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如何幫助我們的地球降溫

  • Sophie Yeo
  • 本文刊於BBC Future
A humpback whale reacts while lunge feeding in Newport Beach, California, U.S., February 24, 2021, in this still image from video obtained via social media. Newport Coastal Adventure via REUTERS

圖像來源,Reuters

擱淺在海灘上的鯨魚往往讓人產生強烈的反應。人們好奇,擱淺的鯨魚會不會出現奇怪的事,比如爆炸。看到一個在水中如此壯觀的生物到了陸地上就變成毫無生命的鯨脂,這也令人沮喪。不過,很少有人注意到,碳封存的機會已經喪失。

鯨魚,尤其是鬚鯨和抹香鯨,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之一。它們的身體中儲存了大量的碳,在海洋中塑造了周圍的生態系統。

在海洋深處,這些生物也在幫助確定地球溫度——人類最近才知道。

2010年的一篇科學論文指出:「在陸地上,人類通過伐木、燒燬森林和草原,直接影響陸地生態系統中儲存的碳。在公海上,人們認為碳循環不受人類的直接影響。」

但這個假設忽略了捕鯨帶來的巨大影響。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鯨魚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之一,它們的身體儲存了大量的碳。

幾個世紀以來,人類一直在捕殺鯨魚。它們的身體為人類提供了肉、油和鯨骨。商業捕鯨的最早記錄出現在公元1000年。從那時起,數以千萬計的鯨魚被捕殺,專家們認為一些大型鯨魚種群的數量可能下降了66%到90%。

鯨魚死亡後會沉到海底,儲存在它們龐大身體中的碳從表層海水轉移到深海,並在那裏保存幾個世紀,甚至更久。

在2010年的研究中,科學家們發現,在工業捕鯨出現之前,鯨魚(不含抹香鯨)可以每年將19萬到190萬噸的碳沉沒到海底,這相當於每年跑在路上的車減少了4萬至41萬輛。如果阻止鯨魚的屍體沉入海底,將鯨魚殺死並處理掉屍體,碳就會釋放到大氣中。

緬因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ine)的海洋科學家安德魯·潘興(Andrew Pershing)是這項研究的作者之一,他估計,20世紀的捕鯨過程向大氣中增加了約7000萬噸的二氧化碳。「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但只相當於1500萬輛汽車(一年的排放)。美國目前擁有2.36億輛汽車,」他說。

不僅鯨魚在死亡中有價值,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哺乳動物產生的糞便也與氣候有關。

鯨魚在深海覓食,回到水面呼吸和排便。它們的糞便富含鐵礦物,為浮游植物創造了完美的生長條件。這些生物可能是微小的,但總體來說,浮游植物對地球大氣有著巨大影響,它們處理了地球上約40%的二氧化碳,是亞馬遜雨林處理能力的四倍。

「我們需要將捕鯨看成一種悲劇,它們從海洋中消除巨大的有機碳泵,能夠對浮游植物的生產力和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產生綜合影響,」鯨魚與海豚保護協會(WDC)的政策經理維姬·詹姆斯(Vicki James)說。

圖像來源,Reuters

海洋中失蹤的鯨魚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影響。

例如,隨著鯨魚數量減少,在它們之前出現的逆戟鯨轉向捕捉更小的海洋哺乳動物,比如海獺。海獺數量隨後減少,導致海膽大量繁殖,海膽大量吞食北大西洋周圍的海藻林,這對海洋碳封存產生了連鎖反應。

這意味著,將鯨魚數量恢復到捕鯨前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途徑,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封存碳,從而幫助減少化石燃料每年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

關於如何做到減少二氧化碳,人們提出了各種建議,包括種樹,通過向海洋中添加鐵元素來刺激浮游植物繁殖,這是一種被稱為鐵肥的地球工程。但是,植樹需要一種稀缺資源:陸地,這可能已經被用作另一個寶貴的棲息地或農田。恢復鯨魚數量的美妙之處在於,海洋可以擁有足夠空間——那是曾經充滿鯨魚的空間。

由此產生的鯨魚糞便也將大大超過海洋鐵肥料的潛力。根據潘興的研究,每年需要200次成功繁殖,才能達到完全恢復鯨魚數量的潛力。

圖像來源,EPA

而且,與有風險的地球工程技術不同,這種技術不僅會對氣候產生影響,而且會對整個生態系統產生影響。

「鯨魚屍體為深海物種提供了獨特的棲息地,許多物種只有在這些'鯨魚瀑布'上才存在。研究表明,在腐爛的最後階段,一具骨骼可以為多達200個物種提供食物和棲息地。」鯨魚與海豚保護的詹姆斯說。

201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了一份報告,研究將鯨魚放歸海洋的好處。他們用政客們能理解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用美元來衡量價值。

這項研究發現,如果把一頭鯨魚一生所吸收的碳的價值,以及更好的漁業和生態旅遊等其他好處,平均一頭巨鯨的價值超過200萬美元(148萬英鎊),全球總量超過1萬億美元(7400億英鎊)。

視頻加註文字,

位於東京以南的千葉縣和田浦是其中一個捕鯨漁民集散地。

這項研究背後的經濟學家們目前正致力於,通過一種被稱為「碳抵消」的機制,將這種價格標籤從理論轉化為現實。這個想法是為了說服碳排放者支付一些錢來保護鯨魚種群,而不是投資於減少自己產生的碳排放,幫助實現中性的碳足跡。

「你所做的是評估鯨魚的服務,因為它們在隔絶二氧化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論文的合著者之一、經濟學家托馬斯•科西馬諾(Thomas Cosimano)說,「這並不意味著鯨魚不能做其他事。這只是我們用來確定鯨魚價值下限的基凖。」

這是一個複雜的計劃,但也沒有超出可能的範圍:該團隊一直在研究一種類似以碳為基礎的方法,以保護非洲中部熱帶森林的大象免受偷獵,預計將於今年年底完成。

智利一家名為Fundación MERI的慈善機構已經在為以鯨魚為基礎的碳市場尋找基礎,安裝早期預警聲浮標來監測鯨魚的位置,並為船隻提供其他路線。這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個保護鯨魚的項目,因為這個項目提供了碳儲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研究得出結論,保護鯨魚必須成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首要任務。

作者寫道:「由於鯨魚在緩解和建立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不可替代,它們的生存應該納入2015年簽署的應對氣候風險的《巴黎協定》,成為190個國家致力達到的目標。」

今年晚些時候,聯合國氣候大會將在蘇格蘭舉行,這個國家的海岸經常是小鬚鯨和座頭鯨等物種的棲息地。現在鯨魚的碳市場正在成形,也許是時候把這些生物提上日程了。

點擊閲讀英文原文