項永久協議。

2048年——在這項協議達成50年後,條約中的這部分內容可能會被重新審核。禁止採礦和資源開發的條款可能,甚至很有可能會被修改或者廢除。

多茲表示:「之所以2048年令人擔憂,是因為如果一些國家感到不用再理會禁止礦產開發的條款時,人們擔心整件條約都會崩潰, 而環境保護是南極條約最關鍵的條文之一。」

該條約通過時,阿根廷、澳大利亞、智利、法國、新西蘭、挪威和英國七個國家都對南極大陸提出了重疊的主權主張。條約凍結了所有的主權要求,並禁止提出任何新的主權主張。該條約還正式的擱置了任何對南極提出領土擴張的要求。

倫敦瑪麗王后大學(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國際法顧問兼訪問讀者巴雷特(Jill Barrett)說:「在某種意義上,這些有領土要求的國家把他們的要求放在了一個盒子裏,如果你喜歡,還可以加個蓋子在上面。但是這個盒子永遠都在那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南極洲爭奪地盤的不僅只有企鵝(Credit: Getty Images)

然而,很多國家對協議的這部分內容採取的是「雙重思想」,多茲說:「最大的玩家,通常是中國和俄國,也在考慮2048年條約重新審核這件事,並且會提前打主意。」

所以,很多國家用各種形式向南極洲派出探測人員。例如資助科學研究,歷史調查,在南極大陸的廣大陸地建立起研究基地。多茲說:「這等於是對全世界傳遞了一個明確的信息,整個南極空間我們也有份。」

南極文化遺產顧問兼前澳大利亞文化遺產委員會(Australian Heritage Commission)副總監皮爾遜(Michael Pearson)說,考古是南極大陸上最重要的一項活動。「在未來關於領土主張或者商業開發的討論中,即便不是一份子,由於考古也確立了自己的利益所在。」

雖然像雅瑪那海灘顱骨這樣的考古發現沒有任何法律效力,這名女性更有可能是一位海豹捕獵者而不是一名智利官員,所以這可能只是挑戰了南極大陸已知的歷史時間表。如果智利能夠證明其人口居住在南極的時間早於其他聲稱有南極洲主權的國家,那麼他們才能在談判中處於強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艘中國大船大張旗鼓的停靠在南極水域(Credit: Getty Images)

多茲說,考古發現還可以加強國內的政治支持。「如果在冰上發現了遺骸或遺物,我敢保證一定會煽動起擴張領土的民族主義。考古在國際政治中一直是非常重要的。」

其他事件,如歷史沉船,也和雅瑪那顱骨一樣扮演同樣的角色。1819年,一艘西班牙巡航艦聖特爾莫號(San Telmo)在分隔智利尖端和南極半島的德雷克海峽(Drake Passage)遇難。考古學家一直在南極群島上搜尋是否有任何船員活著上岸的痕跡。

皮爾遜說:「沉船的殘骸被發現衝上了南設得蘭群島,很有可能一些船員在漂浮的殘骸上活了下來。」如果有任何倖存者,他們將會擊敗英國人,成為最早登上南極大陸的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位澳大利亞科學家收集苔蘚樣本(Credit: Getty Images)

所有這些關注也為南極帶來好處,因為一個國家對考古的投資,可以發現能啟迪全世界的文物和遺跡,否則這些歷史遺跡永遠不可能被發現。皮爾遜說:「各國潛在的國族主義野心,無論是公開的還是隱蔽的動機,也可以是有益的。如果不是各國提供資金和後勤支援進行考古研究,這些東西是難以被發現的。」

而這位在雅瑪那海灘被發現遺骸的智利女性,最有可能的結論是,她是在一次捕獵任務中被俘而到達南極洲。她可能是溺死或者凍死在南極海灘上。但是她的骨頭仍是南極洲有史以來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在長期以來對冰凍大陸宣誓主權的政治背景下,它成了軟實力和民族驕傲這個更大圖畫中的一部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