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附體與塞勒姆女巫審判的真相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她們的四肢受到嚴重影響,痛苦不堪……以致手臂、脖子和背部左右晃動,然後恢復原位。她們嘴巴緊閉,喉嚨哽咽。」這是當時對帕里斯(Betty Parris)和威廉姆斯(Abigail Williams)這對表姐妹的描述。她們是塞勒姆村的第一批患者。

她們語言錯亂,四肢扭曲,時而嚎啕大哭,時而發出尖叫聲,時而身體抽搐。事情發生在1692年。當時,帕里斯 9歲,威廉姆斯 11歲。

一位醫生告訴帕里斯(Samuel Parris)牧師,這兩個女孩被施了巫術,她們其中一個是醫生女兒,另一個是外甥女。很快,塞勒姆村至少又有五個女孩出現類似症狀,並有當地人被指控施行巫術。被控行巫的包括女奴提圖芭(Tibuba)和流浪乞丐古德(Sarah Good)。一連串的指控接踵而至,民眾相繼指控了200多人。被捕入獄的有聲名狼藉者,也有虔誠的教會信徒。6月10日,以愛傳流言蜚語且私生活混亂而出名的畢曉普(Bridget Bishop)率先被處以絞刑。此次事件中共有20人被處死,另有多人死於獄中。

300多年前,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帕里斯、威廉姆斯和她們的朋友出現這些奇怪的症狀,並最終導致她們死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項醫學理論認為,塞勒姆村出現的是一種癔病,可能是因為攝入黑麥真菌引起的。

1976年,卡波雷爾(Linnda Caporael)在《科學》(Science)上提出了一個理論,贏得了眾多支持者。卡波雷爾認為這種病症是由攝入黑麥真菌引起的。因誤食受到感染的農作物而攝入的寄生生物會造成「麥角中毒抽搐」——肌肉抽搐、產生幻覺、痙攣發作。另外一些人認為病因是精神曼陀羅(又稱「魔鬼的圈套」,jimsonweed, 一種茄科毒草)。後來,又有人提出了流行性腦炎理論。流行性腦炎是一種神秘的昏睡病,可由環境毒素、細菌或病毒感染,或自身免疫系統疾病引發。

但這些理論遭到了否定。比如,塞勒姆村那些女孩沒有出現黑麥真菌引發麥角中毒的關鍵症狀,比如明顯腸胃不適、膚色淤青和食慾大增。並且儘管麥角中毒可能會導致麥角酸二乙基酰胺(Lysergids,簡稱LSD)型感知錯亂(像彩虹一樣的顏色、光暈、揮之不去的殘留影像),女孩們對攻擊她們的人的描述卻頗為明確。

現在,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神經病學專家讚迪(Michael Zandi)和他的學生塔姆(Johnny Tam)又在《神經病學雜誌》(Journal of Neurology)上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抗NMDAR腦炎。

下面是一名典型患者的故事。起初,她患上了一種類似感冒的疾病。幾周時間裏,她變得滿腦子想的不是上帝就是魔鬼,多疑,失眠。現在,她重覆同樣的話,然後變得啞口無言。接下來,痙攣發作,四肢扭曲掙扎,嘴巴和舌頭重覆奇怪的動作,脈搏加快或減慢,血壓時升時降。她出汗、流口水、呻吟、擠眉弄眼,變得緊張,然後昏昏欲睡。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這些患者常被診斷為發瘋,被錯誤地當成神經病患者送去精神病院。在那裏,他們會變得更加狂暴,或走向生命的盡頭。但有了2007年的一項開創性研究後,現在我們知道,這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造成的。該研究表明,一種抗體會反抗NMDA受體。因此,這種疾病得名「抗NMDAR腦炎」。

這些受體負責信號在大腦突觸間的傳導和神經可塑性——即大腦適應和調整的能力,另外還負責行動、學習和記憶功能。抗NMDAR腦炎患者體內的抗體攻擊似乎會成為一種自身免疫反應的一部分。這種反應或許發生在感染之後(有人認為是感染了諸如皰疹這樣的觸發病毒,但還沒有定論)。

Image copyright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
Image caption 1899年的一副繪畫作品還原塞勒姆女巫審判的場景。

一些患抗NMDAR腦炎的女性體內發現一種名為畸胎瘤的卵巢腫瘤。畸胎瘤由頭髮、牙齒和骨頭堆積而成。這些腫瘤也具有神經組織,會表現為NMDA受體。免疫系統也許會再次被認為是罪魁禍首:這些受體可能觸發了抗體的產生,抗體轉而與大腦的NMDA受體和畸胎瘤的受體交叉反應。

有意思的是,氯胺酮也是這些受體的剋星。正因為如此,氯胺酮服用過量會產生與抗NMDAR腦炎類似的症狀。

抑制該免疫系統的療法已使75%的抗NMDAR腦炎患者痊癒或至少基本上康復(儘管也有自發好轉的情況發生)。對卵巢畸胎瘤患者來說,切除畸胎瘤,巫術就消除了。現在,男性中也出現了這種疾病,年輕和年長者皆有,但女性仍是最常見的患病群體,患者往往20歲出頭。

那麼,這種病可能和塞勒姆村有關嗎?讚迪和塔姆對帕里斯和威廉姆斯的描述進行了分析,認為極有可能有關,原因如下:

抗NMDAR腦炎的焦慮和受迫害幻覺症狀,似乎出現在了塞勒姆村那些女孩的身上。

  • 腦炎會突然發病。那些女孩「劇烈發病多次」。
  • 抗NMDAR腦炎的運動障礙(不由自主的肢體運動)症狀可能與下面的描述相符:「她們四肢受到嚴重影響,痛苦不堪……以致手臂、脖子和背部左右晃動,然後恢復原位。」
  • 腦炎患者失去控制能力和神志改變的症狀與這段描述相似:「她先是氣勢洶洶地在房間裏走來走去……並開始扔正在燃燒的柴火,扔德屋裏到處都是……」
  • 女孩們產生幻覺的跡象:「有時候做出她像是要飛起來的動作,伸展並高高舉起手臂,嘴裏喊著嗚、嗚、嗚!……」
  • 女孩們偶爾「被認為愚笨」的事實,可能暗示了「緊張症」。
  • 腦腫脹會破壞語言功能。女孩們「嘴巴緊閉,喉嚨哽咽……」

「奇怪的是,她們的病似乎與我們在21世紀才掌握的一種疾病類似,」讚迪說。「那麼抗NMDAR腦炎為什麼在此之後很長時間就沒有再出現過?」

聽上去令人信服,但一些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答。這對表姐妹為何同時患上了一種不具有傳染性的疾病?讚迪提到了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遺傳率,因此兩人患的可能是同一種疾病,但他也承認,「確實,更有可能是只有一人患病,而不是兩人都病了。」

讚迪說,至於其他女孩,仍有大量未解之謎。「其他病例的背後可能是社會政治因素,同時也有可能是其他疾病被錯誤地貼上了巫術的標籤,比如癲癇,」他說。

心理學家斯帕諾斯(Nicholas Spanos)也提到了其他因素的影響,認為此事是「按照17世紀的清教徒共同的世界觀上演的一齣社會政治劇」。那些女孩可能在無意中扮演了被惡魔附體者的角色,這些角色是在這個宗教團體當中學到的,並被該團體合理化了:「她(被指控的巫師)一走近,所有人都發病。」在法庭上,被告一咬嘴唇,她們就說自己被咬了。她動一下手,她們就說自己被掐了。很能說明問題的是,據稱在法庭外面,她們看上去身體健康:「這些受到折磨的人中,很多人一天發病高達幾十次,但間或精神抖擻、熱情友好、身強體壯、精力旺盛,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折磨。」

但這種可能性——就是只有一個女孩患了抗NMDAR腦炎,而其他病例都是社會政治和宗教勢力造成的——依然會引起人們的興趣。在此之前,有一個說法是,那個電影《驅魔人》(The Exorcist)原型的14歲男孩患的是同一種腦炎。1949進入密蘇里一家醫院後,這名男孩表現出了極端的憤怒,「用聽不懂的語言大喊大叫」,「間歇性地擺出扭曲的姿勢,變成看上去不可能做到的體態」。

至於塞勒姆村,1692年5月的一道死刑暫緩命令使大約150名被指控為巫師的人獲釋。其中一名「受巫術折磨」的女孩小帕特南(Ann Putnam Jr)在1706年致信塞勒姆村教堂,正式道歉。帕里斯後來在薩德伯裏(Sudbury)組建了家庭。威廉姆斯的命運仍不得而知。有關「受折磨者」的理論層出不窮,現在抗NMDAR腦炎論佔據了一席之地,但之後肯定還會有其他說法。

請訪問BBC Future閲讀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