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人記不住自己的夢?

夢境 Image copyright Emmanuel Lafont

我站在小時候就讀的小學外面,旁邊是學校大門和教師停車場。陽光明媚,我周圍都是同學,現場肯定有100多人。

我隱約感覺一些教過我的老師就在附近,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兩個我不認識的成年人身上。那個男的我看得清清楚楚——從他頭髮的光澤到太陽鏡上的金色鏡片。他舉起的某種設備發出刺耳的聲音,我跪倒在地,雙手捂著耳朵。同學們都做著相同的動作,那人卻在狂笑。

這個夢是我在大概40年前做的,但我記得所有細節,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然而,如果讓我描述幾天前的夢,我的腦海卻是一片空白。如果我一直在做夢——並且生理特性表明我極有可能的確一直在做夢——夢中的一切存留的時間都不足以讓我在醒後仍記得。

對我們很多人來說,夢幾乎是一種無形的存在。如果運氣好,我們只能在平靜下來後記住最短暫的一幕;即便是有些人能以驚人的詳細程度回憶自己做過的夢,但有時醒來後也幾乎不記得自己夢到什麼了。

然而,其原因沒什麼神秘的。我們為什麼會做夢——以及我們是否能記住自己的夢——都源於我們睡覺時身體和潛意識的生理特性。

Image copyright Emmanuel Lafont
Image caption 在我們睡著時,大腦會經歷一個跌宕起伏的過程(Credit: Emmanuel Lafont)

睡眠比我們曾經以為的要複雜得多。在我們睡著時,休眠的大腦並非處於因時睡時醒而被分割成多個階段的無意識且穩定的狀態,而是會經歷一系列急劇變化的精神狀態。在其中一些階段,我們的心理活動極其豐富。

做夢和名為「快速眼動」(Rapid Eye Movement ,REM)的睡眠狀態關係最為密切。快速眼動有時又被稱做「去同步睡眠」,因為它能模擬一些醒著時的跡象。在快速眼動睡眠中,眼球快速移動,人體的呼吸和循環發生變化,身體進入一種名為弛緩(atonia)的癱瘓狀態。在睡眠中,這種狀態會以90分鐘為週期循環出現。我們的大腦往往會在這個階段做夢。

在快速眼動睡眠階段,會有額外的血液流向大腦的關鍵部位:腦皮層和大腦邊緣系統。腦皮層為我們的夢提供內容,大腦邊緣系統則負責處理我們的情緒狀態。當我們處於這種有利於做夢的睡眠狀態時,這兩個地方充斥著激烈的腦電活動。然而,掌控辨別能力的額葉卻一片沉寂。

這意味著我們常常會盲目接受沒有意義的敘述,直到醒來。

問題是,夢境越混亂,我們越難掌握。前不久,心理學教授兼作家巴雷特(Deidre Barrett)在發表在Gizmodo上的一篇文章中稱,夢的結構越清晰,我們越容易記住。

但有一種化學成分起了作用,它能確保我們記住夢中的畫面:去甲腎上腺素(noradrenaline)。去甲腎上腺素是一種激素,負責讓身體和大腦為行動做好凖備。在深度睡眠中,我們體內的去甲腎上腺素水平自然比較低。

洛桑大學醫院(Lausanne University Hospital)研究睡眠的醫生西克拉里(Francesca Siclari)說,我們在清醒和睡眠狀態之間有著清晰的界定,這並非偶然。「夢中的生活和現實生活完全不同,這可能是件好事,」她說。

「我覺得,如果能像在現實生活中一樣記住每一個細節,你就會把夢境和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混淆在一起。」

Image copyright Emmanuel Lafont
Image caption 無法記住夢中的所有細節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樣我們才不會把夢境與現實混淆(Credit: Emmanuel Lafont)

她說,患有睡眠障礙,如嗜睡症的人,可能會覺得難以區分清醒和睡著時的生活,而這可能會使他們感到迷茫和尷尬。「也有一些人對自己的夢記得非常清楚,他們實際上會開始把這些記憶輸出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去。」

我們記得最清楚的夢來自睡眠週期中的特定階段,並受一些快速流經人體的化學物質的影響,這並非偶然。「通常情況下,我們在快速眼動睡眠中做的夢最清晰,在這個階段,大腦去甲腎上腺素水平較低,」她說。

我們可能會覺得自己醒來前正在做夢——但早上的常規實際上妨礙了我們對夢的記憶。我們常常是被鬧鐘從睡夢中驚醒的,這導致去甲腎上腺素水平飆升,進而加大了我們記住夢的難度。

「有人問我為什麼記不住自己的夢,我說那是因為他們入睡太快、睡得太沉而醒來時又是被鬧鐘叫醒的,」哈佛大學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睡眠研究人員斯蒂克戈爾德(Robert Stickgold)說。「他們的反應通常是,『你怎麼知道的?』」

斯蒂克戈爾德說,很多人記得自己在睡眠開始階段做的夢。在這個階段,人們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思緒開始恍惚,夢境出現——這個過程叫「入睡前做夢」。斯蒂克戈爾德說,多年前他做過一項研究:在一個實驗室裏,學生們在開始進入這種狀態後不久即被叫醒。「他們每個人都記得自己在做夢,」他說。

「這個階段是入睡後的最初5到10分鐘。如果你入睡很快——我們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這樣——在這個睡眠階段發生的所有事情你都記不住。」

Image copyright Emmanuel Lafont
Image caption 我們常常是被鬧鐘從睡夢中驚醒的,這導致去甲腎上腺素水平飆升,進而加大了我們記住夢的難度(Credit: Emmanuel Lafont)

那麼,如果你主動想記住自己的夢呢?顯然,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有一些通用的建議可能有助於你記住自己的夢。

「在我們剛醒的時候,夢非常脆弱,我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斯蒂克戈爾德說。「如果你是那種從牀上一躍而起,直接開始一天生活的人,那麼你是不會記得自己的夢的。如果你在周六或周日早上睡懶覺,這是記住夢的絶佳時間。」

「我在課上告訴學生,醒了以後,躺著別動,甚至不要睜眼,試著『漂浮』,同時試著回憶夢裏發生了什麼。這麼做其實是在進入清醒狀態時回顧你做過的夢,你會像其他記憶一樣記住它們。」

甚至還有更加萬無一失的記住夢的辦法,斯蒂克戈爾德說。「我讓人們在睡前喝三大杯水,不是三杯啤酒,因為酒精會抑制快速眼動睡眠,是水。這樣你就會在夜裏醒三、四次,並且往往是在自然的快速眼動睡眠週期結束時醒來。」

一些睡眠研究人員提供了另一條建議:在似睡非睡時不斷對自己重覆:你要記住自己的夢。這就意味著當你醒來時,你會記得夢的內容。斯蒂克戈爾德笑了。「真的有用。如果這麼做,你真的會記得更多的夢。」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