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也有地下宮殿 庇佑免受洪水侵襲

防洪設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的調壓水槽,壯闊景觀有如地下宮殿

托爾塔哈達(Cecilia Tortajada)描述自己走下長長的樓梯進入日本工程奇蹟之一的防洪設施,這個巨大的排水設施是東京用來抵禦洪水侵襲的王牌。終於走到水池底部的時候,她看到59根重達500噸的柱子支撐著屋頂。身處地下洞穴卻有如宮殿一般壯闊景觀,她內心的謙卑之情油然而生。

托爾塔哈達是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水務政策研究所的水資源管理專家,她回憶道:「你會發現自己在這個龐大系統面前多麼渺小,也意識到東京在抵禦洪災上的凖備多麼充分。」

如果日本是災難和風險管理專家的朝聖地,那這個被稱為「地下宮殿」的調壓水槽就是重要的神殿。「首都圈外郭放水路」(Metropolitan Area Outer Underground Discharge Channel)由長達6.3公里的管道系統和5個巨大的豎井組成,保護東京免受洪水侵襲,隱藏在地下22米處的這座洪水宮殿就是其中一部分。

過去幾十年裏,東京應對颱風降雨和河水泛濫的能力日臻完善,其錯綜複雜的防洪系統是一個世界奇蹟。但隨著氣候變化和降水模式的改變,未來還很難說。

東京的防洪歷史悠久。城市坐落在平原上,有5個湍急的河系流經此地,還有數十條單支河流一到雨季就會暴漲。高度城市化,快速工業化和不合理的水資源開採導致部分地區下沉,令城市更加脆弱。

在水資源管理行業工作了20多年的托爾塔哈達半開玩笑地說:「誰知道東京為什麼會建在那兒。」

日本早在幾世紀前就開始防洪,但東京目前的防洪系統直到二戰後才真正開始成形。1947年,颱風凱瑟琳襲擊東京,摧毀了約31,000座房屋,造成1,100人死亡。10年後,颱風狩野川(又名颱風艾黛)來襲,一周內的降水多達400毫米,街道、房屋和商鋪都被淹沒。

災後一片混亂,日本政府加大了對防災的財政支持。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的災難專家稲岡(Miki Inaoka)說:「即使是1950、1960年代的戰後恢復期,日本政府仍將6-7%的國家預算用於減災抗險。」

東京的城市規劃者必須警惕幾種不同類型的洪水。如果暴雨出現在上游地區,很可能會衝毀河堤並淹沒下游的中心居民區。一場傾盆大雨也許會超出該地區排水系統的洩洪能力,高浪或海嘯也可能威脅沿岸地區。如果地震摧毀了大壩或防洪堤那又該怎麼辦?

東京為這些情況規劃了幾十年,並在不斷建設,現在擁有數十座水壩、水庫和防洪堤。如果你像切蛋糕一樣把東京的地下切開,你會看到迷宮一般的排水管道,與地鐵線和天然氣管道在城市地下縱橫交錯。

耗資20億美元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以及那座「地下宮殿」是東京最了不起的工程壯舉之一,歷時13年於2006年完工,是世界上最大的分洪設施,也是東京不斷加強防洪能力的結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東京的河流平日裏是一道道美麗的風景,但在暴雨時節卻危機四伏(Credit: Getty Images)

托爾塔哈達2017年參觀過排水系統,她表示:「日本這個國家信奉學習,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研究案例。」

排水系統將東京北部中小河流的水輸送到流量更大的江戶河,以減輕洩洪壓力。

當有河流發生洪澇時,水就會流入一個高達70米的巨型排水豎井,整個排水系統中一共有5個這樣的豎井,豎井之巨大足以容納一架航天飛機或自由女神像,豎井之間通過6.3公里長的地下排水管道網絡相互連接。當水快要到達江戶河時,調壓水槽會減少流量,然後用泵把水注入江戶河。

做個腦力練習就能知道排水系統的威力了。想像一個注滿水的標凖型25米游泳池,把它連接到擁有13,000馬力水泵的排水系統。水泵一開每秒可以推動200噸的水,兩三秒就能把泳池抽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個標凖型25米游泳池裏的水,用不了3秒時間就能排放清空(Credit: Getty Images)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的稲岡說:「就像科幻小說裏的設備似的。」稲岡的工作主要是與發展中國家的專家合作,分享日本的專業防洪技術。

不過稲岡也承認,降水模式的轉變是對東京基礎設施的挑戰,氣候變化導致很難提前規劃。

城市規劃部門根據歷史降水記錄設計了東京的防洪能力,每小時可承受最多50毫米的降水,在人口和建築稠密區尤其如此。但50年前的正常降水量到如今已經不再適用了。

日本氣象廳(Japanese Meteorological Agency)稱,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日本過去30年來降水量多的天數有所增加,降水模式正在改變。有些人預測日本21世紀的降水量會增加10%,夏季甚至增加19%。

東京都建設局注意到了這些變化,並提高了防雨標凖。至少在3個城區要求新建工程需要承受每小時65至75毫米的降水量。但東京都江戶川區前首席土木工程師土屋(Nobukuyi Tsuchiya)等專家表示,日本當局已經耗費了太多時間討論該做什麼。

土屋現任日本河濱研究中心(Japan Riverfront Research Centre)的主任,他說:「很遺憾,日本尚未建立響應氣候變化的防洪機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首都圈外郭放水路」以及有如地下宮殿的調壓水槽耗資20億美元(Credit: Getty Images)

土屋在2014年《淹沒的首都》(Shuto Suibotsu)一書中警告說,東京尚未凖備好應對全球變暖所可能引發的暴雨。他表示,在東京的低窪地區,如果出現創紀錄的高浪,大約有250萬人可能會受到洪水侵襲,他們的命運應該是規劃中需要著重優先考慮的。

2018年早些時候,日本西部的暴雨導致河堤崩塌河水泛濫,造成數百人死亡及數百萬美元的經濟損失。土屋說,如果發生在東京,整座城市將被摧毀。

不只有東京面臨風險。受氣候變化影響,紐約、上海和曼谷等主要城市將越來越容易受到洪水和風暴的影響,正如東京一樣,大多數城市都做了各種評估方案,並在一點點建立新的防禦體系。

例如,倫敦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把洪水列為頭號威脅,城市有五分之一位於泰晤士河的泛濫平原上。倫敦已經有很安全的防洪堤,而且東部還有穩固的泰晤士河防洪閘作保障,但規劃人員認為這些保障措施將來可能不夠用。在大西洋彼岸,邁阿密已經在將街道一條條加高,與海平面上升做鬥爭。

在新加坡,托爾塔哈達和其他專家正在研究如何在未來幾年保護新加坡不受海平面上漲的影響。新加坡建設局日前委托開展了一項研究,為國家沿海保護框架提供信息,並且每年都會推出新的防禦措施。

每個人都在密切關注東京,想知道它的防洪系統在颱風和夏季暴雨時表現如何。

托爾塔哈達嘆息道:「如果像日本這麼預防完備的國家都經受不住,如果連東京都不行,我們全都得小心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