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生態遭破壞後要如何起死回生?

森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500年前,森林覆蓋了伊比利亞半島(Iberian)的大部分區域。但情況很快發生了改變。幾個世紀的戰爭和入侵、農業擴張、伐木燒炭及做造船材料已消滅了大部分的森林,而且也惡化了西班牙北部小鎮馬塔莫里斯卡(Matamorisca)等類似地區的生態環境。

對大多數的造林方案而言,該地區乾旱的氣候和貧瘠的土壤是一場災難。但對於阿姆斯特丹的生態保護公司「大地生命」(Land Life)來說,這是一個理想的地方。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瑞伊(Jurrian Ruys)表示:「我們通常在大自然無法自行恢復的地方開展業務。我們去的是那些天氣條件惡劣、夏天更炎熱難熬的地區。」

在馬塔莫里斯卡,他們改造了當地政府所有的17公頃貧瘠的土地,並埋下了該公司的標誌性設備:一個被他們稱為「繭」,可起到生物分解作用的圓環狀物體。這個埋在地下的圓環狀物體儲有供種子一年使用的25升水。2018年五月,該公司在這塊土地種下了約1.6萬株橡樹、梣樹、核桃樹、花楸樹和白面子樹。該公司報告稱,其中96%的樹苗沒有額外的灌溉,都在那個炎熱的夏天存活了下來。這對樹木幼苗而言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大地生命公司的首席技術官阿斯傑(Arnout Asjes)主管無人機圖像拍攝和衛星圖像合成、大數據分析、土壤改善、二維碼標記以及根據環境進行樹種配置設計。他問:「大自然能否自行恢復呢?或許可以吧,但是需要幾十或者幾百年,因此我們的工作就是加速這個進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們在嘗試恢復土壤的植被,即便在陽光暴曬、土壤貧瘠的西班牙內陸也是如此(Credit: Getty Images)

阿斯傑的公司屬於拯救土壤退化或森林被砍伐地區的全球性行動,參與機構所拯救對象涵蓋很多不同地域,包括生機勃勃的熱帶低地以及溫帶的荒蕪山區。全球生物多樣性的減少以及氣候的變化促使這些團體極盡所能地恢復森林覆蓋。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森林和氣候專家維加拉(Walter Vergara)表示:「這並不是僅止於理論的解決方案。尚需要合理的激勵機制、合適的利益相關方加入、正確的分析以及足夠的資金,才真的可能做成。」

這些因素如何共同作用於一個項目,以及是否可能拯救被夷為平地的樹林,主要取決於你想構建一個什麼樣的生態系統。亞馬遜熱帶雨林裏的次生林、從得克薩斯州山火恢復的松樹林、覆蓋瑞典大部分地區的北方針葉林彼此都是不相同的。每一個地區要進行森林恢復的原因都互不相同,都有各自的獨特需求。

土地生命公司擔心馬塔莫里斯卡周圍的貧瘠地區以及西班牙境內的類似區域將迅速的沙漠化。鑒於公司的重點是恢復生態系統,其合作者都是那些不期待任何投資回報的機構。

該公司自2015年以來已經在全世界進行了600公頃的植被再種植,並且計劃於今年內額外完成1100公頃。土地生命的工作與另一家關注全球生態的環保組織波恩挑戰(Bonn Challenge)的目標一致。波恩挑戰計劃,到2020年恢復全球1.5億公頃的退化土地和被砍伐的林地。這大概相當於伊朗或蒙古的國土面積。到2030年,目標是恢復3.5億公頃的土地,這比印度的土地面積還要多20%。

這些目標其一是恢復因過度砍伐已失去森林覆蓋密度或密度看起來比較稀疏的森林原貌,這一過程在林業術語裏叫作「恢復林相」。其二是恢復已完全消失的林區,即「植樹再造森林」。

這一全球目標被細分為更小的目標,並在拉丁美洲以「20x20倡議」(20x20 Initiative)的形式進行,即通過政府的支持推動中小型項目的發展,進而完成恢復2000萬公頃土地的目標。

與土地生命公司不同,雖然其目標都是生物多樣性保護,但這一區域性項目為重新造林找到了很好的經濟和商業理由。牽頭該倡議的世界資源研究所的維加拉表示:「你要讓私營領域掙錢,需要讓人看到這些資金投入會帶來的回報。」他主導的一項研究預測,拉丁美洲如果達成目標,預計其50年後的淨現值將達到230億美元(合173億英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舉個例子,即便是樹木被砍伐清空改作牧場的土地,也能在合適的幫助下恢復為森林(Credit:Getty Images)

恢復森林的資金可以來自受管理監控的可持續發展森林的木材銷售,或者來自堅果、油類以及水果等「非木質產品」。我們可以記錄下森林所吸收的二氧化碳量,並將這些碳排放額度出售給那些希望抵消自己排放量的公司。或者你甚至可以繼續種植這些森林,希望其生物多樣性能夠吸引生態遊客,為住宿、觀鳥旅遊和餐飲付錢。

上述支持者仍然不是恢復森林的主要收入來源。20x20倡議的資金主要來自追求三個目標(即投資收益只求適度、但希望能造福環境及回饋社會)的良心金融機構,也就是我們說的影響力投資者。

以20x20的合作伙伴之一德國基金「12Tree」為例。該基金向巴拿馬加勒比海岸1455公頃的寬果(Cuango)地區投資了950萬美元(710萬英鎊)。該地區既有商業可可種植園,也有可持續管理的次生林木材開採。基金用這筆投資將一個曾經的養牛牧場恢復為林地,為周圍社區提供了高質量的工作崗位,並獲得了投資收益。

如果能夠做好平衡,即便是在幾十年前就被砍伐清空、現已是農民耕種的土地上,仍然可以讓農作物也能和森林共存共榮。雖然在嚴格意義上這並不算是重新造林,但農林一體能讓小規模的農民維持生計、同時也為農業用地增加了森林覆蓋。

一個名為Breedcafs的全球項目正在研究樹木在咖啡農場中的生長情況,希望發現能在樹蔭下生長的農作物種類。咖啡樹天然就生長在這類森林中,因此在農場中複製這種模式是讓農作物回本溯源。

咖啡專家貝特蘭德(Benoît Bertrand)是法國農業國際合作研究發展中心(CIRAD)的項目負責人,他表示:「向土地重新引入樹木,我們可以對濕度、水土保持以及維護物種多樣性產生積極的影響。」貝特蘭德正在分析哪些咖啡種類更適合這一體系。類似的方法可以用於可可、香草和果樹的種植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果能在開始生長的幾個月保護好樹苗,森林覆蓋率恢復原樣的可能性就很大(Credit:Getty Images)

並非每塊土地都適合重新造林。維加拉的合作伙伴尋找的是安全投資,而且即便是土地生命公司也只在西班牙、墨西哥、美國等認為「低風險」的國家開展大型項目。瑞伊表示:「我們趨向於避免在中東或者非洲的某些國家進行大規模的運作,這些國家動蕩不安,項目持久性不受保障。」

但在合適的地方,也許你需要的只是時間。在太平洋中部的哥斯達黎加,330公頃的巴魯國家野生動植物保護區(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Barú)在1987年前是牧場,但現在看起來已完全改觀。當時尤因(Jack Ewing)決定將這個莊園變為一個生態旅遊基地。一個朋友告訴他,與其干預,不如讓大自然自行恢復。

沒有人類的干預,曾經是牧場的巴魯保護區現在已是茂密的森林,有超過150公頃的次生林木。在過去的10年裏,啼叫的猴子、猩紅的金剛鸚鵡、甚至遷徙的美洲獅都已經回到了保護區的土地。這促進了旅遊業的發展,也重振了生態系統。尤因現在75歲,引用他朋友的話如此描述這場勝利:「在哥斯達黎加,如果你停手讓灌木叢自生自滅,叢林就會捲土重來報復你。"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