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獵殺」非法捕魚海盜船多爾戈夫號

多爾戈夫號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四月的一個下午,陰霾籠罩,鏽跡斑斑的多爾戈夫號(Andrey Dolgov)在海上破浪前行,拼命想要逃跑。艙底進了水,海水湧出,混著油污。

這艘笨重的漁船被全副武裝的印度尼西亞海軍巡邏艇追捕,幾乎沒有逃脫的希望。無人機和偵察機在其上空盤旋,海軍艦艇快速逼近,持續數月的追捕行動即將勝利。多爾戈夫號的船員投降了。

很難相信,這艘吱吱作響、鏽跡斑斑的漁船在公海上遭到最高級別的通緝。它曾多次逃脫當局的追捕,並設法甩掉了跨洋追逐的船隻。

多爾戈夫號又叫STS-50,有時也自稱海風一號(Sea Breez 1)。該船一直劫掠海洋中最寶貴的魚類資源 ,是有組織國際犯罪網絡的一個環節,利用海事法律的模糊地帶和官員腐敗,發展壯大。

數月以來,警察與海事當局展開國際合作,通過艱苦的偵查工作以及衛星追蹤,擒獲該船。

印尼總統特遣隊的薩利姆(Andreas Aditya Salim)說:「船長和船員被抓獲後,感到非常震驚。」薩利姆領導了此次誘捕多爾戈夫號的行動。「他們自稱沒有偷漁,因為冰箱和船隻的其他部分都壞了。」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多爾戈夫又叫STS-50,在被捕獲之前已在南極附近海域非法捕魚多年(Credit: Sea Shepherd)

印尼海軍在馬來半島和蘇門答臘島之間的馬六甲海峽埋伏,最終登上了該船。他們發現了600個製作精良的刺網,若放置在海中,長度可達18英里(約29公里)。

每次出海,船員利用這些漁網能夠捕獲價值600萬美元(456萬英鎊)的魚。他們非法將其運上岸,在黑市出售,有時也會混進合法捕撈的海產中出售。這些魚最終會出現在超市貨架、餐館和人們的餐桌上。

「全球捕撈量中,有20%是非法、未上報或未受管制的,如果非法捕撈最終導致漁業資源儲量嚴重不足,將影響全球漁民的生計。」南安普頓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國家海洋學中心(National Oceanography Centre)的海洋生物學家格萊夫(Katie St John Glew)解釋說。非法捕撈的影響十分廣泛,既損害了漁業資源本身、也會使合法捕撈者和消費者失去信任。據估計,過去10年,多爾戈夫號一直在非法經營,獲利高達5000萬美元(3800萬英鎊)。看到這個數字,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非法捕魚對犯罪組織來說極具誘惑。

「這些船隻在國家管轄範圍以外的公海活動,」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漁業犯罪小組組員麥克唐納(Alistair McDonnell)說,他組織協調了對多爾戈夫號的追捕。「犯罪分子就是在利用法律管轄問題打擦邊球。」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Jones/NOAA
Image caption 巴塔哥尼亞的美露鱈在世界各地的餐館中備受推崇,經常作為智利鱸魚銷售(Credit:Christopher Jones / NOAA)

但這種不法行為比一般投機犯罪行為更惡劣,通常涉及公職人員腐敗、欺詐、洗錢和奴役 ,漁船上許多船員都被強迫勞動,被囚在船上,往往離家數千英里之遙。

其次是對環境的影響。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漁業負責人卡米萊裏(Matthew Camilleri)說:「非法捕撈是可持續漁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他們使用的漁具對珊瑚礁等脆弱的生態系統也具有很大的破壞性。這就是國際社會大力打擊的原因。」

一開始,多爾戈夫號還是一艘合法的捕魚船。這艘船原是金槍魚延繩釣漁船,原名神靖丸二號(Shinsei Maru No 2),54米長(178英尺),重達570噸,1985年由日本遠東造船廠建造完成,船廠就位於富士山腳下風景秀麗的清水港。該船註冊為日本漁船,來往太平洋和印度洋中,由日本海鮮公司瑪魯哈株式會社(Maruha Nichiro Corporation)運營多年。

1995年之後,經過多次易手,該船被賣到菲律賓,改名為太陽二號(Sun Tai 2)。2008年加入韓國捕魚船隊,一年內至少四次易主,經手者包括樸富英先生(Boo-In Park)和標凖漁業公司(STD Fisheries Corporation)。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當印度尼西亞當局登上多爾戈夫號時,在船上發現了總長高達幾十公里的漁網(Credit: Sea Shepherd)

2008年至2015年間,該船似乎已被改裝為南極美露鱈(Antarctic toothfish)漁船,能夠在南極海域作業,並在船上長期儲存魚類。美露鱈在世界各地的餐館中備受推崇,價格昂貴,以至於被稱為「白色黃金」,但需要特定的許可證才可捕撈。

人們懷疑該船非法捕魚至少10年,但直到2016年10月,中國官員發現它試圖卸載非法捕獲的美露鱈魚時,該船才首先引起國際關注。如今,這艘船名為多爾戈夫號,掛柬埔寨國旗,由一家在伯利茲註冊的公司經營。一年前,它在智利巴塔哥尼亞(Patagonian)地區南端的蓬塔競技場(Punta Arena)海岸被拍到,這表明它曾在南極海域捕魚。

中國當局還沒來得及採取行動,該船就橫跨印度洋逃跑了。此時該船被列為IUU船隻,IUU即非法、未上報、捕撈無規管(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因此,毛裏求斯海關拒絶了該船再次靠岸的請求。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STS-50號同俄羅斯犯罪團伙緊密關聯,凸顯出全球漁業監管的許多問題(Credit:Sea Shepherd)

2017年1月,該船改掛多哥(Togo)國旗,並更名為海風一號(Sea Breez 1)。多哥後來取消了該船的註冊,但該船幾次入港後,又更名為AYDA號。每抵達一個港口,船長就會遞交偽造好的文件以隱瞞真實身份。檔案顯示它曾懸掛過至少八個國家的國旗,包括多哥,尼日利亞和玻利維亞。

麥克唐納說:「反覆偽造註冊文件進行欺詐,這是一種常見的策略。一艘漁船如果不在任何一國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它懸掛哪國國旗,就只有這個國家能對這艘船擁有管轄權。但這些偷盜捕魚的船所掛的國旗,都是沒有漁業法律的國家,如此便能不受任何國際漁業條約的約束。」

這些偷盜捕魚的船經常換國旗。如果有國家曾譴責過它們,那麼國旗也會出現在這些非法漁船上。

「沿海國家可能認為它們是一種高風險的船隻,沒有船旗國的保護,就不屬於任何國家。」麥克唐納說。

2018年2月,多爾戈夫號自報為STS-50號,在馬達加斯加一個港口登陸。船長提供了偽造的國際海事組織號碼(海洋上的每艘超過了特定尺寸的船隻必備)和文件,被當局逮個正著。馬達加斯加將此事通報給「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公約」組織,該組織負責規範南極洲周圍海域的捕撈活動。

Image copyright OceanMind
Image caption 使用衛星圖像和數據資料,使在任意海域識別、追蹤非法漁船成為可能(Credit: OceanMind)

這一次,還是沒能追到多爾戈夫號,但是他們也留下了線索。這艘船的船身裝有自動應答器系統,是為了防止航行時兩船相撞。這一自動應答系統(AIS,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會播報自身位置的信號,被無線電設備和空中衛星接收。

還有一個問題無法解決,海事官員將多爾戈夫號發出的AIS識別號碼輸入系統時,顯示其軌跡遍布全球各地,像麵條一樣彎彎曲曲。甚至,這艘船會同時在福克蘭群島(Falklands)、斐濟(Fiji)和挪威(Norway)靠岸,三地相隔數千里。

海洋智慧(OceanMind)是英國一家海上漁船數據分析機構,該機構前高級漁業分析師切爾高(Charles Kilgour)解釋說:「他們冒用了其他船隻的AIS,以隱藏自身身份。」正是用了這樣的手段,多爾戈夫號才得以同時出現在將近100個不同的地方。

全球追捕多爾戈夫號

隨後,追捕者又收到一個提示信息,多爾戈夫號突然出現在莫桑比克水域,剛剛駛離馬普托(Maputo)海岸。檢查小組在甲板上發現了漁具,以及偽造的登記文件。檢查小組扣押了文件以及船員護照,「正式扣留」了這艘船,但尚未展開深入調查,多爾戈夫號就又一次逃脫了。

這一次,切爾高團隊凖確掌握了多爾戈夫號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他們通過一顆衛星,獲取了該船在馬普托附近停泊的雷達圖像。如此,他們就能夠從諸多AIS軌跡中辨認出真正的那一條了。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多爾戈夫號兩次逃脫,國際社會展開了公海追捕(Credit: Sea Shepherd)

如今的切爾高就職於國際漁業監察(Global Fishing Watch),這是一家谷歌支持、監視全球漁船行蹤的機構。他說:「現在,通過合成孔徑雷達圖像、並結合算法,我們能夠知道某個區域附近是否有船隻。大型金屬船隻都能顯示的非常清楚。然後,我們會將雷達成像和已有的AIS數據匹配起來加以利用。」

海洋智慧團隊還採用了衛星紅外成像技術,即使在夜晚,也能夠找到漁船的蹤跡。有了這些信息的輔助,追蹤多爾戈夫號的AIS軌跡成為可能。

與此同時,海洋保護組織「海洋放牧者」(Sea Shepherd)的一艘船隻,同非洲的政府漁業部門一道,開始在坦桑尼亞展開聯合行動。在坦桑尼亞海軍的指揮下,這艘船連續數日追趕多爾戈夫號,將其逼至了塞舌爾群島。一架無人機傳回此船的圖像,確認了其身份。

「海洋放牧者」行動部主任哈瑪斯特德(Peter Hammarstedt)說:「後來多爾戈夫號逃離莫桑比克海域,前往公海避難。令我們大吃一驚的是,雖然該船沒有在坦桑尼亞犯罪,也沒有進入其領海,坦桑尼亞政府還是決定前往公海追逐該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亞當局對非法捕魚採取零容忍態度,曾摧毀了另一艘臭名昭著的非法漁船FV維京號(Credit: Getty Images)

切爾高團隊根據多爾戈夫號航行方向和速度數據,計算出其大致位置,每4個小時就會向國際刑警組織通報一次。

追捕這樣的流氓船隻,很多國家不願意接手。管轄權問題,本身就十分棘手,更不要說抓捕成本。這樣的船隻幾乎不做任何保養,存在污染問題,而且經常需要修理。如果拖上岸,船上的漁獲物需要安全處理,還需要遣返船員。船上可能還存在有害昆蟲,因此必須24小時部署警力。

海洋智慧首席漁業分析師索勒(Bradley Soule)說:「發達國家都不願意攬這個活,發展中國家不情願,也不足為奇。」

幸運的是,印尼是少數幾個嚴厲打擊非法漁船的國家之一,也正好在多爾戈夫號前進的路線上。在海洋事務和漁業部長普吉亞斯圖蒂(Susi Pudjiastuti)的領導下,印尼自2014年來已經查獲並摧毀了488艘非法漁船。摧毀的漁船包括另一艘非法捕撈南極美露鱈的FV維京號,此舉標誌著在距離印尼水域數千英里的南極海域從事非法捕魚活動的臭名昭著的「六強盜」漁船集團全部落網。

普吉亞斯圖蒂下令,在西爪哇省龐岸達蘭(Pangandaran)岸邊的沙洲上將FV維京號炸毀,這也向大家傳達了一個信息,無論在哪裏,非法捕魚都是不可容忍的。因此,此次又有非法漁船經過印尼海域時,普吉亞斯圖蒂立刻授權印尼海軍進行攔截。

但多爾戈夫號進入繁忙的馬六甲海峽,AIS自動應答系統的衛星信號就混雜在其他信號中丟失了。印尼海軍只好依靠切爾高團隊提供的數學計算,估計其大致位置。他們派遣了海岸巡邏艇KRI 錫默盧二號(KRI Simeulue 2),去截停該船。

國際刑警組織的麥克唐納說:「過去的72小時,參加行動的每一個人都不曾合眼。」

多爾戈夫號進入信號捕捉範圍後,錫默盧二號及陸地上的海岸警衛隊基站開始接收其AIS信號,重新定位該船。根據外形確認其身份後,錫默盧二號便從距世邦威島(Weh Island,Sebang)東南方約60英里處出發,展開追逐,同時命令漁船船長停船,接受登船檢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亞已經將數百艘非法漁船通過焚燒、沉沒等方式銷毀(Credit: Getty Images)

登船後,軍官們就發現,船長和其他5名高級船員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剩下的船員中有20名印尼人,他們對該船的違法行為一無所知。政府判定他們為人口拐賣的受害者,在船上被奴役幹活。

船長馬特維耶夫(Aleksandr Matveev),俄羅斯國籍,因非法捕魚罪被判入獄4個月,罰款2億盧比(10,800英鎊)。其他俄羅斯和烏克蘭人被遣返回國。

普吉亞斯圖蒂說:「檢查後,我們發現STS-50號違反了印尼漁業法。非法捕魚是人類公敵,每個國家都應該為消滅這種行為而出力。」

調查仍在進行。專業的數字取證團隊仔細研究了漁船駕駛艙裏的計算機系統、導航儀和船長的手機。

國際刑警也追根溯源,將更廣泛的犯罪網絡拼湊起來。雖然,多爾戈夫號註冊於伯利茲紅星公司(Red Star Company Ltd)名下,警方懷疑幕後操控者是俄羅斯人,且在韓國設有辦事處。此外,此人可能還在紐約進行過幾筆銀行交易。這艘船和俄羅斯犯罪集團關係緊密。

國際刑警組織正在協助一些國家的執法機構追查幕後罪犯,誰是多爾戈夫號的幕後推手,誰偽造了文件,誰幫助出售漁獲物和洗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爾戈夫號,也就是現在的STS-50號上,有很多船員疑似從事被迫勞動(Credit: Getty Images)

麥克唐納說:「這項工作不會因抓捕到了這艘船而停止。還有很多問題沒有答案。這些組織間的關係都十分緊密,不是家族經營,就是偽裝成合法的地下生意。我們正在調查,犯罪分子如何建立起商業模式、如何將漁獲物變現。過去他們的生意沒有受過處罰,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海洋智慧也正在研發新技術,能夠追蹤隱藏或模糊自身身份的船隻。海洋智慧將人工智能融入這種技術中,用以識別船隻身份,以及是否有某區域作業的合法證明。

也有公司正在研究如何打擊非法捕魚。例如,南安普頓大學的格萊夫正在研究如何利用魚類身上的同位素(從食物中攝取而來)來定位這條魚來自哪片海域。通過這種方法,我們能夠辨別市面上的魚類是否是非法打撈而來。

讓我們說回多爾戈夫號。人們很快就能利用這艘船來追擊其背後的操縱者。普吉亞斯圖蒂沒有將其炸毀,而是決定將之改造,並加入印尼的漁業執法船隊。改造後,這艘船將成為印尼打擊非法捕魚的象徵,也給偷漁人傳達了一個信息——他們最終無處可逃。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