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幫助寫電子郵件是好事還是壞事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谷歌電子郵件Gmail中輸入文字回復來信,好像Gmail會明白你要說什麼。當你敲出字母「tha」,Gmail就會彈出以淺灰色字母顯示的餘下部分,而你只需要按一下tab這個鍵就成了。

在電郵系統較簡化的時候,你需要花費寶貴的幾秒鐘自己敲出「非常感謝」或「聽起來很不錯」的答覆。但是現在,像Gmail這樣的電子郵件系統可以幫你完成句子。這一功能是由一種名為自然語言處理程序的人工智能在操作。這種電郵人工智能目標是以更類似於人類的方式來理解和使用語言,而不是以往的電腦操作模式。

不過,雖然這種自動補全功能為我們節省了寫郵件的時間,但許多人對「智能造句」(Smart Compose)功能評價不一。有人形容該功能竟然能夠掃描我們的大腦,然後給出一個我們想作的答覆,實在令人毛骨悚然。

既然機器已開始代我們遣詞造句發信給我們的同事、朋友和親人,是否也會掠奪我們一些更重要的智力行為?是否正在侵蝕我們的個性和人際互動的樂趣? 甚而言之,這些自動助我們完成電郵的技術是否會改變我們大腦的工作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谷歌的Gmail是電子郵件供應商其中一家最早使用人工智能來預測用戶的回復內容。

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聽覺感知及學習神經網絡的科學家瑪麗亞•格芬(Maria Geffen)表示,「預測是人類的知覺以及我們與世界建立關係的基礎。人類的大腦會不斷做出預測。例如,當我們在噪音很大的環境中聽人講話時,即使我們只能斷斷續續聽到一小部分,我們也能預測到他們說了什麼話。這種預測也適用於更複雜的認知任務,比如造一個句子。」

寫信或作文,無論是手寫還是用電腦寫,都涉及複雜的認知協調,會同時動用到好幾種認知能力,如長期記憶力、對語義系統的認識,以及工作記憶和規劃力等。

格芬指出,要是我們把造句作文的工作分包給機器,這可能會對我們大腦的工作方式產生一些深遠的影響。

她說,「我們現在正在連續多日做實驗,追蹤大腦中代表聲音的神經元的活動,結果發現相同的神經元群每天都表現出不同的活動模式。所以,思考如下的情景是非常有趣的。一方面是,如果預測不是由我們的大腦,而是由計算機算法完成的,這會發生什麼事?以及這種重覆的經歷會如何影響我們與外部世界的互動?」

據估計,全球現有38億電子郵件用戶,每天發送的電子郵件達2810億件。這等於我們每個人平均每天要收到74封電郵。在沒有互聯網的日子裏,要是每天能收到兩三封或更多的信件就會感到幸運,而且大部分還是賬單。

因此,就不難理解,當我們每天都要回復這一連串的的電郵時,就會想要得到外來一些幫助來減輕負擔。分析我們用詞造句的寫作習慣來預測我們下一步最有可能使用的詞匯,這種人工智能技術只需我們敲擊一下鍵盤就能打出幾十個字母,可以減少我們輸入文字的時間。

智能作文造句只是眾多人工智能其中一種,正式稱之為文本預測算法(Predictive text algorithm),已經被大多數智能手機所採用。這個技術經計算我們過去在電郵輸入的文字內容,因而能在我們寫作一個句子時彈出預計我們會使用的下一個單詞。這個文本預測算法應用程序也開始出現在桌面文字處理上。

在智能書寫技術之前,我們還嘗試過其他一些方法來減輕打字時的繁重負擔。

在推出智能作文造句(Smart Compose)之前,Gmail先引入了智能回復程式(Smart Reply),使用類似的方法向用戶提供三個簡短的潛在回復供快捷選擇,用戶只需點擊一個按鈕就可以作答。搜索引擎現在也普遍使用自動完成輸入技術,自動提出我們可能會問到的問題。我們的智能手機和網絡瀏覽器也有自動填表功能,可以幫我們快速填寫在線表格。

這確實帶來好處。例如,自動填表功能可以減少我們不知如何操作的認知負擔,以及填寫在線表格的時間。根據一項研究,這個智能技術甚至可以幫助你買到價格較低的機票。

但即便是相對簡單的功能,比如詞匯拼寫自動糾錯功能,也讓人擔心會影響到兒童的拼寫能力。文字拼寫自動糾錯功能在上世紀90年代微軟的Word首次引用,後來普及到手機上,作為短信輸入輔助功能。

對於更為先進的自動文字輔助技術會對人類造成什麼影響,現尚無大量的研究,但已有一些跡象表明,有可能會改變我們使用語言的方式。

一項歷時一年的研究發現,在手機上使用智能預測文本輸入法的中學生比不使用的學生會有較多的拼寫錯誤,但使用智能預測輸入法的大學生則很少出現語法錯誤。

負責這項研究的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學家克麗爾‧伍德(Clare Wood)說,甚至有一些證據表明,智能預測文本技術可能對使用者有正面的影響。

她說,「據我們所知,成年人接觸錯誤的拼寫有時會干擾他們對正確拼寫的記憶。因此,自動提示功能可以幫助成年人降低在文本和其他在線交流中碰到拼錯的單詞可能受到的負面影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們很多人一天收到的電子郵件比我們一天能回復的要多,所以自動化回復可以加快我們的回復速度。

「自動提示功能也可能有助於改善在線交流的語法結構。」

但是克麗爾‧伍德也警告說,由於人工智能系統是依賴我們過去輸入的內容而從中學習,因此其自動填補或提示也可能是錯誤的。

她補充說明,「如果人工智能系統檢測到的某些特定的不符合語法的單詞組合是經常同時出現,在這個系統中,這些錯誤的單詞組合就會被強化。」

而且自動提示系統也會影響我們想表達什麼以及如何表達。哈佛大學和馬薩諸塞州劍橋市德雷珀實驗室(Draper Laboratory)的電腦科學家發現,使用人工智能支持的文本預測系統可能會給人們的寫作帶來偏見。

這是因為機器學習算法是向人工智能系統輸入大量的數據而進行訓練,因此會接觸到並放大數據中包含的認知偏見詞匯。因此,經用正面網絡意見文本來訓練的智能文本預測系統,所提示的詞匯也就可能更傾向於正面含義,較少偏見。

研究人員發現,當人們在網上評論餐館的時候,如果智能文本預測系統提供的快捷文本多偏向於正面評論,結果這些人給予餐館的評價就會正面的多而負面的少。

參與這項研究的哈佛大學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研究員肯•阿諾德(Ken Arnold)表示:「文本預測系統已開始提供比過去更長、更連貫、更符合上下文的文本建議。只要想到未來的文本預測系統可能會幫助人們書寫得非常出色,就令人很興奮,但我們也需要透明和責任追究,以防範可能存在偏見或被操縱的預測建議。」

當今的孩子小至8歲已開始使用手機,甚至可能還會用手機發短信和電子郵件,這就令人擔心,手機對年輕下一代正在發育的心智會產生什麼影響。

堪薩斯州執業醫生琴維‧德瑞爾(Chinwe Dryer)說,「腦神經可塑性的研究數據大多數來自於兒科,因為兒童正處於神經元連接快速形成的階段。由於越來越多的青少年有機會使用手機,預測文本也有可能影響詞匯的形成。」

我們今天使用的許多高科技技術是在硅谷開發出來的,但硅谷的居民卻一直在抱怨,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經常面對電腦和手機屏幕。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半島華德福學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學費高達3.8萬美元,學生都是硅谷科技公司高管的子女,但學校卻盡力避免其年輕的學生使用電腦。校方指出,教師的調查顯示,使用電腦和發短信有害於學生的寫作技能。

其他學校的老師也同意這個觀點。

美國俄亥俄州小學教師凱特•海特坎普 (Kate Heitkamp)表示,「經常會有這樣的事,使用拼寫自動更正的學生太過依賴這個技術,以至於他們不會停下來動腦筋看看這個自動系統提供的單詞是不是他們想要的正確單詞。如果學生沒有基本的拼寫技能,自動更正似乎沒有幫助,因為會給他們不正確的單詞。」

過度依賴這種技術「拐杖」可能會對今天孩子的智力發育產生長期影響。從一個孩子所掌握的詞匯,即或在很小的時候,已可以看出他們今後人生會有多大的"成功"。

但伍德說,沒有跡象表明自動提示和文本預測技術對兒童識字能力的發展有任何影響。

她說,「最終而言,這種技術的主要好處是提高了我們撰寫在線信息的速度。對閲讀能力比拼寫能力強的孩子,自動提示技術能提高他們在網上的有效溝通能力,因而這種技術也向更年幼的孩子,或一般讀寫困難的孩子開啟了能發短信的渠道。」

不過與他人溝通的方式上,智能技術可能還會有其他長遠的影響。

谷歌最近披露已經在谷歌開發的智能遣詞造句的技術中內置了過濾器,以阻止其推薦基於性別的代名詞。谷歌一名研究人員發現,當他輸入一個含有投資者(investor)一詞的句子時,人工智能工具會假設伴隨investor的代詞應該是「him」。同樣,人工智能技術假定「醫生」是男性,而「護士」是女性。為了避免尷尬,谷歌選擇從系統中完全刪除他或她這樣的性別代詞。

不管怎麼說,我們可能會越來越頻繁地使用幫助我們寫作的人工智能。現在,整個體育報道都是由人工智能從一系列數據中編寫出來的。還有人正在使用加強版的文本預測技術,嘗試創作新形式的小說。

但是否會出現這樣的風險,即我們日常喜愛和使用的語言會因此失去豐富和生動?

格芬說,「更高級的文本預測技術排除來自我們自然語言系統的生動詞匯,改用平淡無奇的詞匯來填充預測,從而降低了語言的豐富和生動。」她警告說,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會讓我們寫的文字有點不像人的語言。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